再回首已是油腻大叔 第四章 男人间的眉目传情

分类:奇文

“哎,祥子弟,哎,还有宝宝,我说你们还走不走啊,每天都是你们磨蹭,我比你多两层,我都好了。哎呦呦,宝宝你还在做作业,我的好宝宝来,宿舍关门就进不去了,休息一下吧,不要学习了,以后我们都是农民了,会了123和几个汉字就可以凑合一辈子,没有必要太认真,学了也没用,多浪费感情。”我深深的吸口气“那个祥子弟,你凑什么热闹,人家在学习,你又不喜欢学习,拿本书又看不进入,还装,还装……”

一本书飞奔到我的头上。“哎呦喂,你小子大胆了,欠抽了是吧”

“你每次都是大呼小叫的,能不能安静一会,烦死了……”王祥朝我挤了挤眼。可是我没有看懂,兄弟之间的眉目传情,不是传输失败,就是接受错误,反正没有一次是通讯正常的。

我捡起地上的书“《连城决》,金爷爷的写的,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有出息,能看懂吗?”

“能看懂!”王祥又朝我挤了挤眼。

“你眼睛怎么了,总是眨眼,真受不了,到处放电……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吗?啰嗦!!”

“我说你咋就看不懂的呢。”王祥很无奈。

“你一大男人,我一大男人,怎么能读懂你的眼神?”

“唉!就是……”

“王……祥……”宝宝停下笔,抬起头,狠狠的打断了王祥的话。

“得……我什么都没说”王祥从我手中抢过那本厚厚的《连城决》。

我拍了拍宝宝的肩膀“不就是没有中奖嘛!至于吗?走啦”

“什么中没中奖?”宝宝终于开口说话。

“哦,不对,不就是你的县级化学竞赛没有获奖嘛!不要伤心了!”

“怎么话一到你嘴就变味了,搞得像买彩票一样,随机性那么大……”王祥很打趣的说“不过头彩的中奖率真的很低”。

“哎……哎……你到底会不会说话,这和彩票有什么关系,彩票是经常不中,偶尔也不中。宝宝这是经常中,偶尔也中,只有这次……是吧!”我拍了拍王祥傻傻的脑袋。

“你的意思是说彩票中奖的概率和宝宝没获奖的概率是一样的?一样的?”王祥有些兴奋“宝宝明天咱们买彩票去,一定会中的,从此摆脱高中的折磨,多么令人心动!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宝宝说。

“你不要忘记陈莉莉可是在我们班,他的小白脸男朋友可是你们班的,这么大的事他能不给她说吗?然后她能不给我说吗?”我攀着宝宝的肩膀走出了教室的门“祥子弟,你锁门,快点跟上。”

今天是新班上课的第一天,我五点多就起来了,实在睡不着。教室没有开门,教学楼一片黑暗,只有操场上稀疏的人影,他们都在晨练。我没有晨练的习惯,一时还适应不了,一个人在塑胶场地上慢慢的走着。我选择转科是我个人的意愿,当时很多人在反对,包括我的家长以及八辈子不占边的亲戚。我不为了谁,也不去考虑谁的看法,然后义无反顾的下错了我人生的第二步棋。我曾后悔过吗?我自己也不知道,就这样走着吧!

我现在已经十九岁了,有自己的选择权利,也有这个能力,我有时还真是大胆,一句年轻就是资本让我走了这么多年。不怕不怕,年轻谁不犯错?我总是这么固执,像一台老机器,永远也不愿意改变运作方式,即使脱离了这个快节奏的生活。

自从上了高中,这是我第一次认真的感受着早晨的气息……

“扑通”从天而降一不明物,差点砸到我的头上。原来是不爱睡觉的小孩包夜归来,学校管理严格,平时很难出去,所以总有那么一些忍不住的人和一些放不下的事!那小子像中了邪似的拼命向宿舍那边跑。

“哎,小子我说你,吓到我了,总该道声歉吧”!

我话一说出,那白脸小子跑得更带劲了。

“刚才那小子不是……”我自言自语。

“扑通……扑通……扑通”一连五六个身手敏捷的高手从我耳边飞过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,学校的管理是伟大了,通过这种方式让那些学无所成的青少年学到了这一项技能,能有这些额外的成效,恐怕也在学校的策划之内!

