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小说钩沉 郭子

    郭子

    魏明帝世,使后弟毛曾与夏侯太初共坐,时人谓:“蒹葭倚玉树。”

    时目夏侯太初:朗如明月入怀。

    许允妇是阮德如妹,奇丑,交礼竟,许永无复入理;桓范劝之曰:“阮嫁丑女与卿,故当有意,宜察之。”许便入见,妇即出提裙裾待之;许谓妇曰:“妇有四德,卿有几?”□曰:“新妇所乏唯容,士有百行,君有其几?”许曰:“皆备。”妇曰:“君好色,不好德,何谓皆备?”许有惭色,遂雅相重。

    许允为吏部郎,多用其乡里,帝遣虎贲收允,妇出合戒允曰:“明主可以理夺,难以情求。”允至,明帝核之,允□曰:“举尔所知,”臣臣乡人,臣所知也,愿陛下检校,为称职与否?若不称职,臣宜受其罪。”既检校,皆官得其人,于是乃释允。旧服败坏,诏赐新衣。初被收,举家号哭,允新妇自云,”无忧,寻还。”作粟粥待之。须臾允至。

    孙秀降晋,武帝厚存宠之,妻以姨妹蒯氏,室家甚穆。蒯尝妒,乃骂秀为“貉子”;秀大不平之,遂出,不复入。蒯氏自悔责,请救于武帝。时大赦,群臣咸见,既出,帝独留秀,从容言曰:“天下旷荡,蒯夫人可得从其例不?”秀免冠谢,遂为夫妇如初。

    贾公闾女悦韩寿,问婢识否?一婢云:“是其故主。”女内怀存想,婢后往寿家说如此。寿乃令婢通己意,女大喜,遂与通。与韩寿通者乃是陈骞女。骞以韩寿为掾,每会,闻寿有异香气,是外国所贡,一着衣,历日不歇;骞计武帝唯赐己及贾充,他家理无此香;嫌寿与己女通,考问左右,婢具以实对,骞即以女妻寿。未婚而女亡,寿因娶贾氏,故世因传贾充女。

    王汝南少无婚处,自求郝普女。司空以为痴,会无往婚对其音乐,便许之。

    王东海初过江,登琅邪山,叹曰:“我由来不愁,今日直欲愁。”太傅云:“当尔时形神俱往。”

    王安期为东海太守,小吏盗池中鱼,纲纪推之,王曰:“与众共之,鱼何足吝。”

    潘安仁夏侯湛并有美容貌,尝同行,人谓之连璧。

    冀州史杨准二子,乔字国彦,髦字士彦,清平有识,俱总角为成器。准与裴□乐广友善,遣见之。□谓准曰:“乔当及卿,髦小减也。”广谓准曰:“乔自及卿,髦尤精出。”准笑曰:“我二儿之优劣,”乃裴乐之优劣。论者皆许之。

    王浑与妇钟氏共坐,见武子从庭前过,浑谓妇曰:“生儿如是,足慰人意。”妇笑曰:“若使新妇得配参军,生儿故可不翅如此。”参军是浑中弟,名沦字太冲,为晋文王大将军,从征寿春,遇疾亡,时人惜焉。

    王浑妻钟,生女甚贤明,令武子为妹择佳婿,而未有其人。兵家子有才,欲以妻之;独与母议:初不告,事定乃白。母曰:“诚是地也,自可贵,要当令我见之。”于是武子令此兵与群小杂处,使母微察之。母曰:“刑衣者汝可拔乎?”武子曰:“是。”母曰:“此才足以拔萃,然地寒,非长年不足展其才用;观其形骨,恐不可与婚。”数年,果死。

    王武子,卫□之舅也,语人曰:“昨与吾外甥并坐,炯然若明珠之在我侧,朗然来映人。”后卒,人谓之看杀。

    孙子荆上品状,王武子时为大中正,谓:“访闻此人,非卿能拔。”自为之目曰:“天下英博,亮拔不群。”

