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游记补 第十四回 唐相公应诏出兵 翠绳娘池边碎玉

第十四回 唐相公应诏出兵 翠绳娘池边碎玉
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    行者在山凹里听得明白,道:“老孙自石匣生来,是个独独光光完完全全的身子,几曾有匹配夫人?几曾有五个儿子?决是小月王一心欢喜师父,留他不住,恐怕师父想我,只得冤枉老孙;编成戏本,说我做了高官,做了丈夫,做了老尊,要师父回心转意,断绝西方之想。我也未可造次,再看他光景如何。”

    忽见唐憎道:“戏倒不要看了,请翠绳娘来。”登时有个侍儿,又摆着一把飞云玉茶壶,一只潇湘图茶盏。顷刻之间翠娘到来,果是媚绝千年,香飘十里,一个奇美人!

    行者在山凹暗想:“世间说标致,多比观音菩萨。老孙见观音菩萨虽不多,也有十念次了,这等看起来,还要做他徒弟哩!且看师父见他怎么样。”

    翠娘方才坐定。只见八戒、沙僧跟在后边;唐僧怒道:“猪悟能昨夜小畜宫中窥探,惊我爱姬!我已逐你去了,为何还在这里?”八戒道:“古人云:‘大气不隔夜。’陈相公,饶我这一次!”唐憎道:“你若不走,等我写张离书,打发你去。”沙僧道:“陈相公要赶我们去,我们便去。丈夫离妻子,要写离书;师父离徒弟,不消写得离书。”八戒道:“这个不妨。如今师徒做夫妇的多哩!但不知陈相公叫我两人往哪里去?”唐僧道:“你往妻子处去;悟净自往流沙。”沙僧道:“我不去流沙河住了,我到花果山做假行者去。”

    唐僧道:“悟空做了丞相,如今在哪一处?”沙僧道:“如今又不做丞相了;另从一个师父,原到西方。”唐僧道:“既如此,你两个路上决然撞着他;千万极力阻挡,叫他千万不要到青青世界来缠扰。”即便讨取笔砚,磨浓了墨,铺开了纸,写起离书:悟能吾贼也。贼而留之,吾窝也。吾不窝贼,贼无宅;贼不恋吾,吾自洁。吾贼合而相成,吾贼离而各得,悟能,吾无爱于汝,汝速去!

    八戒大恸,收了离书。唐僧又写:写离书者,小月王之爱弟陈玄奘也。沙和尚妖精,容貌沉深,杂识未断,非吾徒也。今日逐也,不及黄泉不见也!离书见证者,小月王也;又一人者,翠绳娘也。

    沙僧大恸,接得离书。两个一同下楼,竟自去了。

    唐僧毫不介意,对小月王笑道:“小弟遣累也。”便问翠娘:“朝来何事?”翠娘道:“情思不快,做得一首《乌栖曲》,愿为君歌之。”当时便敛袖攒眉,歌声宛转,歌曰:月华二八星三五,丁丁漏水冬冬鼓;相思相忆阻河桥,可怜人度可怜宵!

    歌罢,悲不自胜,叫:“相公,姻缘断矣!”抱住唐僧大恸。

    唐僧愕然,只是好言解慰。翠娘哭道:“别在须臾,你还是这等!”把手一指,叫:“相公,你看南方,便知明白。”唐僧回转头来,只见一簇军马,拥着一面黄旗,飞马前来。唐僧便觉慌忙。

    不多时,楼上多是军马。有着紫衣的捧着诏书,对唐僧作揖道:“小官是新唐差官。”便叫军士替杀青大将军易了衣服,慌忙摆定香案。唐憎北面而跪,紫衣南面读诏。读罢,紫衣又取出五花节授与唐憎,道:“将军不得迟留,西虏势急,即日起兵。”唐憎道:“你这官儿不晓事,也等我别别家小!”抽身便进后堂寻翠娘。

    翠娘见唐憎做了将军,匆匆行色,两手拥住,哭倒在地,便叫:“相公,教我怎么放得你去!你的病残弱体。做将军时,朝宿风山,暮眠水涧;那时节,没有半个亲人看你,增一件单衣,减一领白褡,都要自家爱惜,调和寒冷。相公!你牢记着我别离时说话:军士不可苛刑,恐他毒害,降兵不可滥收,恐他劫寨。黑林不可乱投,日落马嘶不可走!

    春有汀花不可踏,夏有夕凉不可纳!闷来时,不可想着今日,喜的时,不可忘了妾身!呀!相公,叫我怎么放得你去!同你去时,恐犯你将军令,放你自去,相公,你岂不晓凄风夜夜长!倒不如我一线魂灵伴你在将军玉帐吧!”

    唐憎、翠娘卷做一团,大哭。卷来卷去,卷到一个碎玉池边,只见翠娘飞身下水,唐僧痛哭,连叫:“翠娘苏醒!”外面紫衣使者飞马走进,夺了唐僧,军马一齐簇拥,竟奔西方去了。

    【评】大奇大奇!到此才见新唐,作者眼界极阔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5038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