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游记补 第二回 西方路幻出新唐 绿玉殿风华天子

第二回 西方路幻出新唐 绿玉殿风华天子
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    自此以后,悟空用尽千般计,只望迷人却自迷。

    却说行者跳在空中,东张西望,寻个化饭去处,两个时辰,更不见一人家,心中焦躁。正要按落云头,回转旧路,忽见十里之外有一座大城池,他就急急起上看时,城头上一面绿锦旗,写几个飞金篆字:大唐新天子太宗三十八代孙中兴皇帝行者暮然见了“大唐”两字,吓得一身冷汗,思量起来:“我们走上西方,为何走下东方来也?决是假的。不知又是什么妖精?可恶!”他又转一念道:“我闻得周天之说,天是团团转的。莫非我们把西天走尽,如今又转到东来?若是这等,也不怕他,只消再转一转,便是西天——或者是真的?”他即时转一念道:“不真,不真!既是西天走过,佛祖慈悲,为何不叫我一声?况且我又见他几遍,不是无情少面之人。还是假的”当时又转一念道:“老孙几乎自家忘了!我当年在水帘洞里做妖精时节,有一兄弟,唤做碧衣使者。他曾送我《昆仑别纪》书。上有一段云:‘有中国者,本非中国而慕中国之名,故冒其名也。’这个所在,决是西方冒名之国!还是真的。”顷刻间,行者又不觉失声嚷道:“假,假,假,假,假!

    他既是慕中国,只该竟写中国,如何却写大唐?况我师父常常说大唐皇帝是簇簇新新的天下,他却如何便晓得了,就在这里改标易帜?决不是真的。”躇踌半日,更无一定之见。

    行者定睛决志把下面看来,又见“新天子太宗三十八代孙中兴皇帝”十四字。他便跳跳嚷攘,在空中骂道:“乱言,乱言!师父出大唐境界,到今日也不上二十年,他那里难道就过了几百年!师父又是肉胎血体,纵是出入神仙洞,往来蓬岛天,也与常人一般过日,为何差了许多?决是假的。”他又想一想道:“也未可知,若是一月一个皇帝,不消四年,三十八个都换到了。或者是真的?”

    行者此时真所谓疑团未破,思议空劳。他便按落云端,念动真言,要唤本方土地问个消息。念了十遍,土地只是不来。行者暗想:“平时略略念动,便抱头鼠伏而来;今日如何这等?事势急了,且不要责他,但叫值日功曹,自然有个分晓。”

    行者又叫功曹:“兄弟们何在?”望空叫了数百声,绝无影响。行者大怒,登时现出大闹天宫身子,把棒晃一晃象缸口粗,又纵身跳起空中,乱舞乱跳。跳了半日,也无半个神明答应。

    行者越发恼怒,直头奔上灵霄,要见玉帝,问他明白。

    却才上天,只见天门紧闭。行者叫:“开门,开门!”有一人在天里答应道:“这样不知缓急奴才!吾家灵霄殿已被人偷去,无天可上。”又听得一人在旁笑道:“大哥,你还不知哩!那灵霄殿为何被人偷去?原来五百年前有一孙弼马温大闹天宫,不曾夺得灵霄殿去,因此怀恨,构成党与,借取经之名,交结西方一路妖精;忽然一日,妖精们用些巧计,偷去灵霄。

    此即兵法中以他人攻他人,无有弗胜之计也。猢狲儿倒是智囊,可取可取!”

    行者听得又好笑,又好恼。他是心刚性急的人,那受得无端抢白,越发拳打脚踢,只叫“开门”。那里边又道:“若毕竞要开天门,权守五千四十六年三个月,等吾家灵霄殿造成,开门迎接尊客何如?”

    却说行者指望见了玉帝,讨出灵文紫字之书,辨清大唐真假,反受一番大辱;只得按落云头,仍到大唐境界。行者道:“我只是认真而去,看他如何罢了。”即时放开怀抱,走进成门。那守门的将士道:“新天子之令:凡异言异服者,拿斩。

    小和尚,虽是你无家无室,也要自家保个性命儿!”行者拱拱手道:“长官之言,极为相爱。”即时走出城门,变做粉蝶儿,飞一个“美人舞”,再飞一个“背琵琶”,顷刻之间,早到五花楼下;即时飞进玉阙,歇在殿上。真是琼枢绕霭,育阁缠云,神仙未见,洞府难摹者也!

