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南随笔卷一

    ●柳南随笔卷一

    [陈玉齐,字在之,邑诸生。少时,以「十里青山半在城」之句受知于钱牧翁。福藩南渡,起牧翁为大宗伯。在之投诗,又有「千年王气归新主,十里青山忆谢公」之句,牧翁亦最赏之。相国蒋文肃公怀在之诗云「一生知遇托青山」,盖谓此也。又在之和牧翁狱中诗,有「心惊洛下传书犬,望断函关放客鸡」之句,亦为牧翁所称。]

    益都赵宫赞秋谷 【 执信,】 少负才名,于近代文章家多所訾謷,独折服于冯定远 【 班。】 一见其杂录,即叹为至论,至具朝服下拜焉。尝至吾邑谒定远墓,遂以私淑门人剌焚于冢前。新城夫于亭杂录中所谓「世人于冯定远,乃有皈依顶礼,不啻铸金呼佛」者,盖谓宫赞也。

    李中丞馥,号鹿山,泉州人也。中康熙甲子科举人,历官浙江巡抚。性嗜书,所藏多善本。每本皆有图记,文曰「曾在李鹿山处」。后坐事讼系,书多散逸,前此所用私印,若为之谶者。夫近代藏书家,若吾邑钱氏、毛氏,插架之富,甲于江左,其所用图记輙曰「某氏收藏」、「某人收藏」,以示莫予夺者。然不及百年而尽归他氏矣。中丞所刻六字,寓意无穷,洵达识也。

    徐兰,字芬若,号芝仙,邑人也。学诗于王司寇阮亭,阮亭极称之,采数首入居易录。浙水沈方舟 【 用济】 尝与吾友汪西京 【 沈琇】 论近日虞山诗人,以芬若为第一,西京不能对,盖不知其为虞产也。归而访之里人,知芬若自少流落都下,数十年中仅一归展墓,故知之者绝少。其归而展墓也,在康熙四十六年。墓在北门外,亦迷其处矣。自辰及午,徧访不得。有坟户李奉宁者,留之小饮,正举杯间,风卷埃尘眯目,一书从梁上堕,拾视之,乃山田册也。凡北郭外坟墓悉鳞次编载,而芬若先茔则近范家墩,觅之果在。此事若有鬼神默相之者。芬若因作五言古诗四章纪事。未几仍入都,嗣后不复归里,每方舟自北还,辄托以一盂祭墓焉。雍正三年,芬若年已六十余矣,久占籍天津,以红兰主人事牵连,勒令家居,不许在外行走。又几年以疾卒。

    沈确士 【 德潜】 尝语予云:「芬若工画,可继恽正叔,而白描人物,一时无对,不特长于诗也。」予所见芬若诗已付梓者,有芝仙书屋集一卷,计诗二百三十余首,籍贯仍刻海隅。而出居庸关诗,有「马后桃花马前雪,出关争得不回头」之句,确士亟为予称之。惜未刻集中,无从见其全也。

    某宗伯于丁亥岁以事被急征,河东夫人实从,公子孙爱年少,莫展一筹,瑟缩而已。翁于金陵狱中和东坡御史台寄弟诗,有「恸哭临江无孝子,徒行赴难有贤妻」之句,盖纪实也。孙爱见此诗,恐为人口实,百计托翁所知,请改「孝子」二字。今本刻「壮子」,实系更定云。

    东坡云:「予以事系御史台狱,狱吏稍见侵,自度不能堪,死狱中不得一别子由,故作二诗,授狱卒梁成以遗子由。」而某宗伯云:「丁亥岁三月晦日,忽被急征,锒铛拖曳,命在漏刻。河东夫人冒死从行,慷慨首涂,无剌剌可怜之语,余亦赖以自壮焉。狱急时,次东坡御史台寄妻诗以当诀别。狱中遏绝纸笔,临风闇诵,饮泣而已。」夫寄弟诗也。而谬曰寄妻,东坡集具在,不可证乎?且伊原配陈夫人,此时尚无恙也,而竟以河东君为妻,并后匹嫡,古人所戒。即此一端,其不惜行检可知矣。

    徐复祚,字阳初,号謩竹,大司空栻之孙。博学能文,尤工词曲。某宗伯题其小令,以高则诚为比。传奇若红梨、投梭、祝发、宵光剑、一文钱、梧桐雨诸本,至今流传于世,然不知其为阳初作也。又尝仿陶九成辍耕录作[老委谈,原本三十六卷,今所存者六卷而已。余悲阳初有如许著作,而身殁之后,遗书散佚,名字翳然。文人之传与不传,洵有命在,千秋万岁,子美所以致叹于寂寞也。会己酉岁昭文修邑乘,予为言于陈君亦韩 【 祖范,】 载入文苑传中。