    王夷甫雅尚玄远,又疾其妇贪,口未尝言钱。妇欲试之,夜令婢以钱□床,不得待。夷甫晨起,见钱阂之,令婢举阿堵物。

    王夷甫妇,郭太宁女,才拙而性刚,聚敛无厌。夷甫患之,而不能禁。时其乡人幽州刺史李阳景都大侠,犹汉之楼护郭氏甚惮之。夷甫骤谏之,乃云:“非但我言卿不可,李阳景亦谓不可。”郭氏乃为少损。

    杜预拜镇南将军,朝士悉至,皆坐连榻;羊稚舒后至曰:“杜元凯乃复以连榻坐客?”不坐而去。

    陆士衡初入洛,张公云:“宜诣刘真长。”于是二陆既往,刘尚在哀制,性嗜酒,礼毕,初无他言,唯问:“东吴有长柄壶卢,卿得种不?”陆兄弟殊失望,乃云悔往。

    陆士衡诣王武子,武子有数斛羊酪,指示陆机曰:“卿东吴何以敌此?”机曰:“千里□羹,未下盐豉。”

    卢志于众中问陆士衡:“陆抗是卿何物?”□曰:“如卿于卢毓。”士龙失色,既出户,谓兄曰:“何至于此!彼或有不知。”士衡正色曰:“我祖父名播海内,宁有不知识者。”疑两陆优劣,谢安以此定之。

    满奋字武秋,高平人,畏风。在武帝坐,北窗作琉璃扉,实密似疏;奋有难色,帝问之,对曰:“臣若吴牛,见月而喘。”

    刘道真少时渔,钓而惫于草泽,善歌啸,闻之者无不留连。有一老妪,识其非常人;甚乐其歌啸,乃杀豚进之。道真食豚尽,了不谢。妪见其不饱,又进一豚,又食半,余半还之。后道真为吏部郎,妪儿为小令史,道真乃超用之。儿不知所由,问母而后知之;于是□牛酒以诣道真。道真笑曰:“去去!无可复相报者。”

    刘道真尝为徒,扶风王骏以五疋布赎之,既而用为从事中郎。当时以为美谈。

    周叔治为晋陵,周侯仲智送之;叔治将别,泣涕不止,仲智恚之曰:“困人及妇人别,惟知啼。”便舍去。周侯独留与饮酒言语,临别留涕,抚其背曰:“阿□自爱”

    周伯仁道桓茂伦:钦奇历落,可笑之人也。或云是谢幼舆言。

    将军王敦起事,丞相导率诸兄弟诣阙请罪;值周侯将入见,诸王甚有忧色。丞相呼周侯曰:“伯仁以百口赖卿。”周侯直过不应。苦相申救,既许,周大悦饮酒。及出,诸王犹在门,又呼□,□不与言,顾左右曰:“今年杀诸贼奴,当取一金印如斗大系肘。”

    □太尉晚节绝好谈论,既非所经,而甚矜之。

    王丞相性俭节,帐下甘果盈溢不散,入春烂败,都督白之,公令拾去,敕云:“不可使大郎知!”大郎名悦,字长豫。

    王丞相云:“雒下论以我比安期千里我亦不推此二人,唯共推王太尉夷甫也。”

    王丞相治扬州廨舍,案行而言:“我正为次道理此耳。”何次道少为王公所知重,故有此叹。

    王丞相言:“刁元亮之察察,戴若思之岩岩卞望之峰炬,并一见我而服也。”

    王丞相拜司空,廷尉作两角髻,葛裙拄杖,临路边窥之;叹曰:“人言阿龙超,阿龙故自超,”不觉步至台门。

    王公有幸妾姓雷,颇与政事,纳货,蔡公谓之雷尚书。

    庾公名位渐重,足倾王公;时庾亮在石头,王公在冶城,忽风起扬尘,王公以扇拂之曰:“元规尘污人。”

    王丞相未令不看事。

    谢公在东山畜妓,简文曰:“安石必出与人同乐,亦何得不与人同忧。”

    人问谢太傅:“王子敬可与先辈谁比?”谢□曰:“阿敬近王刘之间。”

