萤窗异草 初编 序

    萤窗异草初编

    序

    稗官有三:一说部,一院本,一杂记。而杂记又有两种,大儒之语录不与焉。其搜求典坟,博览载籍,引古证今,发为伟论,非第为诗文之助,直可羽翼子史,尚矣!其记载时事,传述见闻,舒广长之舌,斗雕镂之心。说鬼搜神事,不必问其虚实;探赜索隐文,不必嫌夫诡奇。仰《齐谐》为谭宗,慕《虞初》而志续。如杜牧之寄托风情、李伯时摹绘玩具,亦足以消长日、却睡魔,固不失雅人深致矣。世俗陋儒胸无墨渖,动谓立言,务黜浮华,以为补救人心、挽回风气起见,则六经廿二史,圣贤遗训,班班可考,又何必如许迂腐陈言狗尾续貂耶?客有以《萤窗异草》抄本见示,款署长白浩歌子,未悉为何时人。或称为尹六公子所著,顾随园老人评语,的系附会。其书大旨,酷摹《聊斋》,新颖处骎骎乎升堂入室。虽有类小说家言,弗足为文人典要,而以之消长日、却睡魔,固无不可也。贤于近时所刻《见闻随笔》远矣!尊闻阁主人仿聚珍板刷印行世,问序于余,爰作质直语告之。呜呼!凡人有心作有关系文字,转不若里巷歌谣足以启发心思、耐人寻味也。斯言惟具性灵者可与共印证耳。时光绪二年岁次丙子端阳节,梅鹤山人序于海上鹪鹩一枝轩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5850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