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巷

分类:天问

    我生于90 的苏北,后来,到了江南,至今独自生活了六年之久,所以身上的苏北气息渐少。

    我住在叔叔家的房子,叔叔很久就搬出这座城市,但她父母为之奋斗一生才建起的房子就这样无情的留在了苏州,当年叔叔就是因为这个房子远“嫁”他乡的,现在想想怪怪的滋味,那个年代的事,我们这代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明白的。听爸爸说,他们一家三口都搬到上海了。我的印象中那是一座大城市。

    对于叔叔我是那样的陌生,几年难得见一次,最近的一次还是六年前,我刚来到苏州求学,因为父母知识少,没有出过远门,所以一切都是这个血缘关系的叔叔打理的。我不想过多的麻烦他,因为我知道他是个大人物,为我做事,我心里内疚,感觉过意不去,这一点我与父亲极为相似,太爱面子。

叔叔把我一切都安排好以后,就去了上海,因为公司少不了他,他走时塞给我一沓钱,让我买生活用品,不要委屈自己,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打电话。我清晰地记得,之后我主动给他打了一次电话,因为他家里的冰箱坏了,大概一星期后,一台崭新的冰箱送到家里,我很惊讶,不断询问是不是送错了,后来送货的报上叔叔的名字我才明白怎么回事。其实我当时真的被吓坏了,我只是想把这件事告诉叔叔,其实冰箱对我来说真的无所谓,我都是在外面吃的,不需要这东西。真没想到!所以后来不论大事小事我都不会主动找叔叔,因为那次的事情让我刻骨铭心。记得,我爸妈曾经为了更换一台风扇都考虑了一个夏天,结果还是继续使用那个“咯吱、咯吱”的老式风扇,那还是当年妈妈的嫁妆。想着这些,突然发现自己有点犯罪感,住在他的房子就不说了,还给人家添乱。

初来苏州,我还不适应这里阴雨绵绵面的气候,我还不习惯打伞走在石板上,一切都不是我能决定的,既然选择了这个地方,就必须面对这里的所有,独自生活。我义无反顾的背井离乡,那年我十六岁,一个叛逆的年纪,我想不明白父母为啥这么大胆的放我出去。总归是这样吧!我习惯了自己。没想到这一住就是六年,六年呐!我从一个青涩的青春期变得成熟稳重,看着疯狂生长的胡渣,思绪万千,我深深的被江南的人文气息影响,性格变得多愁善感,变得细腻。

回复

共1条回复 我来回复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