    顾复,字复生,邑人也。习岐、黄业,兼能诗。尝有句云:「初暑余春气,残雷变晚晴。」余极爱之,谓可与唐人「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」一联并传。生平诗篇甚伙,其稿如束笋者数卷,余见之于支川法城禅院,盖其子在院中为僧云。

    询字,韵书入十一真,相伦切,音同荀,咨也。尚书「询事考言」、「询、谋佥同」,毛诗「周爰咨询」、「询于刍荛」,左传「咨亲为询」等处,皆作平声读,而吴郡人讹作去声者大半。[先是,孙孝廉赤崖 【 旸】 以科场事谪戍辽左,蒙恩放归。己卯,圣驾南巡,问孙旸在否?赤崖献诗行在,有「君王犹询小臣名」之句,询字竟作去声。满大臣阿兰泰摘其误,一时以为笑柄。]又本韵中「闽」字并无上声,今人亦多讹读,不可不知。韩退之有言:「凡为文词,宜略识字。」况诗本以声韵为主,岂可以不识字乎?

    吾邑冯舒,字已苍,嗣宗先生 【 复京】 子也。尝以议赋役事语触县令瞿四达,瞿深衔之。会已苍集邑中亡友数十人诗为怀旧集,自序书大岁丁亥,不列本朝国号、年号;又压卷载顾云鸿昭君怨诗[有「胡儿尽向琵琶醉,不识弦中是汉音」之句]。卷末载徐凤自题小像诗[有「作得衣裳谁是主,空将歌舞受人怜」之句]。语涉讥谤,瞿用此下已苍于狱。未几死,盖属狱吏杀之也。已苍之孙修与余善,为述其颠末如此。又闻已苍在狱中,梏拲而桎。友人往候之,已苍自顾笑曰:「此特冯长作戏耳!」盖已苍颀然长身,人以「冯长」呼之,冯长与「逢场」同音,故云尔。

    陈绛趺先生,名式,邑贡生,余王母之父也。尝作燕都赋一篇,俾其子宿源 【 溯潢】 熟诵。丁酉科场之变,凡南北中式者,悉御试瀛台,题即为瀛台赋。宿源亦于是科登贤书,在御试列。是时每举人一名,命护军二员持刀夹两旁,与试者悉惴惴其栗,几不能下笔。宿源即以燕都赋改窜成篇,顷刻而就。世祖览之称善,钦定第二名。

    邓林梓,字肯堂,邑人也。顺治丁酉将赴省试,祈梦于韦苏州庙,神示以「中式力田」四字。肯堂窃意是科可中,但当从此知止,归老田间,无望甲科矣。迨榜发,邑中中陈溯潢。溯潢父名式,力田者合之为「男」字,言中式男,邓无分也。

    钱锦城,字镜先,宗伯孙也。少以诗名,有集一卷,其家副宪为序。尝之京师,携其集就正新城先生。先生一见其序,即曰:「其家有湘灵 【 陆灿】 在,舍之而求副宪,是从爵位起见也,诗可知矣。」遂掷去不观。

    武林有松仙人者,隐居南高峯下,不衣、不食,有道术,能前知。吾邑魏叔子 【 冲】 曾以「甲子年家」四字寄请一决。踰年以原字寄还,旁批四「不」字。后叔子果不登甲榜,又无子,死时年未六十,家贫甚,几无以敛,一一如松仙所决。同里顾润寰,家无儋石,而性好施予。尝于严冬晨起如厕,厕上先有人在,而下体无袴,润寰恻然,即脱己袴赠之。其济人多此类。后生子麟,中顺治甲午举人。

    陈眉公临终时,手书影堂一联云:「启予足,启予手,八十岁履薄临深;不怨天,不尤人,千百年鸢飞鱼跃。」遗笔嘱诸子云:「内哭外哭,形神斯惑。请将珠泪,弹向花木。香国去来,无怖无促。读书为善,终身不辱。戒尔子孙,守我遗嘱。」又遗命葬畲山中,平土中不封不树,子孙默识其处而已。先生于去来之际从容如此,虽学问不无可议,而其人固不易及也。

    太仓王司马在晋之祖以渔为业。一日举网溪边,时已薄暮,仿佛有人语云:「我已守候多时矣。少顷有戴铁冑者至,即我替人也。」未几,果有人到溪边,以釜覆头上,将褰裳以渡。王大呼云:「不可!不可!此处有鬼,无以性命轻试也。」其人遂不敢渡。未几,又仿佛语云:「守候良久,纔得一人,又为兵部尚书救去,奈何?」王心且喜且疑,以为「彼呼我为兵部尚书。我渔人也,何自而为此?」是时在晋犹未生也。厥后在晋举进士,历官至大司马,果赠祖如其官。

