禺强[yú qiáng](传说中的海神、风神和瘟神)

禺强是传说中的海神、风神和瘟神,也被称作“禺疆”、“禺京”,是黄帝之孙。海神禺强统治北海,身体像鱼,但是有人的手足,乘坐双头龙,风神禺强据说字“玄冥”,是颛顼的大臣,形象为人面鸟身、两耳各悬一条青蛇,脚踏两条青蛇,支配北方。

古籍记载

山海经·海外北经》:“北方禺强,人面鸟身,珥两青蛇,践两青蛇。”

《山海经·大荒北经》:“有儋耳之国,任姓,禺号子,食谷。北海之渚中,有神,人面鸟身,珥两青蛇,践两赤蛇,名曰禺强。”

《列子·汤问》:“五山之根无所连箸,常随潮波上下往还,不得蹔峙焉。仙圣毒之,诉之于帝。帝恐流于西极,失羣圣之居,乃命禺彊 使巨鼇十五,举首而戴之。”

庄子·大宗师》:“禺强得之,立乎北极。”又曰“北海之神,名曰禺强,灵龟为之使。”

《山海经·大荒北经》:“北海 之渚中,有神,人面鸟身,珥两青蛇,践两赤蛇,名曰 禺彊(禺强) 。”

传说故事

搜神记》大荒590年,禺强奉烛龙之命,赶到方山禺渊,欲抢夺三生石。恰逢拓拔野和夸父比赛逐日,而鬼帝为了固守本真,也去抢夺三生石,多路人马狭路相逢。禺强以海神天鼓掀起滔天巨浪,雨师妾也以苍龙角指挥北海凶兽,阻击拓拔野、姑射仙子、夸父和鬼帝等人,趁机抢先一步登山方山。鬼帝、拓拔野等人随后紧追。方山之上,禺强面对实力稍逊于自己的金光神蓐收,仍然使出卑鄙阴招,突施偷袭,迫得蓐收险象环生。蓐收的金光大钺在日月星辰的光照下,可以发挥出不同的威力,可禺强挑选日食之时来抢夺三生石,令蓐收的金光大钺威力大打折扣,其行为之卑鄙,实在令人不齿。姑射仙子上前相助,合她与蓐收二人之力对抗禺强和众多凶兽,仍然落在下风。拓拔野进入禺强的海神战车,欲救出雨师妾,非但未能成功,反被欧丝之野和众魅人暗算,带伤退出战车。此时禺强凶威更炽,竟解开了龙鲸牙骨鞭的封印,放出了裂海玄龙鲸。拓拔野当即吹奏金石裂浪曲,欲放出珊瑚独角兽,与之殊死对抗。金光神蓐收狂怒之下,化为兽身,怒吼着冲天飞起,抡舞金光钺,朝着裂海玄龙鲸猛劈而去。禺强御使龙鲸,发出全力一击。是时,日食开始消退,蓐收借着一线日光,使出了“金星流光破”,同时,拓拔野的珊瑚独角兽和姑射仙子的白光气带也一起出手。四人对拼这一招,结果蓐收破了禺强的龙鲸封印,但自己也身受重伤,昏迷不醒。拓拔野、姑射仙子和北海真神也各受内伤,四下飞散。

鬼帝突然带领两名手下,驾驭蝠龙飞车出现,偷袭众人,并抢得三生石。拓拔野御使珊瑚独角兽与之对抗,结果被鬼帝轻松击败。禺强大怒,化为双头人枭,全力猛攻。战不片刻,就被鬼帝打成重伤。同时禺强认出了鬼帝的真实身份乃是被害的黑帝,心中惊惧自是无以复加。拓拔野冲上前去,奋力进击。鬼帝念诀催化拓拔野体内尸蛊,不想拓拔野乃百毒不侵之身,辟易千蛊,不为所动。鬼帝措手不及之际,反被拓拔野一剑将三生石震成数块。鬼帝出掌攻向拓拔野,拓拔野眼见势危,幸而姑射仙子赶到,将他救下。

鬼帝带领两名属下,欲逃离方山,恰逢夸父赶到,受拓拔野所激,与鬼帝激战,斗了个难分伯仲。姑射仙子与拓拔野对战鬼帝的两名属下,也打得难解难分。鬼帝见战不下夸父,使出阴招偷袭,却不想夸父的奔跑速度冠绝天下,竟然有惊无险地避了开去。三生石碎成五块,姑射仙子用气带卷住一块,禺强用牙骨鞭也卷住一块,其余三块被鬼帝抓回。鬼帝使出障眼法,带领两名属下,瞬间消失。禺强也不愿停留,立刻逃之夭夭。

禺强之死

《搜神记》大荒590年六月,禺强随同烛龙赶到蟠桃会,在会上用鞭抽打雨师妾,拓拔野怒火填胸。禺强声明谁能让雨师妾揭下面具,就让雨师妾陪谁一夜。众人大喜,纷纷冲上。拓拔野大怒,将众人打伤,欲揭下雨师妾的面具。雨师妾不想让拓拔野看到自己此刻的容貌,欲自杀,却被救下。拓拔野终于除去了雨师妾的面具,见到雨师妾容颜尽毁,心中悲痛感动无以复加,当即宣布娶雨师妾为妻,退出驸马选秀。禺强又以雨师妾主人的身份提出,要拓拔野和自己决斗,倘若获胜,便可得到雨师妾。拓拔野当即允诺。

两人在瑶池展开殊死对决。禺强解开了龙鲸封印,拓拔野也放出了珊瑚独角兽。两人全力相拼,拓拔野终究实力远逊,接连受伤,危在旦夕。生死攸关之际,拓拔野唤醒前世记忆,使出了天元诀,击破龙鲸封印,与禺强斗了个旗鼓相当。激战多时,拓拔野使出一招“回风石舞”,斩断了禺强的右手。此刻,拓拔野忽然思绪混乱,无法继续发出白金真气。禺强趁机反击,接连五掌击中拓拔野,将拓拔野打成重伤。紧要关头,赤松子和风伯赶到,联手制造了一起飓风冰雹,将禺强砸入瑶池。比武被迫中断。

当夜,赤松子和风伯拜访拓拔野,欲输真气给拓拔野,助他在第二天战胜禺强,可不料拓拔野乃五德之身,又有定海神珠,体内形成了巨大的气旋,将两人吸住,无法挣脱。白帝和雨师妾欲将二人拉开,不想也被吸住。正当五人彼此绞缠、生死一发之际,禺强赶到,倾尽全力发出“八脉飞龙”,逆向撞击五人气旋,将彼此生生震散,无意间反倒救了他们的性命,而禺强则被反震的气浪震晕。五人分散后,五属真气集结在拓拔野经络、心脑,窒堵郁积,难过已极,令他心跳气息尽皆顿止。偏巧此时禺强苏醒,再次化为兽身奋力猛击,使得他经络内胀堵的五属真气反震进弹,得以化散。禺强却犹如被当世五大高于合力猛击,重伤在身更难抵挡,登时毙命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6567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