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游记补 第十三回 绿竹洞相逢古老 芦花畔细访秦皇

第十三回 绿竹洞相逢古老 芦花畔细访秦皇
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    行者在山凹边听得“万镜楼”三字,心头火发,耳中拔出棒来,跳在楼上乱打,打着一个空,又打上去,仍旧打空。

    他当时便骂:“小月王,你是哪国国王?敢骗我师父在这里!”

    那小月王也似不闻,言笑如故。行者又骂:“盲丫头!臭婆娘!你为何伴着有头发的和尚在此唱曲哩!”三个弹词女子都似不闻。又叫:“师父,走路!”唐僧也不听得。行者大怪道:“老孙做梦呀!还是青青世界中人,都是无眼无耳无舌的呢?

    好笑好笑!等我再看师父邪正,便放出大闹天官手段,如今不可造次。”依旧戴了金箍棒,跳在对面山上,睁眼而看。

    只见唐僧一味是哭。小月王道:“陈先生,不要只管凄楚。我且问你:凿天之事如何?若决意不去了,等我打发踏空儿,叫他回去吧。”唐僧道:“昨日未决,今日已决,决意不去了。”小月王大喜,一面令人传旨,叫踏空儿不必凿天;一面叫女子弟妆束搬戏。女子弟们一齐跪上,禀:“王爷,今日搬不得戏。”小月王道:“历上只有宜祭祀不宜祭祀,宜栽种不宜栽种,宜入学不宜入学,宜冠带不宜冠带,宜出行不宜出行,不曾见不宜做戏。”子弟又禀:“王爷,不是不宜,却是不可。陈先生万种愁思,千般悲结;做了传神戏,还要惹哭。”

    小月王道:“怎么处呢?搬今戏,不要搬古戏吧。”女子弟道:“这个不难。若搬古戏,还要去搬;若搬今戏,不搬便是。”

    小月王道:“乱话!今日替陈先生贺喜,大开茶席,岂有不搬戏之理!随你们的意思做几出,倒有些妙处。”女子弟应声而退。旁边两个女侍儿又换茶来。

    当时唐僧坐定,后房一阵锣鼓,一阵画角,一阵呐喊;只听得台上闹吵吵说:“今日做《高唐烟雨梦》一本传奇,先做《孙丞相》五出,好看好看!”行者伏在山凹里听得明白,想一想道:“有个‘孙丞相’,又有个‘高唐梦’,想是一个一个通要做完,才散席动身哩。等我往那边寻口茶吃,再来看我家老和尚便好。”

    忽然耳朵背后有些足音。回头看看,只见一个道童,年可十三四,高叫:“小长老,小长老,我来陪你看戏。”行者笑道:“乖乖,晓得老子在此,就来相寻哩!”道童道:“你不要耍我,我家主人勿是好惹的。”行者道:“你的主人叫做什么名字?”道童道:“是好宾客,喜游观,绿竹洞主人。”行者笑道:“妙妙!茶解户一定要他当了。小官人权替我在此坐一回:一来看戏,二来看他散席不散席。等我走到贵主人处,取些救火资粮。若是他们散了,烦劳小官人即刻进来活一声。”道童笑吟吟道:“这个不难。洞里又无阻隔,你自进去,等我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 行者大喜,便看着乌洞洞那个所在乱跳乱走,跳到一光明石洞,当面撞着一个老翁。老翁道:“长老何来?里边请茶!”行者道:“若是无茶,我也不来。”老翁笑道:“茶也未必,长老自主。”行者道:“若是无茶,我也不去。”两个竟象相知,一头笑,一头走。走过一张石梯,忽见临水洞天,行者道:“到了宅上哩?”老翁道:“还未。这里叫做仿古晚郊园。”行者定睛观看,果然好个去处。只见左边一带郊野,有几块随意石,有十来枝乱芦叶,拥着一间草屋;门前一枝大紫柏,数枝缠烟枫,横横竖竖,组成风雨山林。林边露出一半竹篱,篱边斜种三两种草花。一个中年人拄着绿钱杖,在水滩闲步,忽然坐下,把手捧起清水漱齿不止;漱了半个时辰,立起身来,望东南角上悄然独笑。行者见他这等笑,也望东南看看,并不见高楼翠阁,并不见险壁奇峦,惟有如云如霭,如有如无,两点山色而已。

    行者一心想着吃茶,哪得有山水之情?同了老翁望前竟走。忽然又到一个洞天,老翁道:“这里也不是舍下,叫做拟古大昆池。”只见四面一百座翠围峰:有仰面如看天者,亦有俯如饮水者;有如奔者,亦有如眠者;有如啸作声者,亦有对面如儒者坐,有如飞者,有如鬼神鼓舞者,亦有如牛如马如羊。行者笑道:“石人石马都已凿完,还不立墓碑,想是没人做铭哩。”老翁道:“小长老不消弄口,你且看看水。”行者果然低着头,仔细观看,只见水中又有一百座倒插翠围峰;水面皱纹,尽是山林图画。

    行者正得意时,忽有一根两根芦苇里,趱出几只渔船,船头上多坐着蓬头垢面老子,不知唱些什么,又不是《渔家乐》,又不是《采莲歌》。他唱道:是非不到钓鱼处,荣辱常随骑马人。客官要问矇懂世界何处去,腿去略略扳,扳来望南摇,摇又推,推又扳。

