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怪录 卷二

    ○崔环

    安平崔环者,司戎郎宣之子。元和五年夏五月,遇疾于荥阳别业。忽见黄衫 吏二人,执帖来追,遂行数百步,入城。城中有街两畔,官林相对,绝无人家, 直北数里到门,题曰“判官院”。见二吏迤逦向北,亦有林木,袴靴秣头,佩刀 头,执弓矢者,散立者,各数百人。同到之人数千,或杻,或系,或缚,或囊 盛耳头,或连其项,或衣服俨然,或簪裙济济,各有惧色,或泣或叹。其黄衫人 一留伴环,一入告。俄闻决人四下声,既而告者出曰:“判官传语:何故不抚幼 小,不务成家,广破庄园,但恣酒色!又虑尔小累无掌,且为宽恕,轻杖放归, 宜即洗心,勿复贰过。若踵前非,固无容舍。”乃敕伴者令送归。环曰:“判官 谓谁?”曰:“司戎郎也。”环泣曰:“弃背多年,号天莫及。幸蒙追到,慈颜 不遥,乞一拜见,死且无恨。”二吏曰:“明晦各殊,去留有隔,不合见也。” 环曰:“向者传语云已见责。此身不入,何以受刑?”吏曰:“入则不得归矣。 凡人有三魂,一魂在家,二魂受杖耳。不信,看郎胫合有杖痕。”遂褰衣自视, 其两胫各有杖痕四,痛苦不济,匍匐而行,举足甚艰。同到之人,叹羡之声,喧 于歧路。

    南行百余步,街东有大林。二吏前曰:“某等日夜事判官,为日虽久,幽冥 小吏,例不免贫。各有许惠资财,竟无暇取,不因送郎阴路,无因得往求之。请 即暂止林下,某等偕去,俄顷即来。诸处皆是恶鬼曹司,不合往,乞郎不移足相 待。”言讫各去,久而不来。环闷,试诣街西行,一署门题曰“人矿院”,门亦 甚净。环素有胆,且恃其父为判官,身又蒙放,遂入其中。过屏障,见一大石, 周回数里。有一军将坐于石北厅上,据案而坐,铺人各绕石及石上,有数十大鬼, 形貌不同,以大铁椎椎人为矿石。东有杻械枷锁者数千人,悲啼恐惧,不可名 状。点名拽来,投来石上,遂椎之,既碎,唱其名。军将判之,一吏于案后读之 云:“傅某狱讫。”鬼亦捧云。其中有傅硙狱者,付火狱者,傅汤狱者。环直逼 石前看之,军将指之云:“曹司法严,不合妄入,彼是何人,敢来闲看!”人吏 竞来传问,环恃不对。军将怒曰:“看既无端,问又不对,傍观岂如身试之审乎?” 敕一吏拽来锻之。环一魂尚立,见其石上别有一身,被拽扑卧石上,大锤锤之, 痛苦之极,实不可忍。须臾,骨肉皆碎,仅欲成泥。二吏者走来,槌胸曰:“郎 君,再三乞不闲行,何故来此?”遂告军将曰:“此是判官郎君,阳禄未终,追 来却放,暂来入者。无间地狱,入不须臾。遂道如斯。何计得令复旧?”军将者 亦惧曰:“初问不言,忿而处置,如何?”因问诸鬼曰:“何计得令复旧?”皆 曰:“唯濮阳霞一人耳。”曰;“远近?”曰:“去此万里。昨者北海王与化形 出游,为海人所愪。其王请出,今亦未回。”乃令一鬼召之。

    有顷而到,乃一髯眇目翁也,应急而来,喘犹未定。军将指环曰:“何计?” 霞曰:“易耳。”遂解衣缠腰,取怀中药末,糁于矿上团扑,一翻一糁,扁槎其 矿为头顶及身手足,剜刻五脏,通为肠胃,雕为九窍,逡巡成形,以手承其项曰: “起!”遂起来,与立合为一,遂能行。大为二吏所贵。相与复南行。将去,濮 阳霞抚肩曰:“措大,人矿中搜得活,然而去不许一钱。”环许钱三十万。霞笑 曰:“老吏身忙,当使小鬼枭儿往取,见即分付。”

