续玄怪录 卢仆射从史

    ●卷二

    ○卢仆射从史

    卢公元和初以左仆射节制泽潞,因镇阳拒命,迹涉不臣,为中官骠骑将军吐突承璀所绐,缚送京师。以反状未明,左迁州司马。既而逆迹尽露,赐死于康州。

    宝历元年,蒙州刺史李湘去郡归阙,自以海隅郡守,无台阁之亲,一旦造上国,若扁舟泛沧海者。闻端溪县女巫者,知未来之事,维舟召焉。巫到,曰:「某能知未来之事,乃见鬼者也。呼之皆可召。然鬼有二等,有福德之鬼,有贫贱之鬼。福德者精神俊爽,往往自与人言。贫贱者气劣神悴,假某以言事。尽在所遇,非某能知也。」湘曰:「安得鬼而问之?」曰:「厅前楸林下有一人,衣紫佩鱼者,自称泽潞卢仆射,可拜而请之。」湘乃公服执简,向林而拜。女巫曰:「仆射已答拜。」湘遂揖上阶,空中曰:「从史死于此厅,为弓弦所迫,今尚恶之。使君床上弓,幸除之。」湘遽命去焉。时驿厅副阶上,只有一榻。湘偶忘其贵,将坐问之。女巫曰:「使君无礼,仆射官高,何不延坐,乃将吏视之,仆射大怒去也。急随拜谢,或肯却来。」湘匍匐下阶,问其所向,一步一拜,凡数十步,空中曰:「大错!公之官末敌吾军一裨将,奈何对我而自坐。」湘再三辞谢,方肯却回。女巫曰:「仆射却回矣。」于是拱揖而行,及阶,女巫曰:「仆射上矣。」别置榻而设床褥以延之。巫曰:「坐矣。」湘乃坐,空中曰:「使君何所问?」对曰:「湘远官归朝,忧疑日极。伏知仆射神通造化,识达未然,伏乞略赐一言,示其荣悴。」空中曰:「大有人援引,到城一月,当刺梧州。」湘又问,终更不言。湘因问曰:「仆射去人寰久矣,何不还生人中,而久处冥寞?」曰:「吁,是何言哉!人世劳苦,万愁缠心,尽如灯蛾,争扑名利,愁胜而发白,神败而形羸,方寸之间,波澜万丈,相妒相贼,猛于豪兽。故佛以世界为火宅,道以人身为大患。吾已免离,下视汤火,岂复低身而卧其间乎?且夫据其生死,明晦未殊,学僊成败,则无所异。吾已得炼形之术也。其术自无形而炼成三尺之形,LLRR

    则上天入地,乘云驾鹤,千变万化,无不可也。吾之形所未圆者三寸耳,飞行自在,出幽入明亦可也。万乘之君不及吾,况平民乎?」湘曰:「炼形之道,可得闻乎?」曰:「非使君所宜闻也。」复问梧州之后,终而不言,乃去。

    湘到辇下,以奇货求助,助者数人。未一月,拜梧州刺史,皆如其言。竟终于梧州,卢所以不复言其后事也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5563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