    江阴李忠毅公死阉祸时,年甫三十有四,子尚幼,而太公方在堂,为抚孤寡,颇费经营。乃大书一联于厅事云:「谋生我为添蛇足,报国儿曾捋虎须。」盖纪实也。后忠毅受恤典,而太公亦诰封如其官,年至八十余而终。「谋身拙为安蛇足,报国危曾捋虎须。」本韩偓诗。

    熊大司马廷弼,先中万历某科湖广武乡试第一名,后又弃武就文,中万历丁酉湖广乡试第一名。于是榜其堂曰:「三元天下有,两解世间无。」

    吾邑钱某,少年颇攻房术,延方士张思任于家,欲为大阴,遂致腐烂。同年徐季玄 【 待任】 作诗嘲之,有「去柄为司礼,留胞作相公」之句。举人薄味玄闻之,一笑脱颐。时味玄适在妻家,妻父黄悟玄延医张又玄治之,百方不效,两日竟死。邑中为之语曰:「钱某阳物,笑杀举人薄味玄,急杀诗人徐季玄,难杀医人张又玄,苦杀丈人黄悟玄」。

    某宗伯序冯定远诗,比其人于刘孝标、冯敬通,见者以为实录。按两人皆有悍妻,而定远亦如之。于是陈在之独酌谣中遂有「冯君诗序由蒙叟,叱狗蒸梨事满篇」之句。自注云:「孝标以下,儗人于伦,何其刻也!」定远之子行贤,以陈诗发其父之隐,遂深衔之。会在之情味集刻成,行贤吹毛索瘢,不遗余力。至批其后云:「开辟以来,无此不通之人。」余谓在之之诗虽多可议,然行贤之论未为平允。今在之情味集板已毁于火。

    陈在之学诗于冯定远,尽得其指授,而背輙毁定远,不遗余力。定远比之于逄蒙,徧诉邑中士大夫,在之反以此得名。于是邑中后进之士从定远游者,或因声名未立,遂有效在之故事者矣。

    家诗老露湑 【 誉昌】 尝为余言:「人有终身为诗,不能成家,而间有好句,亦难尽泯。」吾邑如徐潢诗有「仆去身为得力奴」之句,马永奠诗有「苦菜根多炼齿牙」之句,李某诗有「病得中医不费钱」之句,皆警策可诵。此正如谚所云「低棋也有神仙着」也。

    余同里闬之友,号称莫逆者不过三四人,皆当世知名士。余一日各以四字品目之,颇为曲肖:侯君秉衡 【 铨】 曰「光明俊伟」,陈君亦韩 【 祖范】 曰「澹泊宁静」,汪君西京 【 沈琇】 曰「秀发飞扬」,谢君宪南 【 元阳】 曰「短小精悍」。家西涧 【 材任】 先生闻之,以为大类汝南月旦,遂各因其字以韵之曰:「光明俊伟侯秉衡,秀发飞扬汪西京,澹泊宁静陈见复,短小精悍谢廷岳。」见复者亦韩自号,廷岳者宪南自号也。先是余亦自号曰云北山人,宪南因续之曰:「轩豁呈露王云北。」恰叶陈、谢两君别字,亦可谓巧合云。

    先生之称,自论语、曲礼始。老先生之称,自史记贾谊传始。其有止称曰「先」而犹言「先生」者,见于史记鼌错传「学申、韩刑名于轵张恢先所」是也。有止称曰「生」而亦犹言「先生」者,如汉书贾生、伏生、董生之类是也。

    古者师曰先生,曲礼「从于先生」是也。父兄曰先生,论语「有酒食,先生馔」是也。学士年长者曰先生,孟子「先生将何之」是也。外此未尝混施也。今则不然。同辈而先生之矣,后进而先生之矣,医卜而先生之矣,商贾而先生之矣,甚则舆台皂隶而亦先生之矣。方正学谓君子之于名,必使尊之者无过,受斯名者无愧而后可。况先生之为义,汉儒以「先醒」释之。今日众人皆醉,谁为先醒者?乃尊之者不以为过,受之者不以为愧。举世披靡,亦可叹矣!