    行及城门,见一吏南走,曰:“黄河欲分一枝,前者天令三丁取一,计功不 计,今请二丁取一。”二吏以私行有矿环之过,恐宣之怒环而召也,谓环曰: “彼见若问,但言欲观地狱之法,以为儆戒,故在此耳。”吏见果问,环答之如 言。遂别去复行。

    须臾,至荥阳,二吏曰:“还生必矣。某将有所取,能一观乎?”环曰: “固所愿也。”共入县郭,到一人家中堂,一吏以怀中绳系床上女人头,尽力拽 之,一吏以豹皮囊徐收其气,气尽乃拽下,皆缚之。同送环家,入门,二吏大呼 曰:“崔环!”误筑门扇,遂寤。其家泣候之,已七日矣。后数日,有枭鸣于庭, 环曰:“濮阳翁之子来矣。”遂令家人刻纸钱焚之,乃去。疾平,潜寻所见妇人 家,乃县纠郭霈妻也。其时尚未有分河之议,后数日,河中节度使司徒薛公平议 奏分河一枝,冀减冲城之势。初奏三丁取一,既虑不足,复奏二丁役一,竟如环 阴司所见也。

    ○柳归舜

    吴兴柳归舜,隋开皇二十年自江南抵巴陵,大风吹至君山下。因维舟登岸, 寻小径,不觉行四五里,兴酣,逾越溪涧,不由径路。忽道傍有一大石,表里洞 彻,圆而砥平,周匝六七亩。其外尽生翠竹,圆大如盎,高百余尺,叶曳白云, 森罗映天,清风徐吹,戛为丝竹音。石中央又生一树,高百尺,条干偃阴为五色。 翠叶如盘,花径尺余,色深碧,叶深红,异香成烟,箸物霏霏。

    有鹦鹉数千,丹嘴翠衣,尾长二三尺,翱翔其间,相呼姓字,音旨清越。有 名“武游郎”者,有名“阿苏儿”者,有名“武仙郎”者,有名“自在先生”者, 有名“踏莲露”者,有名“凤花台”者,有名“戴蝉儿”者,有名“多花子”者。 或有唱歌者曰:“吾此曲是汉武钩弋夫人常所唱。”词曰:

    “戴蝉儿,分明传与君王语。

    建章殿里未得归,朱箔金缸双凤舞。”

    名阿苏儿者曰:“我忆阿娇深宫下泪,唱曰:‘昔请司马相如为作《长门赋》, 徒使费百金,君王终不顾。’”又有诵司马相如《大人赋》者曰:“吾初学赋时, 为赵昭仪抽七宝钗横鞭,余痛不彻。今日诵得,还是终身一艺。”名武游郎者言: “余昔见汉武帝乘郁金楫,泛积翠池,自吹紫玉笛,音韵朗畅,帝意欢适。李夫 人歌以随,歌曰:‘顾鄙贱、奉恩私。愿吾君,万岁期。’”

    又名武仙郎者问归舜曰:“君何姓氏行第?”归舜曰:“姓柳,第十二。” 曰:“柳十二自何许来?”归舜曰:“吾将至巴陵,遭风泊舟,兴酣至此耳。” 武仙郎曰:“柳十二官人,偶因遭风,得臻异境,此所谓因病致妍耳。然下官禽 鸟,不能致力生人,为足下转达桂家三十娘子。”因遥呼曰:“阿春,此间有客。” 即有紫云数片,自西南飞来。去地丈余,云气渐散,遂见珠楼翠幕,重槛飞楹, 周匝石际。一青衣自户出,年始十三四,身衣珠翠,颜甚姝美,谓归舜曰:“三 十娘子使阿春传语郎君:贫居僻远,劳此检校。不知朝来食否?请垂略坐,以具 蔬馔。”即有捧水精床出者。归舜再让而坐。阿春因呼凤花台鸟:“何不看客? 三十娘子以黄郎不在,不敢接对郎君。汝若等闲,似前度受捶。”有一鹦鹉即飞 至曰:“吾乃凤花台也。近有一篇,君能听乎?”归舜曰:“平生所好,实契所 愿。”凤花台乃曰:“吾昨过蓬莱玉楼,因有一章。诗曰:

    露接朝阳生,海波翻水晶。

    玉楼瞰寥廓,天地相照明。

    此时下栖止,投迹依旧楹。

    顾余复何忝,日侍群仙行。

    归舜曰:“丽则丽矣。足下师乃谁人?”凤花台曰:“仆在王丹左右一千余 岁,杜兰香教我真箓,东方朔授我秘诀。汉武帝求太中大夫,遂在石渠署见扬雄、 王褒等赋颂,始晓箴论。王莽之乱,方得还吴。后为朱然所得,转遗陆逊。复见 机、云制作,方学缀篇什。机、云被戮,便至于此。殊不知近日谁为宗匠?”归 舜曰:“薛道衡、江总也。”因诵数篇示之。凤花台曰:“近代非不靡丽,殊少 骨气。”俄而阿春捧赤玉盘,珍羞万品,目所不识,甘香裂鼻。

    饮食讫,忽有二道士自空飞下,顾见归舜曰:“大难得!与鹦鹉相对。君非 柳十二乎?君船以风便,索君甚急,何不急回?”因投一尺绮曰:“以此掩眼, 即去矣。”归舜从之,忽如身飞,却坠巴陵。达舟所,舟人欲发。问之,失归舜 已三日矣。后却至此,泊舟寻访,不复再见也。

    ○崔书生

    开元天宝中,有崔书生者,于东周逻谷口居,好植花竹,乃于户外别莳名花, 春暮之时,英蕊芬郁,远闻百步。书生每晨必盥漱独看。忽见一女郎自西乘马东 行,青衣老少数人随后。女郎有殊色,所乘马骏。崔生未及细视,而女郎已过矣。 明日又过,崔生于花下先致酒茗樽杓,铺陈茵席,乃迎马首曰:“某以性好花木, 此园无非手植。今香茂似堪流盼。伏见女郎频自过此,计仆驭当疲,敢具箪醪, 希垂憩息。”女郎不顾而过。其后青衣曰:“但具酒馔,何忧不至。”女郎顾叱 曰:“何故轻与人言!”言讫遂去。

    崔生明日又于山下别致醪酒,俟俟女郎至,崔生乃鞭马随之,到别墅之前, 又下马拜请。良久,一老青衣谓女郎曰:“车马甚疲,暂歇无伤。”因自控女郎 马至堂寝下,老青衣谓崔生曰:“君既未婚,予为媒妁可乎?”崔生大悦,再拜 跪,请不相忘。老青衣曰:“事即必定,后十五日大吉辰,君于此时,但具婚礼 所要,并于此备酒馔。小娘子阿姊在逻谷中,有微疾,故小娘子日往看省。某去, 便当咨启,至期则皆至此矣。”于是促行。崔生在后,即依言营备吉日所要。至 期,女郎及姊皆到。其姊亦仪质极丽。遂以女郎归于崔生。

    崔生母在旧居,殊不知崔生纳室。崔生以不告而娶,但启聘媵。母见女郎, 女郎悉归之礼甚具。经月余日,忽有一人送食于女郎,甘香特异。后崔生觉母慈 颜衰瘁,因伏问几下,母曰:“吾有汝一子,冀得永寿。今汝所纳新妇,妖美无 双。吾于士塑图书之中,未尝识此,必恐是狐媚之辈,伤害于汝,遂致吾忧。” 崔生入室见女郎,女郎涕泪交下,曰:“本待箕帚,便望终天,不知尊夫人待以 狐媚辈,明晨即便请行,相爱今宵耳。”崔生掩泪不能言。

