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目友人帐 第二章 露神的祠堂

分类:奇文

“等一下,夏目”。教学楼的走廊上笃史西村他们追过来,叫住我,笃史递过一本册子说:“夏目,在这里签个名吧”!

“签名”?他们俩经常会搞一些莫名奇妙的东西“要在旧学校搞什么活动吗”?

“试胆大会笹田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,她是我们班级的班长“不聚集一定的人数就不能拿到使用许可,帮帮忙吧,感觉很有趣吧”。

“是笹田的提议,感觉还不错吧”!笃史笑着说。

西村递过来一直笔“用这个吧”!

“恩”我接过笔,看了看班长笹田,在上面签上了我的大名,夏目贵志。

“怎么啦”?笹田问道。

“很意外吧”!西村说。

“我们也没想到高傲的班长会举办鬼怪大会”笃史补充道。

“说什么嘛”笹田接过我手中的册子“等确定了跟你联系哦”!

“恩”。我探头,看到他们后边有一个妖怪在看着我们。

“什么?笹田问道。

他们三个转身,看看后面,又转过来。疑惑的看着我,他们果然看不到妖怪。

妖怪追过来了。“噢,遭……糟了,再见了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夏目”?

“那家伙怎么了”?

“突然慌慌张张的”。

妖怪从笹田的身体上穿过,笹田打了一个喷嚏“刚才那是什么”?

自从来了这里,每天都在和妖怪赛跑,恐怕今年参加学校的运动会都可以拿冠军了。“那家伙不追过来了吗”?

“夏目大人”妖怪显然已经在我身后了“是夏目玲子大人吧”?

“不,夏目玲子是我祖母,她已经去世了”。

妖怪总是那样反复无常,我话还没说完,两只手就把我紧紧地抓住“快把友人帐叫出来,不交出来我就吃了你”。

“住手”猫咪老师站在学校的围墙上。

“猫咪老师”我好像看到了生的希望。

“别妨碍我”妖怪转过头凶暴的对猫咪老师说。

“那不是你这种低级妖怪能使用的东西”。

“住口”。

“而且有他死后友人帐归我的约定,也就是说友人帐我已经预定了,快点怪怪的消失吧”。

“消失的是吧”!妖怪张开大嘴试图攻击猫咪老师。猫咪老师一下子变成真正的模样“你是”?

“滚吧,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”猫咪老师把妖怪牢牢的按在地上。不,这是已经不能称之为猫咪老师了。他现在的模样高大威武。

妖怪面呈一个球冲远方逃命去了。

“谢谢,猫咪老师”。

“谢谢我就要请我吃七十屋的包子”猫咪老师慵懒的打着哈欠。

“你很喜欢吃吗”?我带着猫咪老师朝七十屋走去。

因为友人帐而找上门的妖怪有两种,一种就是像刚才一样想统治被写名字的妖怪来抢友人帐的,另一种就是来讨回写在友人帐上的名字。每次归还名字后,我总是很疲惫,我趴在床上,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“那家的包子真好吃,多少都吃的下”猫咪老师回来了,摇摇晃晃“怎么,又归还名字了”?

“算是吧”我有气无力 。

“多此一举,友人帐越来越薄了吧!等我拿到时还能剩几只呢,干脆吃掉你这个小鬼吧”猫咪老师爬在我的肩膀上说。

“我听到了哦,你这个冒牌招财猫”。

饭桌上摆满了丰富的事物,这是塔子阿姨做的,她是一个善良贤惠的人,谢谢他们,这么照顾我。

“我开动了哦”

“恩,多吃点哦”。

塔子阿姨开朗而温柔,滋叔叔话比较少,但是很温暖。绝对不想给他们添麻烦。

“猫咪它,不吃呢”。塔子阿姨说。

啊,我低头看见猫咪毫无兴趣的打着哈欠,它对吃是那么挑剔。啊,这可添大麻烦了。啊,我很烦恼……

“它不吃剩饭吗”?塔子阿姨说。

“这个可以吗”滋叔叔夹了一片肉给猫咪老师“吃了,哈哈”。

“是的”塔子阿姨笑着说。

“看来是个美食家”滋叔叔有时很幽默。

“真是的”我可不想看见猫咪惹麻烦的样子,低头喝着汤。咦,那饼上怎么有牙痕。

“咦,真的很美味呀”一个杯子大小的妖怪靠在杯子上。

我嘴里的汤一下子都喷了出来,这下丢人了。

“怎么了,贵志”?塔子阿姨惊讶的说。

“刚才不小心呛到了”我尴尬地笑着。幸好,塔子阿姨他们看不到。

杯子上的妖怪也笑了。

吃晚饭,回到自己的房间里。

“夏目大人,请把名字还给我”。

“好好”

“仔细一看,这不是露神老头吗”?猫咪老师说。

“你认识他吗?老师”

“恩,因为变小了,我没有认出来”。

“啊,这个声音……恩,这样啊,你是斑吧”露神指着猫咪老师大笑“你怎么变成这副可笑的样子”?