    弇州觚不觚录云:「京师自内阁以至大小九卿皆称老先生,门生称座主亦如之,盖称谓之极尊者也。外省则自佥宪以上,悉以此称巡抚;若称按部使者,则止曰先生、大人而已。」阮亭居易录云:「京官各衙门相称谓,皆有一定之体。盖沿明旧。如内阁部堂彼此曰老先生,翰詹亦然。给事中曰掌科,御史曰道长,吏部曰印君,曰长官,自国初以来皆然。余己巳冬再入京师,则诸部郎官以下无不称老先生者矣。此亦觚不觚之一事也。」余谓阮亭所云己巳,在康熙二十八年,比之弇州时,风气已大异。今则一登两榜,未有不「老先生」之者。盖距己巳三十余载,而风气又为之一变矣。

    诗与词之界不分,而诗格遂多委苶;古文与时文之界不分,而文笔遂至软熟。诗文自南宋以后,靡滥极矣。有明作者,如崆峒、沧溟二李先生,言诗必汉、魏,必三谢,必初盛唐,必杜;言文必左、国,必史、汉,殆亦所以矫之。后人动辄诋毁,恐未足为公论也。

    云间曹谔廷 【 一士】 尝与余论古文,言及归太仆,因述其乡焦孝廉广期 【 袁熹】 之言,谓:「太仆集外尚有无数好文章,恨未见耳。」余讶而问之,谔廷笑云:「焦先生之意,盖谓太仆惜以下寿卒,假使再延数年,给事馆阁,应更有高文典册垂于后世。如乞致仕疏所云『作唐一经,成汉二史』者,必不付之空言也。」然则谓太仆集外尚有无数文章,岂为过哉!

    吾邑有周子肇者,以鬻书为业,而喜交士大夫,又时时载书出游,足迹几半天下。年甫六十,即制一椑,极其精美。所至辄载以自随,谓逆旅旦夕不测,身后可无虑也。会邑中魏允恭 【 士升】 以泰安令行取入都,得疾遽殁,仓卒欲市一棺而未得其佳者。子肇故与允恭善,是时亦适在京邸,乃即以所载棺与之。子肇自为计,乃适供允恭用,事亦奇矣。

    谭清,字冰仲。善琴,得季莲磵之传,胡笳四序尤为擅场。所居在邑之支塘,编竹为屋,环以疎篱,流水桃花,如武陵世外,兴至一弹再鼓,余韵悠然。既殁后,犹有琴声隐隐从竹屋中出,风清月白之夜,[人往往闻之。

    董玄宰先生尝至吾邑孙方伯家。方伯有所亲某,田舍翁也,而慕董先生名,闻先生至,特拏舟入城,介方伯以见。既揖罢,即袖出红纸二幅,乞先生书。先生欣然援笔,为大书「福」、「寿」二字与之。

    陈典,字玉先,邑人也。善画牡丹,一时推重。生一女,颇能诗,尝作闺怨一首,以溪、西、鸡、齐、啼为韵,而以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、百、千、万、丈、尺、两、双、半十八字运入八句中。其第二联云:「一春羞见双飞燕,五漏愁听三唱鸡。」好事者至今传之。

    邓韨,字文度,号梓堂,吾邑正、嘉间名儒也。邑志及先贤事略俱不言其善画,而余家所藏一扇,系先生所绘山水,后面自为跋。其跋云:「水岩先生屡约游西湖,为拙朽因循解兴,拙拟以画景适其高趣,寻常多仿石翁巨幅,尚欠北峯一面,拙于此用淛士戴静庵全图翻为此景。昔剡原先生谓说杭州当躬诣钱塘,其言有味可思。韨既衰迈,意趣灰冷,脚板恐不能到上下天竺。异日君倚剑东南,自见湖山面目,吾画安足据哉?并成一绝云:『西湖我尚为生客,石叟新图入卧看。晴雨为君开淡墨,他时应笑画家谩。』录上请教。读此可见老人之怀。臂已弱,援笔不成字,还久诺耳。壬寅仲夏紫琳山人邓某书。」予按先生中正德十一年丙子科乡榜。是画作于壬寅,则系嘉靖二十一年,相距三十六年。是时先生之寿殆已踰七望八矣,画颇秀润,不类老人手笔。而字甚朴拙,殊未成家。

    隐公十一年公羊传「子沈子曰」,注云:「子沈子后师明说此意者,沈子称『子』冠氏上者,明其为师也。」又大学集注第一行「子程子」,新安陈氏谓程子上加「子」字者,仿公羊传注子沈子之例,乃后学宗师先儒之称。又列子首篇称子列子,乃对下文弟子而言,亦所以着其为师也。故张湛注云:「载『子』于姓上者,首章或是弟于之所记故耳。」然则冠「子」于氏,岂可概用哉?余观汪钝翁集中,有题容安轩记一篇,自称子汪子,亦僭妄甚矣。

    公孙衍犀首本一人也,而钝翁文中既用公孙衍,复于苏秦、张仪之下继以犀首,一时以为笑柄。予外王父张公 【 九苞】 述其师湘灵钱先生 【 陆灿】 之言如此。今钝翁集中有兰室记,谓:「班固不知士会范武子为一人,不害其为良史;郑玄不知周时有两公孙龙,不害其为大儒;司马相如不知枇杷之即为卢橘,不害其有词赋名。」岂因往日之失而潜以自解与?