    王子敬问谢公:“嘉宾何如道季?”□云:“道季诚抄撮清悟,嘉宾故自胜;桓公称云:锵锵有文武”

    桓公问孔西阳:“安石何如文度?”孔思未□,反问公谓何如?□曰:“安石居然不可陆践。”

    何次道尝诣王丞相,以麈尾□床,呼何共坐,曰:“来来!此是君坐。”

    王含为庐江,贪强狼藉。王敦欲护其兄,故于众坐中称:家兄在郡,为政定善?庐江人咸称之。时何充为主簿,在坐,正色曰“充即庐江人,所闻异于此。”敦默然。傍人为之反侧,充神意自若。

    刘真长云:“见何幼道饮酒,人倾家酿。”

    刘尹道桓温:□如反□毛,眼如紫石棱,自是孙仲谋一流人也。

    琅邪诸葛亡名面病鼠皞,刘真长视之,叹曰:“鼠乃复窟穴人面乎?”

    王右军道刘真长:“树云柯而不扶疏。”

    许侍郎顾司空俱作王丞相从事,尝夜在丞相许戏,二人欢极。丞相便使入己帐中眠。顾至晓犹展转不得熟寐;许上床便大鼾。丞相语诸客曰:“此中亦难眠处耳。”

    时有为王遵主簿,检校帐下,遵说,语主簿:“欲与主簿周旋,无为知人几案间事。”

    海西时朝堂犹□,惟会稽王来,轩轩如朝霞之举。

    初荧惑入太微,寻废海西;简文既登祚,复入太微。帝恶之,时郗超为中书郎在直,引超入曰:“天命修短,故非所计,当无复近日事不?”超曰:“大司马方外固封疆,内镇社稷,必无若斯之虑。臣为陛下保之。”简文因诵庾仲初诗曰:“士痛朝危,臣哀主辱。”其声甚凄怆,郗受假还东,帝曰:“致意尊公,家国之事,遂至于此,由身不能以道匡衡,思患豫防;愧叹之深,言何能譬。”因泣下。

    简文云:“谢安南清泠如其弟,学艺不如孔严。”

    晋抚军云:“何平叔巧累于理,嵇叔夜隽伤其道。”

    佛经以为祛治神明,则圣可致。简文云:不知便可登峰造极,然陶冶之功故不可。”

    王长史求东阳抚军不肯用。王后疾笃,临终,抚军哀叹曰:“吾将负仲祖!”于此乃命用之。长史曰:“人言会稽王痴,真痴也。”

    王仲祖谢仁祖同为王公掾,在坐,长史云:“谢仁祖能作异舞。”王公命为之,谢便起舞,神意甚暇。王公熟视。谓诸客曰:“令人思王安丰。”

    王仲祖酒酣起舞,刘真长曰:“阿奴今日不复减向子期。”

    王仲祖云:“真长知我,胜我自知?”

    人有问王长史江□群从兄弟者,王□云:“诸江皆能自生活。”

    刘王共在□南酣宴,谢镇西往尚书墓还,是葬后三日。诸人欲要之,真长云:“仁祖应来。”便遣要之,果即回驾;诸人迎之,把臂便下;裁得脱帻,酣宴半坐,乃觉未得脱衰。

    王长史病已笃,寝卧,灯下转麈尾而视之,叹曰:“如此人曾不得满四十!”及亡,刘尹临殡,以犀柄尾着棺中,因恸绝。

    范玄平在简文坐,谈欲屈,引王长史曰:“卿助我!”王曰:“此非拔山之力所能救。”

    张凭举孝廉,出京,负其才气,必谓参时彦。欲诣刘真长,卿里及同举者咸共哂之。张遂径往诣刘,既前,处之下坐,通寒暑而已。真长方洗濯料事,神意不接,良久,张欲自发,而未有其请。顷之,王长史诸贤来诣,言各有隔而不通处,张忽遥于末坐判之,言约旨远,便足以畅彼我之怀。举坐皆惊,真长延之上坐。遂清言弥日,因留宿,遂复至晓。张退,刘曰:“卿且前去,我正尔往取卿,共诣抚军。”张既还船,同侣笑之曰:“卿何许宿还?”张笑而不□。须臾,真长至,遣教觅张孝廉船,同侣惋愕。既同载,俱诣抚军。至门,刘前进,谓抚军曰:“下官今日为公得一太常博士妙选。”既前,抚军与之语,咨嗟称善。数日乃止,曰:“张凭劲粹,为理之窟。”即用为太常博士。

