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目友人帐 第一章 猫与友人帐

分类:奇文

2012年自己特别迷恋这部动画片,然后看着动画,把它用文字记录下来,今日整理东西,发现以前的U盘,里面存放着当时的部分文章,未做任何修改。

黑暗中传来嘶哑的吼叫声,幽怨、恐怖……散发着潮湿的味道,好像沉浸百年的孤独,在这一刻释放出来。

“去哪里了,去哪里了,那家伙……那个女人……”

森林中,我在狼狈的逃命,气喘吁吁。白色的衬衫,黄色的头发,与绿色的树林形成鲜明的对比。大粒大粒的汗水,不住的流淌……但是我不能停下来,我必须跑,必须找一个最近的神社躲起来,得到神社的庇护,就不会被抓住了。

“在哪里,去哪里了……那个女人去哪里了……”那家伙是什么?这么大的块头,头部就有一棵百年大树那样长,散落着头发,脸部像黑色的漩涡,完全看不见眼睛与鼻子,只有那张开吃人的嘴是光亮的,射出恐怖的白光。

我在奔跑,她紧紧的追着。

 

“打工当然是去海边了,海之家”。北本笃史夹着手提包,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,优哉游哉的和西村悟走在林荫小道上。

“哦,海呀,说不定有邂逅呢!”西村傻傻的回答,晃动着肩上的手提包。

“有有,一定有”。笃史兴奋极了,好像一场邂逅即将来临。

啊!我冲出树林,一个踉跄倒在了路上。

“夏目,你在干什么”?笃史惊讶的问到。

“做什么”?我想了想,看看四周,如果妖怪追上来就完了“没什么”。我假装淡定。

“没什么”笃史、西村面面相觑。

“还说没什么”!西村道。

“全身都是泥,不要紧吧”!笃史很迷惑。

我紧张的四处看看,目光漂泊不定:“恩,附近有神社吗”?

“穿过那片森林好像有神社”。

“谢谢”我朝着笃史指的方向跑去。

“喂,夏木”。

“那家伙干什么”?

"慌慌张张的"!

忽然一阵强风吹过,掀起一片尘土,树叶纷飞……西村的手提包差点被刮飞了。

树叶朝着笃史指的方向飞去。

“刚才那是什么”?

“好大的风”!

“那家伙很奇怪呢,转学过来几乎没有好好说过几句话”。

“感觉很难搭上话”。

我拼命地跑着,顾不得和他们搭话,其实即使告诉他们又如何,他们永远也不会明白的,其实我好羡慕他们看不见那东西。我小时就会不时的看见怪东西,或许那就是被称为妖怪之类的东西吧!虽然本来就不很舒服,但自从搬来这里后经常被妖怪纠缠不休,很是头痛,这种时候只要逃进神社……前面就是神社了……

“等等……”那可怕的声音又传来了。好像更近了。

就在我转头看妖怪在哪里的时候,一直巨大的手掌已经抓住了我的脖子,把我狠狠的推到树上。

“抓住了”

“终于抓住了,玲子"

"玲子?"怪物兴奋的一遍一遍喊着玲子这个名字。

“来吧,还给我”

“来吧,来吧”。妖怪的脸一点点靠近我,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这个怪物,我看到了,看到了!她只有一只眼睛,巨大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我,从她的目光中我感受的不仅仅是恐惧,还有那幽深的孤独与寂寞。

“慢着,如果他叫你的名字就糟糕了”!一个尖耳朵的妖怪在旁边提醒道,但是我完全听不懂,但是下一句我懂了“为了防止被叫名字,拔掉它的舌头吧”!他们是要拔掉我的舌头。

“拔掉舌头?”独眼妖精把我捏的更紧了,我痛的叫起来,如果再这样,我一定会死在这里了,不行!!!

我使出最大的力气,一脚踹到他的眼睛上。这一招果然有效,原来妖怪的眼睛也是他们的弱点。

“额,好痛”,妖怪双手遮住眼睛,我被他狠狠的丢在地上。

“痛”

“好痛,好痛”妖怪尖叫道。

我顾不及自己有没有骨折,爬起来就跑。

“笨蛋,让他逃了”!尖耳朵妖怪责怪道。

“好痛”。

“混蛋”。

 

我冲进了神社,依旧继续跑着。也许是内心恐怖的原因吧!为什么总是这样,明明非我本意,我不想看见妖怪,我不想伤害妖怪,为什么?为什么?