猫咪老师气得脸色发青“少罗嗦,再说我就吃了你”。

“那就开始吧!”我翻开友人帐,双手合掌,闭上眼睛,默念“吾之守护呦,昭显起名”。友人帐自动翻动起来。

“恩?是这张吗?啊!跟后面一张粘到一起了”。

“真的啊,果然沾到一起了”猫咪老师指着友人帐说“那是米粒吧”!

“米粒”?

“玲子总是这样马马虎虎,一边吃饭一边玩友人帐了吧”!

“拜托”我试图把他们分开。

“好痛……别硬拉开,皮肤像针刺一样痛”露神痛蜷缩在一起。

“我告诉过你吧,夏目,名字被破坏身体就会撕裂,烧掉的话身体也会变成灰”猫咪老师提醒。

“是哦,抱歉啊。露神”。

“吓死我了”露神坐起来。

“因为这种情况,请你放弃吧”!

“什么”。

“贵志,可以洗澡了”楼下的塔子阿姨喊道。

“是”。

“怎么能这样无情”露神指着我。

“因为揭不下来,我想还也还不了”。

“想想办法吧,夏目大人,请把名字还给我”露神合上手掌,乞求道。

“没办法就是没办法”我有点不耐烦了。因为塔子阿姨喊我洗澡了。

“夏目大人”

 

“露神就住在前面的七森”第二天我和猫咪老师去找露神,天气真好啊,好久没有见到这样的阳光。小树两旁绿树葱葱。

“要我拿来我就拿来,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”我拿着一个小圆镜子说。
“以防万一,先收起来吧”。

我把镜子放到前面的衬衫口袋里。

“哎呀,谢谢你啊”在路上碰到了一个老太太,她打着一把白色的小伞,一不小心,桃子散落一地。我帮她捡起一个。
“没什么,给”

“谢谢你的好心,没摔坏你就拿回去吧”!老太太很慈祥的笑着“我一个人也吃不了”。

“谢谢你,我收下了”对于别人的好心,我想接受是最好的报答。

“天气真好啊”!老太太说。

“恩,是的”我看看蔚蓝的天空。

“那再见了”。我太太拄着拐杖,打着白伞步履蹒跚。

望着老太太的远去的背影,这个时候如果能做出更好的回应,真讨厌自己的不善言辞。

“那个老太太活不长了”猫咪老师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“她的味道不是那么美味”。

“别说失礼的话”我和猫咪老师很快就找到了露神的祠堂“这个就是吗”?那个小小的祠堂,前面放着一杯水和一个桃子,看起来如此冷清。

“怎么了,露出这样的表情”没想到猫咪老师还是很细心的。

“露神不止是名字,而且是真正的神明啊”!我有点惊讶。

“你来了啊,夏目大人”露神靠在祠堂上朝我招手。

糟了,昨天做了那么失礼的事情,会遭报应的,玲子祖母你怎么做了这么遭天谴的事情,我在心里抱怨着。

“怎么了”露神看到我在发呆。

“这家伙知道你是真正的神明惊慌失措了”猫咪老师解释道。

“呃……露神……大人”。

“不是的不是的,虽然被称为神明,其实以前我是住在这祠堂无家可归的妖怪”露神摇着手,回忆以前的事情“以前这里早过严重的干旱,村里的年轻人担心惨状,向这个祠堂祈愿,碰巧第二天下雨了,之后村子里的人就把这个祠堂拜作露神,还放上很多贡品,等我察觉时已经充满了力量,身体也变得像样了”。

“像样子了”以前会是啥样子呢,我疑惑。

“之前看到他的身体还是人类一样大”猫咪老师说。

“现在人迹罕至,所以凭借信仰成长的身体也缩小成这般模样了”。

“是这样啊!给你个桃子吧”!我把老太太给我的桃子拿出来。

“桃子我也有哦。你看”很明显这个桃子要比露神的身体还要大。

“是那个人啊”我想起来时遇到的老太太。

“你见到小花了吗”?