    行者听得“矇懂世界”四个字,便问老翁道:“矇懂世界在哪里?”老翁道:“你要寻哪一个哩?”行者道:“我有敝亲秦始皇,如今搬在矇懂世界,要会他有句说话。”老翁道:“你要去,便渡过去。这一带青山多是他后门哩。”行者道:“若是这等大世界,我去没处寻他;不去了。”老翁道:“我也是秦始皇的故人。你若怕去,有话竟说与我,我明日相见便讲。”行者道:“我又有一个敝亲叫做唐天子,要借敝亲秦始皇的驱山铎一用。”老翁道:“哎哟哎哟!刚刚昨日借去。”行者道:“借与哪个?”老翁道:“借与汉高祖了。”行者笑道:“你这样老人还学少年谎哩!汉高祖替秦始皇铁死冤家,为何肯借与他?老翁道:“小长老,你还不知。那奏、汉当时的意气,如今消释了。”行者道:“既是这等,但见秦始皇替我说话。再过两日,等汉高祖用完,我来借罢。”老翁道:“如此却妙。”

    行者话了一阵,一发口干起来,乱嚷:“茶吃,茶吃!”老翁笑道:“小长老是始皇令亲,我老人家是始皇故人,总是一家骨肉;要茶就茶,要饭就饭,请进舍下去!”

    两个又走过翠围峰,寻条别径,竟到绿竹洞天,但见青苔遍地,管列危天,当中有四间紫竹屋,慌忙走进里面。原来正粱是湘妃竹,栋柱是泥青竹,两扇板门是风人竹织成竹丝板,摆一只方竹床,帐子也是竹衣纸的。

    老翁走到后堂,取出两碗兰龙玉茗茶,行者接在手中,吃了几口,方才渴定。老翁便摆过一只油竹几,四把翠皮竹椅,两个对坐了。老翁就问行者的八字,行者笑道:“我替你不过偶尔相逢,不结兄弟,又不合婚姻,要我八字怎的?”老翁道:“我算天池数命,无有不准。小长老既是我敝故人秦始皇的令亲,我要替小长老算算命,看后边有些好处,也是吾故人一臂之力。”行者仰了面想想,便答道:“我八字绝妙。”老翁道:“算还不曾算,先晓得好哩!”行者道:“我平日专好求人算命。前年有一青衣算者算我的命,刚刚话得八字,那算者大大失惊,立刻对我唱个大喏,连声‘失敬失敬’,叫我:小官人,你这八字替齐天大圣的八字一线不差的!’我想将起来,齐天大圣曾在天宫发恼,显个大威灵,如今又成佛快了;我八字若替他一样,哪得不好?”老翁便道:“齐天大圣是甲子正月初一日生的。”行者道:“便是。我也是甲子正月初一日生的。”老翁笑道:“人言道:‘相好命好,命好相好。’果然说得不差。不要说你的八字,便是模样也是猢狲脸。”行者道:“难道齐天大圣也是个猢狲脸哩?”老翁笑道:“你是个假齐天大圣,是个猢狲脸;若是真齐天大圣,直到一个猢狲精。”行者低头笑笑,便叫老翁快些推命。

    原来孙行者石匣生来,不曾晓得自家八字,唯有上宫玉笈注他生日,流传于深山秘谷之中。当时用个骗法,一哄哄出。老翁那知是行者空中结构,便替他讲起命来,道,“小长老,你不要怪我!我不会当面奉承。”行者陪笑道:“不当面奉承更好。”老翁便道:“你是太簇立命,林钟为仇,黄钟为恩,姑洗为忌,南吕为难。今月是个羽月,正犯难星,该有横事闲气。一干还有变宫星到命。变宫是个月主。经云:“逢着变宫奇遇到,佳人才子两相逢。’论起小长老,既然出家,不该说起夫妻之事;论起命来,又该合婚。”行者道:“合过些干婚,当得数么?”老翁道:“总是婚姻,不论干湿。却是你命里又逢着姑洗角星,是个忌星;忽然又有南吕水星到命,又是难星。

    经云:‘忌难并逢名恶海,石人石马也难当。’论起这个来,你又该有添人进口之庆,有亲人离别之悲。”行者便问:“添一个师父,别一个师父,当得数么?”老翁道:“出家人也替得过了;只是今日过去,后边还有奇处。明日便进商角星,却该杀人。”行者暗想:“杀人事小,一发不怕。”老翁又道:“三日后进一变徵星。经云:‘变徵别号光明宿,困蒙老子也清灵。’却是难中有恩,恩中有难。又有日月水土四大变星临命,又恐小长老要死一场才活哩。”行者笑道:“生死什么正经!要死便死几年,要活便活几年。”

    两个讲得正酣,只见道童急急奔来,叫:“小长老,戏文将散了,高唐梦已醒了,快走快走!”行者慌别老翁,谢了道童,依着旧路而走。走到山凹里,一心看着楼上,只听得人说《高唐梦》还有一段曲子未完。行者听得又睁眼看戏,只见台上扮出一道人,五个诸仙模样,听他口中唱道:度却颛愚这一人,把人情世故都谈尽。则要你世上人,梦回时,心自忖。

    行者看罢,又见台上人闹说:“《南柯梦》倒不济,只有《孙丞相》做得好。原来孙丞相就是孙悟空,你看他的夫人这等标致,五个儿子这等风华。当初也是个和尚出身,后来好结局,好结局!

    【评】秦始皇一案,到此才是结穴。文章呼吸奇幻至此!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5039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
风雨面前我们一起扛,驰援河南,愿人人平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