 

“哎呀,贵志,盘子只需要三个哦”!妈妈亲切的说,她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。

“额,那位客人的份呢”!我看着桌子对面向我招收的客人说。其实那时我还不明白他就是妖怪。

 

“那孩子今天又说奇怪的话了”妈妈忧愁道。

爸爸吐了一口烟:“想引起注意而已,因为害怕寂寞”。

“真是那样吗?感觉很不舒服”。妈妈大概非常担心。

我躲在门外听着他们的对话,心里有些许失落。

 

“就在那边啊”!我看到一个妖怪躲在花瓶后面,拉着爸妈告诉他我没看错,是真的,不是害怕寂寞。

“在哪里”。父亲惊讶道。

“什么也没有哦,贵志”。妈妈笑着说。

“有啊,你们仔细看”。为了证明这是真的,我向前迈了两步“看到了吗?就在那里……那里啊,不是在看这边吗?”

爸妈摇了摇头。

我焦急起来“有啊”。

他们还是叹了叹气。

我失望的蹲在地上,这种失落你们懂吗?“有的……”。我语气低沉,我无法证明那是真的,他们不会相信的。

“对不起,我看不见”。母亲感觉很抱歉,但是真的没有办法相信我,因为他们真的看不见。

 

我想着小时候怪诞的事情,一不注意,被一根绳子绊倒了。

“好痛”。我摸了摸头,拿起那根被我弄断的粗大的绳子“这难道是……”。

空中传来凶残的声音“破坏了,封印我的结界破坏了”。

“结界”我愣了,突然清醒过来“糟了”!

不会吧,刚躲开两个妖怪,这又碰到一个,怎么办才好,这下估计是跑不动了。我拿起绳子,想把他们接回去,可是没能成功。

旁边的大箱子晃动着,门上贴了好多白色的字条,那就是封印,可是现在结界破了,只留下封印,单凭封印的力量是敌不过妖怪的,怎么办?箱子剧烈的晃动着,门上封印飞扬,两扇门发出渣渣的声音。忽然,一生巨响,掀起一阵狂风,等尘土散去,门已经开了。

我目瞪口袋的看着门里的东西,惊呆了。

再也忍不住了,笑喷了。原来是一只招财猫。很肥的招财猫。

轰……隆……

又是一声巨响,箱子彻底碎了,木渣四处飞溅。“明明是人类看到我还面不改色,真傲慢!”大肥猫大摇大摆的走到我身前,考察了很久“说点啥啊”?

我很淡定,只是一只招财猫“因为习惯了”。

“哼,目中无人的家伙”。

“咦?你不是夏目玲子吗”?

一听到玲子,我回想起刚才的一幕。

“玲子?”我还沉浸在刚才的噩梦中。

“什么?原来不是吗”?

“夏目玲子是我祖母的名字,我是夏目贵志”。

“祖母?什么?你是玲子的孙子吗?招财猫绕着我转圈圈,上下打量“原来如此,仔细一看是个男人”。

肥猫说出这句话让我很郁闷“不用仔细看我也是个男人”。

“跟人类不同,我们并不那么在意性别”。

“你认识我祖母吗”?祖母去世的早,关于他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。

“恩,就住在附近,那真是位美人啊”招财猫说出这句话时,眼睛眯成一条线,一副很色的样子,估计应该和祖母很熟“而且跟你一样能看见妖怪,但身边的人都看不见,所以谁也不能理解玲子,玲子总是孤单一人,一直都是一个人,一个人……”。

我认真听着祖母的故事,我想我已经体会到了玲子祖母的孤单,那种不被理解的失望。

“然后玲子开始和妖怪打交道”他继续说“知道友人帐吗?”。

“友人帐,这么说来祖母的……”一阵风尘过后,招财猫早已经不见了。

我坐在那里很久,很久。

 

“欢迎回来,贵志”。塔子阿姨在收衣服。本来我是低着头弯着腰相乘塔子阿姨不注意溜进房间,但是……

“塔子阿姨,我回来了”我向正在做家务的塔子阿姨打招呼。

“怎么了,脸色发青”塔子阿姨叠好衣服,很关爱的看着我的脸“哪里不舒服吗”?

