酉阳杂俎 卷二十·肉攫部 -(唐代)段成式

取鹰法,七月二十日为上时,内地者多,塞外者殊少。八月上旬为次时。八月下旬为下时,塞外鹰毕至矣。鹰网目方一寸八分,从八十目,横五十目,以黄蘖和杼汁染之,令与地色相类。螽虫好食网,以蘖防之。有网竿、都┉、吴公。磔竿二:一为鹑竿,一为鹄竿。鸽飞能远察,见鹰,常在人前。若竦身动盼,则随其所视候之。

取木鸡、木雀、鹞网目方二寸,纵三十目,横十八目。

凡鸷鸟,雏生而有惠,出壳之后,即于窠外放巢。大鸷恐其坠堕及为日所曝,热?致损,乃取带叶树枝插其巢畔,防其坠堕及作陰凉也。欲验雏之大小,以所插之叶为候。若一日二日,其叶虽萎而尚带青色。至六七日,其叶微黄。十日后枯瘁,此时雏渐大可龋

凡禽兽 ,必藏匿形影同于物类也。是以蛇色逐地,茅兔必赤,鹰色随树。

鹰巢,一名?鹰。呼?子者,雏鹰也。鹰四月一日停放,五月上旬拔毛入笼。拔毛先从头起,必于平旦过顶,至伏鹑则止。从颈下过?毛,至尾则止。尾根下毛名?毛。其背毛并两翅大翎覆翮及尾毛十二根等并拔之,两翅大毛合四十四枝,覆翮翎亦四十四枝。八月中旬出笼。

雕角鹰等,三月一日停放,四月上旬置笼。

鹘,北回鹰过尽停放,四月上旬入笼,不拔毛。

鹘,五月上旬停放,六月上旬拔毛入笼。

凡鸷击等,一变为鸽,二变为弁?,转?,三变为正?。自此已,后至累变,皆为正?。

白鸽,觜爪白者,从一变为弁?,至累变,其白色一定,更不改易。若觜爪黑者,臆前纵理,翎尾斑节微微有黄色者,一变为弁?,则两翅封上及两?┩之毛间似紫白,其余白色不改。

齐王高纬武平六年,得幽州行台仆射河东潘子光所送白鸽,合身如雪色。视臆前微微有纵白斑之理,理色暧昧 如?。觜本之色微带青白,向末渐乌。其爪亦同于觜。蜡胫并作黄白赤。是为上品。黄麻色,一变为弁?,其色不甚改易,惟臆前从斑渐阔而短。弁?转出后乃至累变,背上微加青色,臆前从理转就短细,渐加膝上鲜白。此为次。青麻色,其变色一同黄麻之弁?。此为下品。又有罗乌乞?、罗麻乞?,一日鹘。

白兔鹰,嘴爪白者,从一变为弁?,乃至累变,其白色一定更不改易。嘴爪黑而微带青白色,臆前纵理及翎尾班节微有黄色者,一变背上翅尾微为灰色,臆前纵理变为横理,变色微漠若无,?┩间仍白。至于弁?转已后,其灰色微褐,而渐渐向白,其嘴爪极黑,体上黄鹊斑色微深者,一变为青白弁?,弁?转之后乃至累变,臆前横理转细,则渐为?色也。

齐王高洋天保三年,获白兔鹰一联,不知所得之处。合身毛羽如雪,目色紫,爪之本白,向末为浅乌之色(一曰“目赤色,觜爪之本色白”)蜡胫并黄,当时号为金脚。

又高帝(一曰“高齐”)武平初,领军将军赵野叉献白免鹰一联,头及顶遥看悉白,近边熟视,乃有紫迹在毛心。其背上以白地紫迹点其毛心,紫外有白赤周绕,白色之外以黑为缘。翅毛亦以白为地,紫色节之。臆前以白为地,微微有?赤从理。眼黄如真金,觜本之色微白,向末渐乌。蜡作浅黄色,胫指之色亦黄。爪与觜同。