    明日,女郎车骑至,女郎乘马,崔生从送之,入逻谷三十余里,山间有川, 川中异香珍果,不可胜纪。馆于屋室,侈于王者。青衣百许,迎拜女郎曰:“小 娘子,无行崔生,何必将来!”于是捧入,留崔生于门外。未几,一青衣传女郎 姊言曰:“崔生遗行,使太夫人疑阻,事宜便绝,不合相见。然小妹曾奉周旋, 亦当奉屈。”俄而召崔生入,责诮再三,辞辩清婉,崔生但拜伏受谴而已。遂坐 于中寝对食,食讫,命酒,召女乐洽饮,铿锵万变。乐阙,其姊谓女郎曰:“须 令崔郎却回,汝有何物赠送?”女郎遂出白玉合子遗崔生,崔生亦自留别。于是 各呜咽而出。行至逻谷,回望千岩万壑,无径路,自恸哭归家。常见玉合子,郁 郁不乐。

    忽有胡僧扣门求食,崔生出见,胡僧曰:“君有至宝,乞相示也。”崔生曰: “某贫士,何有见请?”僧曰:“君岂不有异人奉赠,贫道望气知之。”崔生因 出合子示胡僧,僧起拜请曰:“请以百万市之。”遂将去。崔生问僧曰:“女郎 是谁?”曰:“君所纳妻,王母第三个女,玉卮娘子也。姊亦负美名在仙都,况 复人间。所惜君娶之不得久远。倘住一年,君举家必仙矣。”崔生叹怨迨卒。

    ○曹惠

    武德初,有曹惠者,制授江州参军。官舍有佛堂,堂中有二木偶人,长尺余, 雕饰甚巧,丹青剥落。惠因持归与稚儿。后稚儿方食饼,木偶即引手请之。儿惊 报惠,惠笑曰:“取木偶来。”即言曰:“轻红、轻素自有名,何呼木偶!”于 是转盼驰走,悉无异人。

    惠问曰:“汝何时来物,颇能作怪?”轻素曰:“某与轻红是宣城太守谢家 俑偶,当时天下工巧,总不及沈隐侯家老苍头孝忠也。轻素、轻红即孝忠所造也。 隐侯哀宣城无辜,葬日故有此赠。时轻素在圹中,方持汤与乐家娘子濯足,闻外 有持兵称敕声,娘子畏惧,跣足化为白蝼,少顷,二贼执炬至,尽掠财物,谢郎 时颔瑟瑟环,亦为贼敲颐脱之。贼人照见轻红等,曰:‘二明器不恶,可与小儿 为戏具。’遂持出,时天正二年也。自尔流落数家,陈末麦铁杖犹子咬头将至此, 以到今日。*?被萦治试唬骸霸悰判恍鞮撬魍蹙丛蚺巠籧麑五嵩评旨夷餇子?”轻 素曰:“王氏乃生前之妻,乐家乃冥婚耳。王氏本屠酤种,性粗率多力,至冥中 犹与宣城琴瑟不睦,何宣城颜严,则磔石抵关以为威胁。宣城自密启于天帝,帝 许逐之。二女一男,悉随母归矣。遂再娶乐彦辅第八娘子,美资质,善书,好弹 琴,尤与殷东阳仲文、谢荆州晦夫人相得,日恣追寻。宣城尝云:‘我才方古词 人,唯不及东阿耳。其余文士,皆吾机中之肉,可以宰割矣。’见为南曹典铨郎, 与潘典门同列,乘肥衣轻,贵于生前百倍。然十日一朝晋、宋、梁,可以为劳, 近闻亦已停矣。”

    惠又问曰:“汝二人灵异若此,吾欲舍汝,何如?”即皆喜曰:“以轻素等 变化,虽无不可,君意如不放,终不能逃。庐山山神欲索轻素作舞姬久矣,今此 奉辞,便当受彼荣富。然君能终恩,请命画工,便赐粉黛。”即令工人为图之, 使被锦绣。轻素喜笑曰:“此度非论舞姬,亦当彼夫人。无以奉酬,请以微言留 别。百代之中,但有他人会者,无不为忠臣居大位矣。言曰:‘鸡角入骨,紫鹤 吃黄角甲(疑此处有脱误,“黄角甲”,《广记》作“黄鼠申”,“申”字或属 下读),不害五通泉室,为六代吉昌。’”言讫而灭。