“啊?不,没关系”。

“制服上都是泥,发生了什么事”。

“没什么,只是摔倒了”。我急忙解释道。

“摔倒?在哪摔倒了?有没有受伤,有哪里痛吗”?塔子阿姨上下打量着我,她很关心我,生怕我照顾不好自己。

“没事的,对不起,害你担心了”。我很内疚。“真的没事”

“没事就好”塔子阿姨舒缓了一口气,她知道即使有事我也不会说的。

“有什么事的话不要客气尽管告诉我哦”

“是,谢谢你”

“淘气是可以,但要掌握分寸哦”!

“是”。

我无法对塔子阿姨说其实是被妖怪追赶的啊!不想让她留下讨厌的回忆,双亲早逝的我,被亲戚推来推去,和没有血缘却与我扯上关系的人生活,在这里生活是从上个月开始的,还是以前我祖母生活过的地方,听说去世的祖母和我一样,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,因此被周围的人疏远,遗物中好像是有……

我在查找祖母的衣物,找到了一本绿色的本子,好像是很久以前藤原叔叔给我的,他让我扔了丢了都可以。难道就是这个?招财猫说的友人帐。

“把这个给我,这不是你该拥有的东西…把友人帐给我”。房间里突然冒出一堆黑烟,隐约中看到招财猫,他忽然变成一只白色的动物,好像雪狐一般,凶暴的冲我飞来。

我迅速闪开,结果招财猫撞到了墙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“贵志,刚才是什么声音”这声音惊动了塔子阿姨。

“对不起,没什么事”我从门缝中探出脑袋,笑着说。

“是吗?我去买点东西,拜托你看家哦”!塔子阿姨拿着包包就出去了。

“是,请慢走”。我回到自己的房间,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。招财猫撞到了墙上,由于力量过大,头拔不出来了,只留下一个大大的屁股四周摇晃。

“快交给我,把友人帐给我,不不,先把我弄出来,然后把友人帐交给我……”都这样了还不忘那个友人帐。

“哎,暂时不管他了吧”!

不知过了多久,招财猫终于把头拔出来了,再怎么说也是客人,我准备了两片西瓜“吃完就回去吧”!

“你是寄住在这里的吗”?招财猫看了看西瓜,看了看我。

都怪这只招财猫,把房子都撞坏了,我拿着刷子修补,我不愿意给他们带来麻烦“烦死了,明明是只猫咪”。

“猫咪是什么意思,真失礼”?这只猫很不屑的样子“这只招财猫可不是我本来的样子,本来我可是很优美的”。

“也就是说不是猫咪”!

“我不是说了吗”。

我拿来一支毛绒草挑逗他,招财猫喵喵的叫着,伸着爪子去抓毛绒草“明明就是只猫咪”。

“不不……不是的,身体习惯了这幅样子而已”。猫咪听到我的一席话,彻底崩溃了,趴在地上,好像很惭愧。

“算了,是什么都行,总之赶快吃完了回去吧”!我可不想找麻烦,还是赶快把他赶走好了,要是塔子阿姨回来了就完了。

“不,我不走了,因为知道了友人帐在你手上,打破结界也有恩于我,接下来我做你的保镖 就叫我老师吧”!

“保镖?这是这么危险的东西吗?”

“你什么都不知道吗?友人帐上写着被夏目玲子打败的妖怪们的名字

名字?玲子不断的跟遇上的妖怪决胜负,生来就拥有强大妖力的玲子百战百胜,然后让输的妖怪们在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,作为玲子手下的证明,这些名字集成的册子就是友人帐”。

我翻开厚厚的友人帐“原来都是妖怪的名字啊”!

“据说被拥有这个契约的人呼唤名字就不能反抗。也就是说得到友人帐就能统治被写名字的妖怪,很危险吧”!猫咪老师得意洋洋,好像只有他才能保证我与友人帐的安全。

“瓜籽,沾到你嘴边了哦”!猫咪老师吃起西瓜来样子真可爱。

“原来如此,所以猫咪老师才想要这个啊”。我晃了晃友人帐,真没想到这个东西可以这么厉害。

“哦,笨蛋,别这么粗鲁”猫咪老师大叫道“据说字受损的话,名字的主人也会受伤”。

“啊,这样啊”!我很吃惊“也就是说猫咪老师名字也在上边”。

“当然没有,我只是说这是如此纤细的东西”。好像此地无银三百两啊。

“真的吗”?我才不会相信,要不你怎么那么紧张。

“那是什么眼神,我会败给玲子那家伙吗”?猫咪老师晃动着它肥胖的身体。

“但你不是被封印了吗”?

“哦……那是有很多复杂的原因,呀,比起这种事,友人帐的力量远远超过你的想象,所以名字被写在上面的妖怪才会拼命的寻找夏木玲子,你,身处险境哦”!