“恩,她叫小花啊”。

“他是现在唯一来着叩拜的人类”露神突然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“一起啊”。

“恩,只要把粘在一起的名字也归还掉就不用强行拆开了”但是还有一个问题“我们不认识另一个妖怪”。

“我认识他”

“真的吗”

“败给玲子后我很不甘心,听说下一个被夺走名字的妖怪后我为了痛快后去看过他的样子”露神边说边画出妖怪的样子“名字虽然记不得了,他是长这样子的”。

“真的是长这个样子”?

“恩,我画的真不错”。露神得意洋洋,好像在佩服自己的水平。

“没有……毛吗”我看着那个光秃秃的怪我。

“没有啊”。

“一根也没有”?

“一根也没有”。

“当时他住在参之塚,是阴影之主,利用阴影移动”。

我拿起他的画,和猫咪老师一起欣赏。哈哈,这就是他认为画的不错画吗??哈哈,怎么可以有这么丑的妖怪。

“什么,怎么了”露神看到我们在狂笑,忍不住的问“笑什么,嘲笑我的画吗”?

我和猫咪老师笑的前仰后合。

“你们会遭报应的”

…………

我们就这样拿着露神大人的画,开始在参之塚寻找这只妖怪,问了好多要妖怪,走了好多路,但是花了几天也没找到。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着,伸着懒腰。

“怎么了,好像累了”猫咪老师有时也会关心人,只是有时不会让你注意到,要不他真的会后悔的,我想猫咪老师一定有点大男人注意吧“搜索的太累吗”!

“算是的”我回答。

小花又来敬拜露神,她跪在那里,合上手掌,双眼紧闭,她是那样虔诚。露神就坐在祠堂下面,静静的看着小花,那是怎样的满足与幸福。

对啊,明明就在能感觉呼吸的咫尺,小花她看不见。

小花似乎注意到我的存在,我急忙打招呼“你好”。

“你也来参拜吗”?小花问我。

“算是”我对他这个问题很意外。

“太好了,最近好像只有我来,我还害怕露神大人寂寞呢”小花很欣慰。

“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参拜的呢”!我想再多了解一下小花和她故事。我与小花一起走在回去的路上,小花依旧撑起那把白色小伞。

“从小时候”小花爽朗的笑着,好像又回到十几岁的那年“请别见笑,我感觉我好像见过一次露神大人,女子学校放学回家的路上,也是像今天一样的好天气,像平常一样参拜完抬起头时,看到祠堂后面有一只脚,虽然吓我一跳,但是我装作没看见,然后看着带老翁面具的人很舒服的坐在树上,说了句今天天气真是好啊,我差点就要回答说是啊,但是我感觉露神大人被人类看到就会消失,可现在还在想,如果当时大胆的回答他就好了,因为露神大人总是一个人,是我一定寂寞难耐了,所以至少应该用声音回应”。

我躺在床上想着小花的话,总是一个人,一个人,一个人很寂寞,一个人很痛苦,一个人……很痛苦,考痛苦……好重!我感觉我被压得快不行了,我睁开眼睛,我震惊了,一直血盆大嘴就在我的头上,原来是猫咪老师,它……“别睡傻了”我很生气,狠狠地给他一拳,把他打成小猫咪。

“昨晚做噩梦了吧”猫咪老师可爱的说,额头上贴了一张创可贴,应该是我那一拳的原因吧。

“是老师太重了”我把被子叠起来。

“是因为你的内心有破绽,软弱的心会呼唤魔物,不想丢掉性命就时刻不能轻松”猫咪老师提醒“不过对我来说你还是早点丢掉性命就好了,让我早点拿到友人帐比较开心”。

“下次再睡傻就拔掉你尾巴的毛”。

“你这个恶魔”猫咪老师竟然说我是恶魔!!

“我可不想被妖怪说”。

“夏目大人,找到了”早晨阳光射入屋内,露神大人站在窗子外。

“不会错了吧”我急冲冲的冲出来。

露神因为比较小,就站在我的肩上“他应该还在这个山里,我出声叫他就跑了,但应该还没走远”。

“老师,兵分两路吧”!

“来了”猫咪老师叫道。

“怎么了”我停下来。

“有什么麻烦的东西来了”。

“麻烦”我望着前面的阴影,好像在朝我们移动。

参上,参上……

“参上竟然主动出现了”我和猫咪老师都惊呆了,被他的出现感到很意外“跟画完全不一样吗”。

“什么蠢话,明明一模一样”露神解释道。

我们向着阳光的方向跑去,妖怪在后面追着我们。

“只有那个字是一样的”。

“夏目,用镜子,利用阳光反射,射晕他”猫咪老师总是在危难时刻给我指引。

“这样啊”老师被妖怪狠狠拍到一边“老师”。

我急忙拿出镜子,利用阳光反射,但是由于紧张,怎么也照不到他的脸。妖怪快速移动,一直巨手直接捏住我的脖子,肩上的露神被突如其来的危机吓到了,掉入草丛中。“夏目大人”!