    天回金气合,星顺玉衡平。

    云生翡翠殿,日丽凤凰城。

    行者观看不已,忽见殿门额上有“绿玉殿”三个大字,旁边注着一行细字:“唐新天子风流皇帝元年二月吉工立。”殿中寂然,只有两边壁上墨迹两行,其文曰:唐未免命五十年,大国如斗。唐受天命五十年,山河飞而量月走。新皇帝受命万万年,四方唱周宣之诗。小臣张邱谨祝。

    行者看罢,暗笑道:“朝廷之上有此等小臣,哪得皇帝不风流!”说罢时,忽然走出一个宫人,手拿一柄青竹帚,扫着地上,口中自言自语的道:“呵呵,皇帝也眠,宰相也眠,绿玉殿如今变做‘眠仙阁’哩!昨夜我家风流天子替倾国夫人暖房摆酒,在后园翡翠宫中,酣饮了一夜。初时取出一面高唐镜,叫倾国夫人立在左边、徐夫人立在右边,三人并肩照镜;天子又道两位夫人标致,倾国夫人又道陛下标致。天子回转头来便问我辈宫人,当时三四百个贴身宫女齐声答应,‘果然是绝世郎君!’天子大悦,便迷着眼儿饮一大觥。酒半酣时,起来看月,天子便开口笑笑,指着月中嫦娥道:‘此是朕的徐夫人。’徐夫人又指着织女牛郎说:‘此是陛下与倾国夫人。今夜虽是三月初五,却要预借七夕哩。’天子大悦,又饮一大觥。一个醉天子,面上血红,头儿摇摇,脚儿斜斜,舌儿嗒嗒,不管三七念一,二七十四,一横横在徐夫人的身上。倾国夫人又慌忙坐定,做了一个雪花肉榻,枕了天子的脚跟。又有徐夫人身边一个绣女忒有情兴,登时摘一朵海木香,嘻嘻而笑,走到徐夫人背后,轻轻插在天子头上,做个醉花天子模样。这等快活,果然人间蓬岛!

    “只是我想将起来,前代做天子的也多,做风流天子的也不少;到如今,宫殿去了,美人去了,皇帝去了!不要论秦汉六朝,便是我先天子,中年好寻快活,造起珠雨楼台;那个楼台真造得齐齐整整,上面都是白玉板格子,四边青琐吊窗;北边一个圆霜洞,望见海日出没。下面踏脚板还是金缕紫香檀。一时翠面芙蓉,粉肌梅片,蝉衫麟带,蜀管吴丝,见者无不目艳,闻者无不心动。昨日正宫娘娘叫我往东花圆扫地。我在短墙望望,只见一座珠雨楼台,一望荒草,再望云烟;鸳鸯瓦三千片,如今弄成千千片,走龙梁,飞虫栋,十字样架起。更有一件好笑:日头儿还有半天,井里头,松树边,更移出几灯鬼火;仔细观看,到底不见一个歌重,到底不见一个舞女,只有三两只杜鹃儿在那里一声高,一声低,不绝的啼春雨。这等看将起来,天子庶人,同归无有;皇妃村女,共化青尘!

    “旧年正月元霄,有一个松萝道士,他的说话倒有些悟头。他道我风流天子喜的是画中人,爱的是图中景,因此进一幅画图,叫做《骊山图》。天子问:‘骊山在否?’道士便道:‘骊山寿短,只有二千年,’天子笑道:‘他有二千年也够了。’道士道:‘臣只嫌他不浑成些:土木骊山二百年,口舌骊山四百年,楮墨骊山五百年,青史骊山九百年,零零碎碎凑成得二千年!’我这一日当班,正正立在那道土对面,一句一句都听得明白。歇了一年多,前日见了有学问的宫人话起,原来《骊山图》便是那用驱山铎的秦始皇帝坟墓!”话罢扫扫,扫罢话话。

    行者突然听得“驱山绎”三字,暗想:“山如何驱得?我若有这个铎子,逢着有妖精的高山,预先驱了他去,也落得省些气力。”正要变做一个承值宫儿模样,上前问他驱山铎子的根由,忽听得宫中大吹大擂。

    【评】此文须作三段读:前一段,结风流天子一案;中间珠雨楼一段,是托出一部大旨;后骊山一段,伏大圣入镜一案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5050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