 

“打扰了,有人吗”?门外传来陌生的声音。

“来了”我急急忙的下楼“抱歉,家里人都出去了”。

一位大耳朵的陌生人推开了们。“啊,果然,你回来了啊,玲子,快给我友人帐”。啊,原来他就是那个在树林里要拔掉我的舌头的尖耳朵妖怪。我吓得瘫坐在地上,紧紧抱着个那个危险的友人帐。

“打扰了,还给我……”啊,独眼睛妖怪也在,从后面的地板上爬过来。

我立刻起身,推开尖耳朵妖怪,朝门外跑去,按照以往经验,这是我应该去神社,但是这附近没有神社,怎么办?

突然肩膀一重,好像有个东西趴在我的肩上,我本来跑的就不是很快,况且现在是逃命,肯定是那只招财猫“猫咪老师”。我喊道。

“你打算去哪”。猫咪老师回答。

“还问我打算去哪”?我自己都不知道去哪?

“躲到那东西后面去”。猫咪老师指挥。在拐角,我迅速的钻进草丛。

我气喘吁吁的坐在草地上。

“这不是人类能处理的东西,明白了吧”猫咪老师有点趁火打劫哦“所以,送给我吧”!

“不行”我斩钉截铁。

“为什么,身为人类还想凌驾于妖怪之上吗”?

“怎么可能”。

“那为什么”。

“对你来说,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意义”。

“与老师无关”。

猫咪老师好像被我这一句气你了,一股黑烟,转眼间,可爱的招财猫变成巨大凶暴的妖怪,像雪狐,但是比雪狐大了好多倍,脸上还有可怕的红色符咒,一直雪白的爪子把我牢牢的按在地上“不想等你回心转意的,算了,把友人帐交出来”。

“不行,老师才是想用来统治妖怪吧”!

“当然了,多有趣啊”。

“真过分”。

“快交出来,否则我捏碎你”。猫咪老师好像更用力的捏我的身体,那真是一件痛苦的事,我感觉我的骨头都要碎了,发出啪啪的声音。我闭上眼睛,咬紧牙关,一拳打过去,猫咪老师晕倒在地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大的力气,难道是祖母的遗传?

“这友人帐啊,对我来说是祖母重要的遗物,祖母确实没能好好与人相处,几乎也没有人记得住她,她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,所以,唯一有血缘的我想保留一些羁绊,而且也不能认为这事与己无关,老师,我想归还名字,怎么做才好”。

“归还”?

“想把名字归还给妖怪们”。

“笨蛋,别这样,真浪费”。老师站起来“而且里面凶暴的家伙也不少。有几条命也不够呀”?

“没关系,我有老师在嘛!玲子没完成的事我想继续做,如果我中途丢了性命,友人帐就交给你,把力量借给我吧,老师”!

“夏目,你走的时候真的能把友人帐给我吧”!

“恩,可以”!

“好吧,我亲眼看着”。

“谢谢”。

“混蛋玲子,拔了你的舌头”。尖耳朵妖怪还在不停的寻找着夏目。猫咪老师以妖怪的模样突然出现在他面前“你是谁”?

“想要友人帐吗”?

“只要有了友人帐就可以成为这里的主人”尖耳朵好像认出了猫咪老师“你也一样吧,斑”?

“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,低级的家伙,混蛋”!

尖耳朵妖怪想逃跑,被猫咪老师一下子咬在嘴中,妖怪尖叫着“滚 别再出现在我眼前”。猫咪老师此时的样子真的好威武。和那只肥胖的招财猫判若两人。

 

首先脑海中浮现对方的样子打开友人帐并呼唤,口中念道:吾之守护呦,昭显其名吧!然后需要玲子的唾液和气息,有血缘的你应该做的到,撕下契约咬在嘴里,两手用手合掌,集中精神,噗地吐气。夏目一边躲避独眼怪的追赶,一边想着猫咪老师交给他的方法,按照这种放就能还给友人帐上妖怪的名字。

成功了,夏目好像感受到了当时的一幕:

“好寂寞,好寂寞”。独眼怪躲在神像后面,他是这个神像守护者,最近两年来,这里变得冷清了,人们很少有到这里进贡祈祷的,今天来了一个中年妇女,进贡了一个包子“肚子饿了”!