    后有人祷庐山神,女巫云:“神君新纳一夫人,要翠花钗簪,汝宜求之,当 降大福。”祷者求而焚之,遂如愿焉。惠亦不能知其微言,访之时贤皆不识,或 云:中书令岑文本识其三句,亦不为人说云。

    ○滕庭俊

    文明元年,毗陵掾滕庭俊患热病积年,每发身如火烧,热数日方定。召医, 医不能治。后之洛调选,行至荥阳西十四五里,天向暮,未达前所。遂投一道旁 庄家,主人暂出未至,庭俊心无聊赖,自叹吟曰:“为客多苦辛,日暮无主人。” 即有老父,须发甚秃,衣服亦弊,自堂西出而曰:“老父虽无所解,然性好文章, 适不知郎君来,正与和且耶联句次,闻郎君吟‘为客多苦辛,日暮无主人’,虽 曹丕‘客子常畏人’不能过也。老父与和且耶同作浑家门客,门客虽贫,亦有斗 酒接郎君清话耳。”庭俊甚异之,问:“老父居止何所?”老父曰:“仆忝浑家 扫门之客,姓麻,名束禾,第大,君何不呼为麻大。”庭俊即谢不敏,与之偕行, 绕堂西隅,遂见一门,门启,华堂复阁甚绮秀,馆中有樽酒盘杓。麻大揖庭俊同 坐。

    良久,门中一客出,麻大曰:“和至矣。”庭俊即降阶相让,还坐,且耶谓 麻大曰:“适与君联句,诗头来未?”麻大自书题目曰:“同在浑平原门联句一 首。予已为四句矣。”麻大诗曰:

    自与慎终邻,馨香遂满身。

    无关好清净,又用去灰尘。

    且耶良久乃曰:“仆是七言,韵又不同,如何?”麻大曰:“但自为一章, 亦不恶。”于是且耶即吟曰:

    冬日每去依烟火,春至还归养子孙。

    曾向苻王笔端坐,迩来求食浑家门。

    庭俊犹未悟,见其馆华盛,因有淹留歇马之计,乃书四言云:

    田文称好客,凡养几多人?

    如使冯驩在,今希厕下宾。

    且耶、麻大笑曰:“何得相讥?向使君得在浑家,一日自当足矣。”于是餐 膳肴馔,引满数十巡。主人至,觅庭俊不见,使人叫唤之,庭俊应曰:“唯。” 而馆宇并麻、和二人一时不见,身在厕屋下,傍有大苍蝇、秃帚而已。庭俊先有 热疾,自此后顿愈,不复更发矣。

    ○顾总

    梁天监元年,顾总为县吏,数被鞭捶,尝郁郁愤怀,因逃墟墓之间,彷徨惆 怅,不知所适。忽有二黄衣见顾总曰:“刘君,颇忆畴昔周旋否?”总惊曰: “弊宗乃顾氏,先未曾面清颜,何有周旋之问?”二人曰:“仆二人,王粲、徐 幹也。足下生前是刘桢,为坤明侍中,以纳赂金谪为小吏,公今当不知矣。然公 言辞历历,犹有记室音旨。”因出袖中五轴书示总曰:“此君集也,当谛视之。” 总试省览,乃了然明悟,便觉藻思泉涌。

    其集人多有本,惟卒后数篇记得。诗一章,题目曰《从驾游幽丽宫却忆平生 西园文会因寄修文府正郎蔡伯喈》,诗曰:

    在汉绝纲纪,溟渎多腾湍。

    煌煌魏世祖,拯溺静波澜。

    天纪已垂定,邦人亦保完。

    大开相公府,掇拾尽幽兰。

    始从众君子,日侍贤主欢。

    文皇在春宫,烝孝逾问安。

    监抚多余闲,园圃恣游观。

    末臣戴簪笔,翊圣从和鸾。

    月出行殿凉,珍木清露溥。

    天文信辉丽,铿锵振琅玕。

    被命仰为和,顾征成所难。

    弱质不自持,危脆朽萎残。

    岂意十余年,陵寝梧楸寒。

    今朝坤明国,再顾簪蝉冠。

    侍游于离宫,高蹑浮云端。

    却忆西园时,生死暂悲酸。

    君昔汉公卿,未央冠群贤。

    倘若念平生,览此同怆然。

    其余七篇,传者失本。

    王粲谓总曰:“吾本短小,无何取乐进女,女似其父,短小尤甚。自别君后, 改娶刘荆州女。寻生一子,荆州与名似翁奴,今年十八,长七尺三寸,所恨未得 参丈人也。当渠年十一,与余同览镜,余谓之曰:‘汝首魁梧于余。’渠立应余 曰:‘防风骨节专车,不如白起头小而锐。’余又谓曰:‘汝长大当为将。’又 应余曰:‘仲尼三尺童子,羞言霸道。况某承大人严训,敢措意于相斫道乎?’ 余知其了了过人矣。不知足下生来有郎娘否?”良久沉思,稍如相识,因曰: “二君子既是总友人,何计可脱小吏之厄?”徐幹曰:“君但执前集,诉于县宰, 则脱矣。”总又问:“坤明是何国?”幹曰:“魏开国邺地也。公昔为开国侍中, 何遽忘也?”公在坤明国家累悉无恙,贤小娘子娇羞娘,有一篇奉忆,昨者已诵 似丈人矣,诗曰:

    忆爷抛女不归家,不作侍中为小吏。

    就辛苦,弃荣华,愿爷相念早相见,

    与儿买李市甘瓜。

    诵讫,总不觉涕泪交下,为一章寄娇羞娘子:

    忆儿貌,念儿心,望儿不见泪沾襟。

    时殊世异难相见,弃谢此生当访寻。

    既而王粲、徐幹与总殷勤叙别。

    乃携《刘桢集》五卷,并具陈见王粲、徐幹之状,仍说前生是刘桢。县宰因 见桢卒后诗,大惊曰:“不可使刘公干为小吏。”即解遣,以宾礼待之。后不知 总所在,集亦寻失矣。时人勖子弟皆曰:“死刘桢犹庇得生顾总,可不进修哉!”

    ○周静帝居延部落主

    周静帝初,居延部落主勃都骨低凌暴,奢逸好乐,居处甚盛。忽有人数十至 门,一人先投剌曰:“省名部落主成多受。”因趋入。骨低问曰:“何故省名部 落?”多受曰:“某等数人各殊,名字皆不别造。有姓马者,姓皮者,姓鹿者, 姓熊者,姓獐者,姓卫者,姓班者,然皆名受。唯某帅名多受耳。”骨低曰: “君等悉似伶官,有何所解?”多受曰:“晓弄碗珠。性不爱俗,言皆经义。” 骨低大喜曰:“目所未睹。”有一优即前曰:“某等肚饥,臈臈怡怡,皮漫 绕身三匝。主人食若不充,开口终当不舍。”骨低悦,更命加食。一人曰:“某 请弄大小相成,终始相生。”于是长人吞短人,肥人吞瘦人,相吞残两人。长者 又曰:“请作终始相生耳。”于是吐下一人,吐者又吐一人。递相吐出,人数复 足。骨低甚惊,因重赐赍遣之。

    明日又至,戏弄如初。连翩半月,骨低颇烦,不能设食。诸伶皆怒曰:“主 人当以某等为幻术,请借郎君娘子试之。”于是持骨低儿女弟妹甥侄妻妾等吞之 于腹中。腹中皆啼呼请命,骨低惶怖,降阶顿首,哀乞亲属。伶者皆笑曰:“此 无伤,不足忧。”即吐出之,亲属完全如初。

