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回首已是油腻大叔 第二章 告别文科的晚餐

分类:奇文

“到了史生班一定不要忘了小弟”王祥搬着桌子,桌子里填满了书,对于朋友他总是这样卖力,“路过我们班的时候要多看看,我们会想念你的……”

“你看你,每次都这么啰嗦,婆婆妈妈,没有一点大男人主义”宝宝狠狠的拿着凳子,表示很不满“小寒啊,我说你怎么就想转科了呢?在一起不是很好吗?你的物理也不错,再努力一点肯定能考A级……转了也好,又是一个新的开始,到了新班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调皮捣蛋,多看看书……”

“你看你,比我还婆妈,说的比我还多”王祥气喘吁吁的抱怨道“是吧!小寒。你说我俩谁更婆妈”?

我看了看他们,他们也很期待我的回答“嗯……转科的人真多,挤死了……”

楼梯道被堵的水泄不通,虽然是十一月份,天气微凉,但在如此拥挤的楼道里,我还是忍不住的留下了汗,所谓汗,也就是尿,作为化学的“高材生”就是要敢于面对血淋淋的现实。虽然我离开了化学,但是科学永远没有离开我。

“你每次都是这德性,遇到事时总是站在一边”王祥佯装气氛的说,他的表情如此夸张,让人看起来像是小孩子。

“你就是他妈的二,夹在我们中间很好受吗”?宝宝和我说话从来不积口德“丫丫的,整一个二百五”。

“哎呦,难得啊,还同仇敌忾,真有集体荣誉感”我笑嘻嘻的说“以后物化就靠你们两娘们了,发扬光大,任重道远……”我还没有说完,噼里啪啦的拳头朝我打来。

通过楼梯口的窗户我看到了夜幕降临,梧桐叶在路灯下显得益发苍老,在这个泛黄的季节,面对的是一场离别,前方等待我的究竟是什么!

喧嚣过后,吵闹过后,王祥宝宝和我安静的等待着,人群缓慢的蠕动着,我们就是这样从二楼蠕动到三楼四楼,最后进入我的新班。

“把桌子放到这就好了,我们吃饭去吧”我淡淡的说。就真的放到这里吗?然后我就要把这个陌生班变成家,然后奋斗我高中的最后岁月。

“我们帮你桌子放好吧,一辈子的事怎么就能随便放放呢”宝宝说这句话意味深长,故意把“放放呢”三个字音故意拉长。公然的挑衅……

“就是的,我们还是把你的桌子放好吧!还有书也要摆好”王祥说这话时很轻,我更加相信这不是从嘴里说出来的,而是发自心里,穿透力极强“让我在摸摸你我的桌子”

我看着王祥在我的桌子上轻轻的抚摸着,从桌腿到桌面,好像在欣赏一个脱光的少女,如此柔情娇作“你还要不要人活了,这可是我的桌子,不是你的马子,到处发骚,也不知你哪来的浪劲!你看看,你看看,我的桌子都起鸡皮疙瘩了,凹凸不平的还怎么写作业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祥子弟的手法不错,从哪学来的,真是让我刮目相看”宝宝坐在我凹凸的桌子上摸着王祥的脑袋。“我一直以为你是男女通吃,没想到……”

“没想到祥子弟这般这般的……”我停了停“恶……心”。

我绕开他们,向门口走去。“我说祥子弟,你能不能有点出息,不就是转科吗?至于吗?以后我们还是一起吃饭,一起回宿舍,有什么大不了的”宝宝推开祥子弟的头,狠狠的说“没出息……”

“哎……我说你们俩……”祥子弟脸色红润,我知道他是害羞了,即使我们再熟。他的脸皮永远赶不上我们的感情。“等等我……今天谁请客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我和宝宝异口同声的。

楼梯现在确实安静下来了,昏暗的灯光就像来不及散场的晚宴无力的挣扎着。我握着冷冷的扶手,冰凉的传到我的身体各个部位。王祥、宝宝是我今生的铁哥们,我们在一起两年了,确切的说是从开学到现在,我们都很珍惜这段难得的感情。王祥个子在我们三人中间是最高的,一米七五的样子,长得方方正正的,我常开玩笑说他长得像机器人,只会出蛮力,一看就是憨厚老实的那种,我和宝宝都喊他祥子弟,不止是因为他的名字中有一个“祥”子,更主要是因为他的性格太像骆驼祥子了。宝宝全名是宋宝宝,个子和我差不多,你说什么?我有多高?那我可不能告诉你,宝宝的成绩很好,遇到我这个混混算他走运,我在开发他智力这一方面做了突出的贡献。譬如我会定期的和他大吵一架,然后他就会搜肠刮肚找词损我,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感觉祖先造的词太少了。于是我们俩就开始站在统一战线上咒骂我们的祖先,这样看来我们是多么的大逆不道。

“晚上吃什么”?王祥打破了沉默。

宝宝白了他一眼“你就知道吃,能不能有点出息”。

“你每天左一个没出息,右一个没出息,整个世界就你有出息,连一个马子也没搞到”。王祥很不服气。

“那是我不想搞,丫丫的,若是我行动起来,还有你什么事?”