    汉书河间献王好学,博士毛公善说诗,王号之曰毛诗。文选于诗序一篇,既定为卜子夏作,而文目仍称毛诗序。此与宋书生解大明律,亦何以异也。

    周武王几铭:「皇皇惟敬口,口生垢,口戕口。」诗归评云:「四口字迭出,妙语。」又云:「口戕口三字,竦然骨惊。」周元亮 【 亮工、】 钱尔弢 【 陆灿】 两先生俱辨其谬,以为四口字乃古方空圈,盖缺文也。今作口字解大误。近予见宋板大戴礼,乃秦景旸阅本,口字并非方空圈。景旸讳四麟,系前代邑中藏书家,校订颇精审可据,冯嗣宗先贤事略中称之。观此则周、钱两公之言殆非也。

    济、登、兹三字,见昌黎郓州溪堂诗序,又见南丰沧洲上殿札子。吾邑严思庵 【 虞淳】 先生殿试策中用之,在廷诸公竟未有识其所自出者。而坊间通行选本古文,「济」字俱刻「跻」字,诸公反以思庵为误,相约上若问,当以笔误对。噫!宰相须用读书人,信哉!

    汉疏广、疏受,本叔侄也,而汉书二疏传则云:「太傅在前,少傅在后。父子并为师傅,朝廷以为荣。」则叔侄亦可称父子矣。唐房式与房次乡亦叔侄也。而昌黎作兴元少尹房君墓志,叙述房式之言,则曰「子与吾儿次乡游」,是则叔之称侄,亦可云吾儿矣。

    镜听乃怀镜胸前,出听人言以为吉凶也。唐人云:「门前地黑人来希,无人错道朝夕归。更深弱体冷如铁,绣带菱花怀里热。」是其证也。

    柳子厚文本国语,却每每非国语,曾子固文宗刘向,却每每短刘向。虽云文人反攻,然学之者深,则知之者至,故能举其病也。

    顾仲恭 【 大韶】 云:「今人骂人为亡八,非是,当作王八。」五代闽王建,人呼为贼王八是也。然今人所以有此称者,以其人孝、弟、忠、信、礼、义、廉、耻八者俱亡,故云「亡八」,如平康巷、阿家翁之类。昔年吾友[陈亦韩 【 祖范】 ]买一宅于城北,其卖宅之家,帷薄不修,举国悉知。[亦韩]既迁入,遂大署其门云「孝、弟、忠、信、礼、义、廉、耻」,盖所以自表见其家已徙去也。

    世俗称人曰「汉子」,犹云「大丈夫」也。按此二字始于五胡乱华时,北齐魏恺其自散骑常侍迁青州长史,固辞之。宣帝大怒曰:「何物汉子,与官不就?」陆务观老学庵笔记据此以为「汉子」乃贱丈夫之称,似与世俗所以称人者,其意正相反。顾仲恭炳烛斋随笔云:「三代而上,禹之功最着,故称中夏诸国谓之诸夏。三代而下,汉之功最着,故至今称中国人犹曰「汉子」。予按:恺其本中国产,故宣帝称为「汉子」,而非贱丈夫之谓也。陆说误矣。

    「噩噩」字出扬子法言「周书噩噩尔」。按注:李轨及柳宗元云:「噩噩,不阿附也。」宋咸云:「犹察察也。」吴秘云:「犹言谔谔,谓其明正也。」司马光云:「明直貌。」今时文家,因此句之上有「虞、夏之书浑浑尔」,遂将浑噩字连用,并作淳淳闷闷解,谬甚。

    时文施砚山 【 维翰】 河东凶亦然篇,中股出比云「河东吾股肱郡」,用季布传语也。对比云「河东自古帝王都」,坊选疑其无出,遂句读之。按史记魏世家云:「任西门豹守邺,而河内称治。」正义曰:「古帝王之都,多在河东、河北,故呼河北为河内,河南为河外。」此作者所本,盖以史记注对史记也。颜之推云:「读天下书未徧,不得妄下雌黄。」信哉!