祈祷者走后,独眼怪激动的伸出他那纤细的手,长长的指甲还没碰触到包子,另一只手就把包子抢走了,那是一个小女孩,十来岁的样子,长的挺可爱的,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。

“啊,我的包子”独眼鬼看着包子被小女孩给吃了,很是惊讶。

“这个不怎么好吃哦”!女孩三下两除二就把包子吃完了。

“明明是人类你在干什么,真贪食”。

“如果想吃美味的包子我推荐你去七十屋哦”!

“七十”?妖怪对人类的东西还是很多不懂得。

“对了,跟我决胜负吧,赢了就请你吃”!

“你能看见我呀”!妖怪很惊讶,因为那个小女孩是人类。

“恩,能看见呀”!

“不害怕吗”?

“完全不怕,因为我很强啊”!女孩笑的很开心“那开始了哦”!

“好痛”!独眼妖怪还没反应过了,一个大棒就狠狠地打在她的头上,一个大大的脓包就起来了。

“好,我赢了”!小女孩伸出手索要妖怪的名字。

“这是乘人不备啊”!妖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还是把名字写在了纸上。交给了女孩。

“赢了就是赢了”!小女孩接过纸条“好,这样你就我的手下了”!

“手下”?妖怪盯着女孩的脸。

“怎么了”?

“你脸颊上的伤是怎么弄得”!

小女孩先是一愣,她没想到妖怪还不这么细心的关心她,而同是人类的他们却没有,那是怎样的悲哀,她笑着说“被石头砸到的,人类说我让人不舒服,菱垣你的名字真美!你是我的手下了,如果我叫你的名字要马上出现哦”!

“你叫什么名字 ”。

“玲子”。

“玲子”妖怪念了一遍。

“那再见了”。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了,因为今天她又打败了一个妖怪。

妖怪一直在这里等着,等着那个玲子的女孩叫她的名字。

“玲子”秋天,天气微凉,枫叶红了,玲子没有叫她。

“玲子”冬天大雪纷飞,菱垣还在这等的。

“玲子”春雨来了,菱垣撑起一片树叶遮雨,她没有走动半步。

“玲子”夏天虫子吵闹,生机勃勃,菱垣依旧眺望远方,傻傻的等着。

日如一日,年复一年的等着,等着那个叫玲子的女孩。等在中菱垣也从小妖怪变成了大妖怪。

“啊,今天又不叫我吗”?菱垣自言自语“好寂寞,比以前还要寂寞”。

“还给我,把名字还给我”。

“怎么等都不肯叫我的话”。对于妖怪来说,名字就像人的心,把名字

菱垣交给了另一个人,也就是把心交给了她们,菱垣只有这样等下去,等待那个女孩。菱垣等了不知多少个春夏秋冬,那个她依旧没来,心不由己,是寂寞的。

“菱垣”!夏目感受到了。我深深地呼唤菱垣的名字。

“玲子,已经不要紧了吗?一个人也不要紧了吗”?菱垣收到了名字,离开了这片森林。也许,这就是她等待的结果,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后悔过。

“祖母一定不是一个人,谢谢你,菱垣”我望着菱垣远去的背影“心地善良的祖母的朋友”。“见到玲子了吗”?猫咪老师问。

“恩”。

“很过分的家伙吧”!

“做得到吗?夏目”。

“我想做到”。

“这样啊”!

我仍然无法喜欢妖怪,但是……前面有一家七十屋“听说那里的包子很好吃”!猫咪趴在我的肩膀上。

“什么?去吃去吃”。猫咪老师一听到吃的就开心的不得了,吵闹着从我的肩膀上跳下来,冲着七十屋跑去。

“喂,别闹”。

微微泛红的西边天空,傍晚的小路上,我与猫咪老师一起吵闹着,无论好与坏,都是邂逅的一部分。

“但是猫咪吃甜食不要紧吗”?

“不是说了我不是猫咪吗”?

“请给我包子”。

…………

回复

共3条回复 我来回复
  • 夏目贵志
    夏目贵志
    https://xiamuyourenzhang.cn/
    评论

    同人文诶!

    你文笔太强了吧!羡慕大佬~

    2021-05-01 06:34 0条评论
  • 丁小于同学
    丁小于同学
    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~
    评论

    我也看过,非常好看。

    2021-03-06 01:41 0条评论
  • 释
    那天的早上雾散了,不止早上,不止雾
    评论

    无论好与坏,都是邂逅的一部分。

    当年的自己挺有才华。

    2021-03-05 10:05 0条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