原来我不是第一个到教室的,昏暗的教室有一处光亮,一位长辫子的女生打着手电筒,认真的读书,声音很小,仿佛不想去打破这宁静的早晨。我们学校好像实行的是计划经济,而且传承的特别好,定时开灯关灯,就连刷牙洗脸也是限时的,早了,你没得用,晚了,你也没得用。我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诅咒这破学校,骂完以后感觉心里好受了再去学习。

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早起,确切的讲是不适合学习,一篇英语课文没有看完就已经挣不开眼,不住的打哈欠。下次怎么说也不早起了。

“于啸寒”

“嗯,花燕你也转科了”?我有些惊讶,她是我高一的同学,几乎每次都是我们班的第一,尤其是她的英语特好,我们的“灭绝”老师很喜欢她。

“那是当然,我的理科不好”

“现在就我们两人,不要谦虚了”

“哪有?”

“记得你以前是短发,刚才没有认出来”。

“长发也不错吧”

“呵呵,怎么都好看,谁让你是花燕”。

“额……是吗”

“yes beautiful ”

“哈哈,在我面前卖弄英语”

“我可不敢”

我们就这样对话着,隔着距离,人渐渐的多了,渐渐有了早读的气氛。

老同学没有变,可是气氛变了,我莫名其妙的有这样的感觉,自己也不晓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。我常常就在想,是不是我的性格一半明媚一半忧伤,我压抑着忧伤,不让它泄露,但是有时突然而来的忧伤是不是我最本性的东西。如果是的,我为什么要压抑本性的东西,这算不算对生命的亵渎,如果是亵渎,谁来惩罚我错误的行为……

一早上我就徘徊在无限的思考中,不知不觉,下课了,同学们都疯狂的向食堂冲去,由于是计划经济,每次都是这么壮观,从楼上向下看,就是万人短跑,如果仔细看,说不定还有我,我也是一俗人,也为吃喝拉撒奋斗着青春。公平竞争肯定是不可能的,饭都吃不上了,还谈什么素质,于是就有一些人穿过禁区,所谓禁区就是学校花费了几十万新建的塑胶场地,如果用一百元钞票铺满操场,这几十万足足可以铺上几层,学校怎能允许你任意践踏人民币呢?于是就有被称为“狗”的门卫疯狂的追逐,追了一半,然后门卫累了,一手伏在膝盖上,使劲的喘着气,一手指着那些万恶的学生破口大骂!再然后路过的同学就会嘲笑门卫,嘲笑他的大肚子,于是成为吃饭时的聊天话题。每天这样的事情要演很多遍,没有什么新意,演的人没腻,看的人都腻了。“今天某某横穿操场,没有被抓到”“嗯,我也看到了”然后就各自吃饭!

唯一一次比较有意思是大一的时候,主演是当时我们班的小黑,小黑是那种永远不能安稳的人,他每天的生活都很刺激,充满挑战,那次小黑想吃外面的炒面,学校不允许出去,于是他就趁人多的时候跑了出去,很风光的吃了一场大餐,当时所谓的大餐也就是二块五的标准,对于高中生真是奢侈中的奢侈。不是因为钱多不舍得,而是有钱没得卖。出去总要进来吧,进来时人比较分散,门卫的眼睛也比较尖。

“我怎么以前没有看到你”一个胖子门卫挺着大肚子拉着小黑的衣袖说“把你的走读卡我看看”

小黑一使劲挣脱了门卫,死命的向宿舍跑去,门卫怎么能容忍这样事情的发生,简直是对他的侮辱。门卫紧追不舍。小黑穿过塑胶场地,再翻过栏杆。门卫的大肚子左右摆,“混小子,你……你……给我站住”

“我站住了,你怎么着我”小黑停下来,朝着门卫很鄙视的说,然后进了宿舍楼。

门卫也想试着翻越栏杆,也许是他太胖了,也许是太累了,人没有下来,手机掉下来了,摔得四分五裂,那可是门卫一个月的工资啊!于是公仇变成了私仇。

胖子门卫一生气,把同伙都召集过来,把宿舍门关上,来起了“关门打狗”。

最终没有抓住小黑。

后来小黑自述,他说他进了宿舍后就脱衣服,把衣服藏在柜子里,躺在床上睡觉,门卫进来看了看就走了……

我们当时特佩服他,学校一直流传着他的英雄故事……

回复

共1条回复 我来回复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