    骨低深怒,欲伺隙杀之。因令密访之。见至一古宅基而灭。骨低闻而令掘之, 深数尺,于瓦砾下得一大木槛。中有皮袋数千。槛旁有谷麦,触即为灰。槛中得 竹简书,文字磨灭,不可识。唯隐隐似有三数字,若是“陵”字。骨低知是诸袋 为怪,欲举出焚之。诸袋因号呼槛中曰:“某等无命,寻合化灭。缘李都尉留水 银在此,故得且存。某等即都尉李少卿般粮袋,屋崩平压,绵历岁月,今已有命, 见为居延山神收作伶人,伏乞存情于神,不相残毁。自此不敢复扰高居矣。”骨 低利其水银,尽焚诸袋。无不为冤楚声,血流漂洒。焚讫,骨低房廊户牖悉为冤 痛之音,如焚袋时,月余日不止。其年骨低举家病死,死者相继,周岁无复孑遗。 水银后亦失所在。

    ○刘讽

    文明年,竟陵掾刘讽,夜投夷陵空馆,月明下憩。忽有一女郎西轩至,仪质 温丽,缓歌闲步,徐徐至中轩,回命青衣曰:“紫绥,取西堂花茵来,兼屈刘家 六姨姨、十四舅母、南邻翘翘小娘子,并将溢奴来,传语道此间好风月,足得游 乐。弹琴咏诗,大是好事。虽有竟陵判司,此人已睡明月下,不足回避也。”

    未几而三女郎至,一孩儿,色皆绝国。于是紫绥铺花茵于庭中,揖让班坐。 坐中设犀角酒樽,象牙杓,绿罽花觯,白琉璃盏,醪醴馨香,远闻空际。女郎谈 谑歌咏,音词清婉。一女郎为明府,一女郎为录事,明府女郎举觞浇酒曰:“愿 三姨婆寿等祇果山,六姨姨与三姨婆寿等,刘姨夫得太山府纠判官,翘翘小娘子 嫁得诸余国太子,溢奴便作诸余国宰相,某三四女伴总嫁得地府司文舍人,不然, 嫁得平等王郎君六郎子、七郎子,则平生素望足矣。”一时皆笑曰:“须与蔡家 娘子赏口。”翘翘录事独下一筹,罚蔡家娘子曰:“刘姨夫才貌温茂,何故不与 他五道主使,空称纠判官,怕六姨姨不欢,深吃一盏。”蔡家娘子即持杯曰: “诚知被罚,直缘刘姨夫年老眼暗,恐看五道黄纸文书不得,误大神伯公事。饮 亦何伤。”于是众女郎皆笑倒。又一女郎起,传口令,仍抽一翠簪,急说,须传 翠簪,翠簪过令不通即罚。令曰:“鸾老头脑好,好头脑鸾老。”传说数巡,因 令紫绥下坐,使说令,紫绥素吃讷,令至,但称“鸾老鸾老”。女郎皆笑,曰: “昔贺若弼弄长孙鸾侍郎,以其年老口吃,又无发,故造此令。”

    三更后,皆弹琴击筑,齐唱迭和。歌曰:

    明日清风,良宵会同。星河易翻,欢娱不终。

    绿樽翠杓,为君斟酌。今夕不饮,何时欢乐?又歌曰:

    杨柳杨柳,袅袅随风急。

    西楼美人春梦中,翠帘斜卷千条人。

    又歌曰:

    玉户金釭,愿陪君王。邯郸宫中,金石丝簧。

    卫女秦娥,左右成行。纨缟缤纷,翠眉红妆。

    王欢转盼,为王歌舞。愿得君欢,常无灾苦。

    歌竟,已是四更。即有一黄衫人,头有角,仪貌甚伟,走入拜曰:“婆提王 屈娘子,便请娘子速来!”女郎等皆起而受命,却传曰:“不知王见召,适相与 望月至此。既蒙王呼唤,敢不奔赴。”因命青衣收拾盘筵。讽因大声连咳,视庭 中无复一物。明旦,谛视之,拾得翠钗数只。将出示人,更不知是何物也。

    ○董慎

    隋大业元年,兖州佐史董慎,性公直,明法理。自都督以下,用法有不直, 必起犯颜而谏之。虽加削责,亦不惧,必俟刑正而后退。尝因事暇偶归家,出州 门,逢一黄衣使者曰:“太山府君呼君为录事,知之乎?”因出怀??牒示慎。牒 曰:“董慎名称茂实,案牒精练,将分疑狱,必俟良能,权差知右曹录事者。” 印处分明,及后署曰倨。慎谓使者曰:“府君呼我,岂有不行,然不识府君名谓 何?”使者曰:“录事勿言,到府即知矣。”因持大布囊,内慎于中,负之趋出 兖州郭,致囊于路左,汲水为泥,封慎两目。