    许玄度在西州讲,韩王诸人并在坐。林公每欲小屈,孙兴公曰:“法师今日如着敝絮,在荆棘间行,触地挂碍。”

    梁国杨氏子,年九岁,甚聪慧,孔君平诣其父,父不在,乃呼儿出。为设果,有杨梅,孔指示儿曰:“此贵君家果。”儿应声□曰:“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。”

    孙安国往殷中军许共语,往反精苦,宾主无间。左右进食,冷而复暖者数四。彼我奋掷麈尾,毛悉堕落,满駜饭中。宾主遂至暮忘箤。殷方语孙卿曰:“公勿作强口马!我当并卿控。”孙亦曰:“卿勿作冗鼻牛,我当穿卿颊。”

    殷浩作扬州尹行,日小暮,便命左右取被顖;人问其故,□曰:“刺史严,不敢夜行。”

    殷中军废后,恨简文曰:“上人着百尺楼上担梯将去。”

    陶公自上流来,赴苏峻之乱,含怒于庾公;庾公谓必戮己,进退无计。温公乃劝诣陶公:“卿但径拜,必无他,我为卿保之。”庾殊未了,而不得不往;乃从温言诣陶。至便拜,庾风姿雅润,陶见拜,不觉自起止之曰:“庾元规何缘拜陶士行。”

    庾公为护军,属桓廷尉为索一柱吏;桓后遇见徐宁而知之,致与庾公而称云:“是海内清士。”

    世中称庾文康为丰年玉,庾稚恭为荒年□。

    庾道季云:“蔺相如虽千载死人,凛凛恒如有生气;曹蜍李志虽见在,厌厌如在九泉下。”

    毕茂世云:“一手持蟹螯,一手持□,拍浮酒池中,可了一生哉!”

    桓公年少至贫,尝樗蒲失数百斛米,齿既恶,意亦沮;自审不复振,乃请救于袁彦道。桓具以情告,袁在艰中,欣然无忤;便云:“大快,我不但拔卿,要为卿破之。我必作快齿,卿但快唤。”即脱其衰,共出门去。觉头上有巾帽,掷去,着小帽。既戏,袁形势呼咀慨牡,掷必卢雉;二人齐叫,敌家震惧丧气,俄倾获数百万。

    桓大司马病笃,谢公省病,从东门入;桓遥瞩而叹曰:“吾门中不久复见如此客。”

    卫晨为桓公长史,温公甚重之。每宴,率尔提酒脯以就卫相对也。

    孙兴公道曹辅佐云:“才如白地明光锦,裁为负版裤;非无文彩,然酷无裁制。”

    祖士少道右军:“王家阿菟,何缘复减处仲?”右军道祖士少:“风领毛骨,恐没世不复见如此人。”王子猷说:“世目士少为清迈,我家亦以为澈朗。”

    承指辟王蓝田为掾,庾公问丞相:“蓝田何似?”王曰:“真独简贵,不减父祖;然旷澹处故当不如尔。”

    光群王蕴指厅前擗曰:“我尝在下得残盘冷炙。”

    殷仲堪云:“三日不读道德经,便觉舌本间强。”

    王佛大曰:“三日不饮酒,觉形神不复相和亲也。酒自引人入胜地耳。”

    谢万尝诣王恬,既至,坐少时,恬便入内。谢殊有喜色,谓必厚供待。良久,沐头散发而出;既亦不复坐,乃倨坐于胡床,在于中庭晒发,神色傲上,了无惭怍相对于是而退。

    谢哲字颖豫,陈郡人也,美风仪,举止蕴藉,而襟怀豁然,为士君子所重。

    萍之依水,犹卉植地,靡见其布,漠尔鳞被;物有常托,孰知所自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5411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