“哎呦喂,我好怕怕哦!那哥哥你就行动起来吧,让我们无女可玩”。王祥女人女气的说“不是我瞧不起你,学习我不如你,但是泡马子和你比绰绰有余”。

“得……咱注重的是质量,不是数量……”

“你什么意思?什么意思?敢说我老婆不漂亮,我杀了你……杀了你……”宝宝不顾一切的冲下楼,王祥疯狂地追着,快乐的时光就在他们的奔跑中变淡变远……

王祥、宝宝直奔食堂,留下我一个人走在空旷的校园路上。

学校的路不是很宽敞,平日总是拥挤不堪,也只有在这个时间才显得格外寂静。校园路的两旁整齐的栽满了梧桐,不知是什么时候栽种的,每一棵都如此沧桑,看上去该有一大把年纪了吧!十一月份的校园……

“哎,我说小寒,我们来晚了,食堂都是剩饭菜了”王祥恶狠狠的瞪着食堂大妈,好像这件“坏事”都是她干的“什么垃圾食堂,等我毕业了一定要把它给砸了,以雪兄弟姐妹之恨……”

食堂大妈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,似乎有所愧疚“同学,要不要来份白菜蛋卷,平时三块,我给你一块五,准你吃饱”!

“如果你要是真的能把他端了,学弟弟学妹妹可要谢谢你祖宗十八代了”宝宝手插腰带,不断掂着腿“快去吧!人家大妈可是看上你了,不对不对,是你的马子,忘了你是通吃,嘿嘿……一块五不吃白不吃,去吧!没出息的家伙”。

“你说谁没出息了”王祥低着头狠狠的掐着宝宝的脖子,宝宝脸微抬,发出腻耳的“啊啊啊”声,好像在演戏似的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非常默契,王祥要比宝宝高出五厘米的样子,远远望去好像在接吻。

“哎呦喂”大妈用手在眼前晃了晃“我说你俩小伙子怎么可以……,现在人真是开放”。

我在一旁“咯咯”直笑,“我说你俩娘们,搞什么断背,注意啦,这可是公共场所,人家大妈都看不惯了”。

他们俩像闪电一样推开对方,一个脸色微红,一个脸色爆红。那个爆红的人肯定是我的祥子弟,他的表情永远都是那么的夸张。

这时大妈不失时机的来了一句“年轻就是资本,什么都可以,要是在我那个年代,说不定要去坐牢……即使不坐牢,也难以做人”。他们俩的脸瞬间变青了。

“大妈,他们俩今天让你大饱眼福了吧!今天的饭便宜点,逮天我给你讲讲他们浪漫的爱情故事,很轰轰烈烈的那种,您看行不”我忍不住的大笑起来。看着他们又变紫的脸,那是一个“爽”字。

“行,五块钱三人怎样”大妈很豪爽的说“下次一定要给我讲讲”。说出后一句话时,大妈的脸色微红,虽然满脸皱纹,但也挡不住那股情窦又开的喜悦。

“大妈真是豪爽,今天算是捡到大便宜了,多谢谢他们两人,我回去好好整理一下,给你慢慢讲那对少男的‘爱情故事’”我很阴险的笑着。

“好,好,好……”大妈一边叫好,一边大勺大勺的给我们乘菜。我心满意足的看着。

“干嘛只吃馒头,多吃菜,这是你的劳动所得,只有付出,吃起来才会更香”我用筷子夹了一个大的蛋卷放在王祥的馒头上。“祥子弟,不会真的生气了吧”?

“他才不会生气,他只是不舍得吃罢了”宝宝给我眨了眨眼“他要是生气就不会蹲在板凳上吃了,整天一副狗拉屎的样子,没出息,是吧!小寒……”

“如果他生气了,他会怎么吃饭”?我故意问道。

“我听说他会趴在桌子上,用嘴舔着吃,不过我没见过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我们俩大笑道。

“咦,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?那个大妈……”王祥若有所思。

“大妈怎么了?不会你看到他向菜里下毒来……”我很惊愕。

王祥点点头,然后又摇了摇头……

“该不会她爱上你啦?你们真的认识。”宝宝咬着筷子,等着王祥的回答。

王祥点点头,然后又慌忙的摇了摇头“不……不对……”

“到底哪里不对了,你说啊。”我有点急,通过他的表情,好像事还真的不小。

“就是……你快说,没出息的家伙,每次都婆婆妈妈”宝宝有点恨铁不成钢。

“就是大妈多算了我们五毛钱,她一开始说一人一块五,我们三个人,应该是四块五……我们上当了……”王祥一口气说完,急得满头大汗。

“就这事?”我反问道。

“ 嗯……”王祥一手拿着馒头,一手擦汗。

“没出息的家伙,不就是五毛钱嘛!人家大妈也不容易,就算是小费了”宝宝对他的夸张严重不满。

“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小题大做,弄的我们也神经兮兮的,还有你那夸张的表情,都能把蚂蚁吃芝麻的小事放大成2012世界灭亡。好了……吃饭……”我夹起一个蛋卷“咳咳……怎么这么难吃,大妈,你是不是失恋了,怎么炒的菜吃起来这么心酸……”

我转头想看看大妈,可是窗口已经关门了……这次真的上当了,你看看,“卖假货”的人都逃走了……

我们就这样辛苦的吃完了饭,然后一起回去上课。一路无语,只有偶尔和路上的同学打声招呼,会意的笑笑,表示我们认识。

“我先上去了”意思是我去四楼上课。“晚上放学在你们教室等我”。

“嗯,不要来迟了,放学就下来啊”王祥有些不舍。

“你看看你的德性,又开始婆婆妈妈了吧,真是没出息,搞得像韩剧,你不把我们的眼泪骗下来你不好受哇”宝宝很不满,一边训坼祥子弟一边看着我“小寒,到了四楼要好好学习,交了新朋友不忘旧朋友,四楼风大,要多穿点…………”

我点了点头,向楼上走去。

“你……每次都是你婆妈,还说我三八,你真是……”王祥脸色涨得通红。

“我真是怎么啦,我这叫关心,懂吗”宝宝看了看远去的我,很不屑的说。

“那我的也是关心”

“你的不算”

“我的算关心,你的是三八”

“你的才是三八……三八……”

他们俩一边吵一边打,回到了自己的教室。

回复

共1条回复 我来回复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