    慎目既无所睹,都不知经过远近,忽闻大唱曰:“范慎追董慎到。”使者曰: “诺。”趋入。府君曰:“所追录事,今复何在?”使者曰:“冥司幽秘,恐或 漏泄,向请左曹匿影布囊盛之。”府君大笑曰:“使一范慎追一董慎,取左曹布 囊盛一右曹录事,可谓能防慎矣。”便令写出,抉去目泥,便赐青缣衣、鱼须笏、 豹皮靴,文甚斑驳。邀登副阶,命左右取榻令坐,曰:“藉君公正,故有是请。 今有闽州司马令狐寔等六人,置无间狱,承天曹符,以寔是太元夫人三等亲,准 令式递减三等。昨罪人程翥一百二十人引例,喧讼纷纭,不可止遏。已具名申天 曹。天曹以为罚疑唯轻,亦令量减二等。余恐后人引例多矣,君谓宜如何?”慎 曰:“夫水照妍蚩而人不怒者,以其至清无情,况于天地刑法,岂宜恩贷奸慝。 然慎一胥吏尔,素无文字,虽知不可,终语无条贯。常州府秀才张审通,辞彩隽 拔,足得备君管记。”府君令帖召。

    俄顷审通至,曰:“此易耳,君当判以状申。”府君曰:“尹善为我辞。” 即补充左曹录事,仍赐衣服如董慎,各给一玄狐,每出即乘之。审通判曰:“天 本无私,法宜画一,苟从恩贷,是恣奸行。令狐寔前命减刑,已同私请;程翥后 申簿诉,且异罪疑。倘开递减之科,实失公家之论。请依前付无间狱,仍录状申 天曹者。”即有黄衫人持状而往。少顷,复持天符曰:“所申文状,多起异端。 奉主之宜,但合遵守。周礼八议,一曰议亲,又元化匮中释冲符,亦曰无不亲。 是则典章昭然,有何不可。岂可使太元功德,不能庇三等之亲。仍敢愆违,须有 惩谪。府君可罚不紫衣六十甲子,余依前处分者。”府君大怒审通曰:“君为情 辞,使我受谴。”即命左右取方寸肉塞却一耳,遂无闻。审通诉曰:“乞更为判 申,不允,则甘罪再罚。”府君曰:“君为我去罪,即更与君一耳。”审通又判 曰:“天大地大,本以无亲;若使奉主,何由得一?苟欲因情变法,实将生伪丧 真。太古以前,人犹至朴,中古之降,方闻各亲。岂可使太古育物之心,生仲尼 观蜡之叹。无不亲,是非公也,何必引之。请宽逆耳之辜,敢荐沃心之药。庶其 阅实,用得平均。令狐寔等并请依正法。仍录状申天曹者。”黄衣人又持往,须 臾又有天符来曰:“再省所申,甚为允当。府君可加六天副正使,令狐寔、程翥 等并正法处置者。”府君悦,即谓审通曰:“非君不可以正此狱。”因命左右割 下耳中肉,令一小儿擘之为一耳,安于审通额上,曰:“塞君一耳,与君三耳, 何如?”又谓慎曰:“甚赖君荐贤以成我美,然不可久留君,当寿一周年相报耳。 君兼本寿,得二十一年矣。”即促送归家。

    使者复以泥封二人,布囊各送至宅,欻如写出,而顾问妻子,妻子云:“君 亡精魂已十余日矣。”慎自此果二十一年而卒。审通数日额角痒,遂踊出一耳, 通前三耳,而踊出者尤聪。时人笑曰:“天有九头鸟,地有三耳秀才。”亦呼为 鸡冠秀才者。慎初见府君称邻,后方知倨乃邻家也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5531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