散花白,觜爪黑而微带青白色者,一变为紫理白弁?,弁?转以后乃至累变,横理转网,臆前紫渐灭成白。其觜爪极黑者,一变为青白弁?,弁?转之后乃至累变,横理转细,臆前渐作灰白色。赤色,一变为弁?,其色带黑,弁?转已后乃至累变,横理转细,臆前微微渐白。其背色不改,此上色也。

白唐,一变为青弁?而微带灰色,弁?转之后乃至累变,横理转细,臆前微微渐白。?烂堆(一曰雌,又曰雄)黄,一变之弁?,色如?氅,弁?转之后乃至累变,横理转细,臆前渐渐微白。

黄色,一变之后乃至累变,其色似于?氅而色微深,大况弁?烂雄黄,变色同也。青班,一变为青父弁?,弁?转之后乃至累变,横理转细,臆前微微渐白。此次色也。

白唐,唐者黑色也,谓斑上有黑色,一变为青白弁?,杂带黑色,弁?转之后乃至累变,横理转细,臆前渐渐微白。

赤斑唐,谓斑上有黑色也。一变为弁?,其色多黑,弁?转之后乃至累变,横理转细,臆前黑虽渐褐,世人仍名为黑弁?。

青斑唐,谓斑上有黑色也。一变为弁?,其色带青黑,弁?转之后乃至累变,横理虽细,臆前之色仍常暗黪。此下色也。

鹰之雌雄,唯以大小为异,其余形象本无分别。雉鹰虽小,而是雄鹰,羽毛杂色,从初及变,既同兔鹰,更无别述。雉鹰一岁,臆前从理阔者,世名为乞?斑。至后变为弁??之时,其臆从理变作横理,然犹阔大。若臆前从理本细者,后变为弁??之时,臆前横理亦细。

荆窠白者,短身而大,五斤有余,便鸟而快,一名沙裹白。生代北沙漠里荆窠上,向雁门、马邑飞。

代都赤者,紫背黑须,白睛白毛。三斤半已上、四斤已下便兔,生代川赤岩里,向虚丘、中山、白?间飞。

漠北白者,身长且大,五斤有余,细斑短胫,鹰内之最。生沙漠之北,不知远近,向代川、中山飞。一名西道白。房山白者,紫背细斑,三斤已上、四斤已下便兔,生代东房山白杨、??树上,向范陽、中山飞。渔陽白,腹背俱白,大者五斤便兔,生徐无及东西曲。一名大曲、小曲。白叶树上生,向章武、合口、博海飞。

东道白,腹背俱白,大者六斤余,鹰内之最大。生卢龙、和龙以北,不知远近,向涣休、巨黑(一曰里)、章武、合口、光州(一曰川)飞。虽稍软,若值快者,越于前鹰。土黄,所在山谷皆有。生柞栎树上,或大或校

黑皂鹂,大者五斤,生渔陽山松杉树上,多死。时有快者,章武飞。白皂鹂,大者五斤,生渔陽、白道、河陽、漠北,所在皆有。生柏枯树上,便鸟,向灵丘、中山、范陽、章武飞。青斑,大者四斤,生代北及代川白杨树上。细斑者快,向灵丘山、范陽飞。弁?鹰荏子,青黑者快,蜕净眼明,是未尝养雏,尤快。若目多眵,蜕不净者,已养雏矣,不任用,多死。又条头无花,虽远而聚。或条出句然作声,短命之候。口内赤,反掌热,隔衣蒸人,长命之候。叠尾、振卷打格、只立理面毛、藏头睡,长命之候也。凡鸷鸟飞尤忌错,喉病入叉,十无一活。叉在咽喉骨前皮里,缺盆骨内,嗉之下。

吸筒,以银钅弃为之,大如角鹰翅管。鹰已下,筒大小准其翅管。

凡夜条不过五条数者短命,条如赤小豆汁与白相和者死。

凡网损、摆伤、兔蹋伤、鹤兵爪,皆为玻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580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