“参上……”妖怪说话了,他的眼和嘴圆圆的,但是看不到一点光亮,像黑色的漩涡,深不可测。

“参上”我我看到他曾经站在人群中伸出双手,等待食物,但是没有人给他,因为他是妖怪,别人根本看不到。

“我们决胜负吧”一个下女孩说,很显然他就是玲子“如果你赢了我就给你食物,就算把我吃了也可以”。风吹乱玲子的头发“我是玲子,你的名字呢”!

知道,他的名字是……我看到他的内心。

“参上……”妖怪突然使劲。

“夏目”猫咪老师叫道,好像在提示我什么。他一下变身为帅气的样子,一下子就咬住妖怪的手,太帅了,然后用身体接住空中的我,我迅速取出友人帐,撕掉那两张纸,喊在嘴里“濯、露神,把名字还给你们”。

濯收到名字就不见了。

“听见了吗,露神”?

“听到了,玲子”。

“贡品不会一直持续的,实际上就连今天一个桃子都没有”。

“啊,是呀”。

“人类就是严厉而无情的,趁着力量还在赶紧找个更好的住处比较好”。

“谢谢你,玲子”露神拿起那只桃子“但一旦被爱过,去爱过,就无法忘记了”。

每次归还名字后,身体都会很疲劳,这下一次还了两个,我实在撑不住了,从老师的背上掉下来。

“夏目”

…………

“已经能走路了吗”

“那个叫濯的妖怪,利用阴影来到村里,作为拿走剩饭的回报会帮那家人洗完盘子才离开”。

“什么?你调查过吗”猫咪老师问。

“现在街上连晚上也很明亮,不会再见到他了吧”。

“山里也有同伴,与人类断绝关系,那家伙也轻松了”。

“是吗?真是那样就好了”。

微微泛红的西边天空,我和猫咪老师就这样走着,其实这样很幸福,真的。

“露神,我带桃子来了”我示意让露神大人看到我的桃子,包带子举得很高,好像没人回答,我提了一个高度“露神”!

“在这里,夏目”。

“额,又变小了”好像只有杯子的一半高,杯子里插了朵粉色的小花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“没什么啦”。

“你发光了,怎么了”露神整个身子都在发光,变得越来越淡,我丢掉桃子,蹲下来。

“小花走了,小花年长患病,最近来一次也不容易,小花是最后一个信奉我的人类,他走的话……”露神的脚已经看不见了“我也要消失了”。

“我来信奉你”我急忙道,我不希望他离开,遇见总是好的,从小就讨厌分离,那是怎样的伤感“我来信奉你,虽然每天来是很难的,但是我也回来叩拜的”。

“不行,夏目大人,你是我的朋友,能跟小花一起走就做够了”我伸出一只手指,露神抚摸我的手指“一直,一直紧紧的看着他,这样终于能感觉能触及到她了”。

“小花听见了……你的声音了,露神”。

“谢谢你,露神大人”露神留下最后一句话,它对人类充满了爱“无论以前还是现在,都觉得人类真可爱”。

露神就这样伴随着小花的离去而离去。

他们在那里会感触到了。

十几岁的小花在在叩拜,那是她很年轻,她抬起头,看到露神大人。

“今天天气真好啊”!

“恩”?小花抬起头,笑着“是的啊”。

 

又是某一天,我和猫咪老师走着,刚好路过露神祠堂。

我蹲下来放了两个包子在那里。

“喂,你干什么啊,好浪费”猫咪老师生气啦。

“别活这样遭天谴的话”。

“这里什么都没有”猫咪老师跳到我身边。

“就算今天没有,也许明天就有呢”!我闭上眼祈祷“思念的心总会有的”。

我睁开眼,发现猫咪老师在吃进贡的包子“你在干什么,这只蠢猫”。

我想去抓他,但是猫咪老帅虽然肥胖,但是动作很敏捷“我是招财猫,笨蛋”!

猫咪老师竟然还把我的包子袋子也咬走了,回头看着我“喵”!然后跑了。

“喵什么喵,把包子还我”我追过去“喂,慢着,包子小偷”。

“是我买的吧 ”!

“等等”。

“ 喂”……

“不要”。

“喵……喵”……

回复

我来回复
  • 暂无回复内容
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