    谚云:「急来抱佛脚。」盖言平时不为善,而临难求救于佛也。孟郊诗云:「垂老抱佛脚,教妻读黄经。」可知此语自唐时已有之。

    日知录云:「古诗:『谁能刻镂此,公输与鲁班。』下一与字,竟以公输鲁班为二人,则不通矣。」然余观朝野佥载云「鲁般者,肃州炖煌人。莫详年代。巧侔造化,于凉州造浮屠,作木鸢,每击楔三下,乘之以归」云云,而「六国时,公输般亦为木鸢以窥宋城」。观此,则公输与鲁般本有二人矣。

    章中丞律,字鸣凤,邑人也。尝以副都御史出抚云南。时巡按其地者为何御史某,其父昔以卖笠为业,章故性倨少礼,而尤以是轻何。会何入谒,请讲钧敌礼,章益怒,寺门有两石狮,命笠其首,盖以御史本豸冠,豸为狮类,所以戏之也。何既入谒,章送之出,直至仪门外,谓何曰:「君不见狮子头上戴笠乎?」何即云:「狮子回头便吃獐。」以「獐」与章同音也,由是构怨益甚。未几,何以考察黜,而章还南京理院事。何遂讦其入夷人赂,有奸赃。按验虽不尽实,然章竟以是免官。

    明时钱塘江有航船舟子最横,每至波涛险处,则谓一舟性命死生尽在吾手,辄索财物不已。吾邑陈公虞山察为浙江按察使,闻其状甚恶之。遂潜行至江头,伪为问渡者,既解维至中流,则舟子恶状果如所闻。公乃曰:「陈按察新政甚严,汝辈独不畏乎?」舟子曰:「政虽严,那见有煮人锅也?」公既归署,则下牒钱塘尹,逮舟子至。公乃设灶,置十大锅,从壁后为灶门。谓舟子曰:「此非所谓煮人锅邪?」舟子乃悟向者问渡之人即按察公也。遂置舟子于锅中,而呼其妻至,谓曰:「灶门有十,不知何锅有汝夫在,任汝择一烧之。幸不幸关乎命数,无怨我也。」迨举火,则适于其夫所置之锅,于是遂死。闻者咸谓天道不远,为之快心焉。

    邑人王有德,善卜,决人祸福不爽,古之蜀庄也。少时贫甚,除夕几不能举火。谓其妇曰:「吾闻城隍神甚灵,元旦第一人入庙焚香者必获福,我明日有此意而无香与烛,奈何?」妇曰:「君无忧,我囊中尚有五文在,可以办此。」既寝,即梦神谓曰:「尔勿患贫,我庙中香炉下有钱三文,尔其往取之,衣食在是矣。」有德觉而异之,天未明即起盥潄,急趋至城隍庙,人犹寂然也。适有卖香烛者至,即以五文买之。未几而庙门启,乃燃香烛入拜。拜既毕,因梦中神语,试从炉足觅之,果得光背钱三文。后世占者以钱代蓍,必用光背,神盖命之以卜也。有德归而习之,垂帘市门,日获钱数百,遂植其产。后其孙曰俞,中崇祯癸未科进士,而曾孙澧与之同榜。父子连镳,邑人称为「双王」云。

    王余姚中恬,中天启丁卯科乡榜,再上公交车不第,祈梦于韦苏州庙,梦神与一等子,未解所谓。迨至崇祯癸未,与子兰陔比部中同榜进士,而梦始验。后中恬为浙之余姚令,而兰陔适知金华府。金华与余姚相距一衣带水,逼除迎父至官舍,团圝度岁,亦宦游仅事也。

    钱圆沙先生 【 陆粲】 晚年极喜出游,芒鞋竹杖,蹩躄里巷间,门人间亦随其后。先生貌既魁梧,衣冠又复古雅,路人多属目之,先生辄与拱手。门人问曰:「彼何人斯?」先生曰:「不知也。」「然则何以与之拱手?」先生曰:「人既目归于我,而我不与为礼,彼得无怒我邪!」此老盖犹有前辈风流也。

    世俗新妇归宁,其夫与之同往,谓之「双转马。」按:左传宣公五年:「秋九月,齐高固来逆叔姬。冬,来,反马也。」杜注云:「礼,送女留其送马,谦不自安。三月庙见,遣使反马。高固遂与叔姬俱宁,故经传具见以示讥。」此即双转马之始。

    近人读书,句读多不能精审。如左氏襄三十年传「绛县人或年长矣」,当以绛县人或为句,犹云:「绛县或人也」,此系倒字法。今人或以「绛县人」三字读断,或以七字连读,皆非是。又昌黎祭十二郎文:「教吾子与汝子,幸其成;长吾女与汝女,待其嫁。」按:「幸其成」、「待其嫁」二语本自相对,今人误以「待其成长」为句,则「长」字既与上「教」字不对针,而下句亦不成句法矣。又昌黎柳子厚墓志「勇于为人,不自贵重顾藉,谓功名可立致,」「顾藉」犹「顾惜」也。即昌黎上郑相公启「无一分顾藉心」之语可证,则「顾藉」二字,当连上「不自贵重」为句无疑。至于左传宣二年:「去之,夫。」国语「野处而不昵」等处之误,近人已有言之者,故不复赘。

    吾邑聚奎塔之建,始事于观察萧公。其后钱某因乡人戴老之梦,遂矢愿鸠工,而其资实无所出。乃言于邑令,凡邑中有以人命告官者,不用按律拟罪,惟罟其家赀,自百两以至千两,罚助建塔。其说以为藉此功德,可以拔死者之苦,可以赎生者之罪,一举两得,谓之塔议」。即寿考令终者,亦或借端兴辞,以造塔为诈局,邑中哗然,以塔为「大尸亲」云。

    改嫁,女子失节事也。而叶水心翁诚之墓志云:「女嫁文林郎严州分水县令冯遇。遇死,再嫁进士何某。」捕盗,贱役也。而徐武功张南坡墓志云:「世为公家弭盗。」盖古人尚质,作文务得其实,凡今世所耻言而必隐讳其事者,在古人往往于墓志中见之。

    云麾将军碑石,芜没良乡驿舍,裂为柱础。明内乡陈荫知宛平县,以他石易之,辇贮邑署,名其斋曰「古墨」,当时以为佳话。长洲王雅宜工草书,尝养疴吾邑白雀寺,以所书镌石,人称白雀帖。字迹飞舞,吾家弇州司寇极称之。今石在宾汤门内质库中,以所刻字面土作阶除用。倘有好事如陈荫者,以他石易之,而辇贮得其所,讵非亦一佳话?

    博物志云:「澹台子羽之子,溺死于江。弟子欲收葬之,子羽曰:『蚁蝼何亲,鱼鳖何仇!』遂不收葬。」此与庄子列御寇篇「在上为乌鸢食,在下为蝼蚁食,夺彼与此,何其偏也」语意正同。子羽圣门高弟,观其行不由径,非公不至,自是礼法中人。蝼蚁、鱼鳖之言,虽属旷达,然与平日行事大不相类,其为后世附会无疑。

    雀入大水化为蛤,雉入大海化为蜃,蛤与蜃原不皆雀雉所化也,特雀雉所化者亦有之耳。予谓轮回之说亦然。谓轮回为必无者,宋儒之偏见也;谓轮回为必有者,亦佛氏之妄论也。然予观列子,有「死于此者安知不生于彼」之言。则知轮回之说,自佛氏未入中国以前,固已开其端矣。

    冯定远 【 班】 嗜酒,每饮辄湎面濡发,酩酊无所知。适当学使岁校,定远扶醉以往,则已唱名过矣。学使以后至诘之,定远植立对曰:「撒溺。」盖犹在酒所,不知所云也。学使大书一「醉」字于卷面以授之。隶人扶至号中,定远据席酣睡,至放牌闻炮,然后惊醒,始瞿然曰:「我乃在此!」因问邻号生四书何题,五经何题,是日四书次题为「今夫弈之为数」一节,定远因作弈赋一篇、经文五篇,伸纸疾书而出。迨案发名列六等,定远因大书一联榜于堂中云:「五经博士,六等生员。」

    仪礼丧服篇「舅之子」,郑氏注云:「内兄弟也。」贾公彦疏云:「内兄弟者,对姑之子外兄弟而言,舅子本在内不出,故得内名也。」按:齐陆厥有奉答内兄顾希叔诗,唐王维有秋夜独坐怀内弟崔与宗诗,皆谓「舅之子」也。前明李献吉集中,称妻弟左国玑为内弟,而某宗伯讥之。今世俱以妻兄弟为内兄弟,见之于诗文者,往往而然,殆不免沿献吉之误。近长洲徐大临昂 【 发】 作畏垒笔记亦曾辨其失。但以内外兄弟为出白帖,则又未免数典而忘其祖矣。

    檀弓:「稽颡而后拜,颀乎其至也。」陈澔集说云:「稽颡者,以头触地,哀痛之至也。稽颡以致哀于亲,拜以谢宾之来吊。谓之至者,以其哀常在于亲,而敬暂施于人,为极自尽之道也。」又檀弓:「晋献公之丧,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,重耳稽颡而不拜。」孔颖达疏云:「穆公本意劝重耳反国,重耳若其为后,则当拜谢其恩。今不受其劝,故不拜谢。所以稽颡者,自为父丧哀号也。」余按:古人丧中,衰麻不去于身,哭泣不绝于口,故练不羣立,不旅行,恐其以苟语忘哀也。三年之丧不吊,恐为彼哀则不专于亲,为亲哀则为忘吊也。今人居忧,既不能绝交际往来。则致札及投剌于人,仍用顿首为是。见世俗书稽颡者往往而然,若以为居丧之礼当如是,不知稽颡所以致哀于亲,非所以致敬于人也,亦失之甚矣。

    沈确士 【 德潜】 云:「张平子归田赋云:『仲春令月,时和气清,原隰郁茂,百草滋荣。』明指二月而言。谢诗『首夏犹清和』,言时序四月犹余二月景象,故下云『芳草亦未歇』也。自后人误读谢诗,有『四月清和雨乍晴』句,相沿到今,贤者不免矣。」余谓诗中不妨假借,若纪时而以四月为清和月,则万无此理。甚至有并去「月」字,而称「某岁清和」者,尤堪掩口。

    汉书佞幸传:「红阳侯立嗣子融,从淳于长请车骑。」颜师古注曰:「嗣子谓嫡长子当为嗣者也。」昌黎刘统军墓志云:「子四人,嗣子纵,长子元一,次子景阳、景长。」又节度使李公墓志云:「公有四子,长曰元孙,次曰元质,曰元立,曰元本。元立、元本皆崔氏出。葬得日,嗣子元立与其昆弟四人请铭于韩氏。」昌黎所谓嗣子,与汉书正同,皆所谓嫡长子也。盖庶出之子,虽年长于嫡出,而不得为嗣子。故刘志于「嗣子」之下,又云:「长子元一。」而李志于长曰元孙,次曰元质之下,又以元立为嗣子也。古人严于嫡庶之分,即此可见。

    某宗伯诗法受之于程孟阳,而授之于冯定远。两家才气颇小,笔亦未甚爽健,纤佻之处,亦间有之,未能如宗伯之雄厚博大也。然孟阳之神韵,定远之细腻,宗伯亦有所不如。盖两家是诗人之诗,而宗伯是文人之诗。吾邑之诗有钱、冯两派。余尝序外弟许曰滉诗,谓:「魁杰之才,肆而好尽,此又学钱而失之;轻俊之徒,巧而近纤,此又学冯而失之。」长洲沈确士 【 德潜】 深以为知言。

    丈人之称,始见于周易。王弼注云:「严庄之称也。」孔颖达正义云:「谓严庄尊重之人也。」继又见于鲁论。包咸注云:「老人也。」若以此称妻之父,不知起于何时,然其来亦久矣。裴松之宋元嘉时人也。其注三国志「献帝舅车骑将军董承」句下云:「古无丈人之名,故谓之舅。」则称妻父为丈人,在元嘉时已然。通鉴载「元载有丈人来,从载求官,但赠河北一书而遣之,丈人不悦。」柳子厚与外舅杨凭书云:「丈人以文律通流当世。」又云:「丈人旦夕归朝廷,复为大僚。」又祭杨凭文云:「子壻谨以清酌庶羞之奠,昭祭于丈人之灵。」此皆称妻父为丈人之证也。又子厚集有祭独孤氏丈母文,则更称妻母为丈母,与今世正同。若通鉴载韩滉称刘元佐之母为丈母,是又为女人尊者之通称耳。

    昌黎元和圣德诗有「驾龙十二,鱼鱼雅雅」之句。「鱼鱼雅雅」向无注释,余谓雅,乃乌雅之雅。盖乌雅之雅,韵书本有五下切,不特作平声读也。「鱼鱼雅雅」,殆取娖队之义。言马之行如鱼贯如雅阵耳。

    天子初崩曰「大行」。按史记李斯传:秦始皇崩于沙邱,胡亥喟然叹曰:「今大行未发,丧礼未终。」「大行」二字始见于此。而陈澔曲礼「天王登假」句注云:「登假犹汉书称大行,行乃循行之行,去声,以其往而不反,故曰大行也。」又应劭风俗通云:「天子新崩,未有谥号,故曰大行皇帝。」而唐寅四库碎金因其说,遂谓行即德行之行。岂以张守节谥法解序有「大行受大名」之语,故云尔耶?余按唐氏之说与陈注迥异,然读为去声,与陈注正同。今人则俱读作平声,不复知其误矣。

    张说有虬须客传。「须」子今本误刻为「髯」。按杨彦渊笔录云:「口上曰髭,颐下曰须,上连须曰鬓,在耳颊旁曰髯。」髯之不得混须也明矣。三国志崔琰传注云:「琰为徒,虬须直视,心似不平。」此「虬须」二字之始。又老杜八哀诗「虬须似太宗」,酉阳杂俎「太宗虬须,常戏张挂弓矢」,南部新书:「太宗文皇帝虬须上可挂一弓。」盖「虬须」二字之有本如此。若「虬髯」则吾于书史中未之见也,安得妄为改易乎?考其谬始于红拂传奇。流俗之承讹,盖其来久矣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5168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