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宝太监下西洋记 第六十七回 金眼王敦请三仙 三大仙各显仙术

诗曰:

    一将功成破百夷,旄头星落大荒西。

    千年丰草凄寒寨,万里长风息鼓鼙。

    虎阵背开清海曲,龙旗面掣黑云低。

    只今谩数嫖姚事,大树犹闻铁马嘶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四更左侧,陈都督提来三太子的首级,各将提了各人取的番兵首级,也有水军头目的首级,一齐献上元帅。元帅道:“天师之算,诸将之功。”纪功颁赏,各各有差。元帅道:“三太子的头到在这里,只是怎么不见哈驸马的头哩?”众官道:“黑夜中间,一时分别不得,不知逃走到哪里去了?”到了天明,只见游击大将军黄彪提了一颗首级,掷于帐下。

    未及开口,众将官都站在帐前,都认得是哈驸马的首级。元帅道:“可真是他的么?”黄游击道:“果是他的。”元帅道:“你在哪里得他的来?”黄游击道:“是末将今早之时,巡哨海口子两边岸上。只见水关上一伙番兵,拥着一员番将。番兵请那番将上船,那番将坚执不肯上船。是末将近前去问他一个端的,原来那员番将就是驸马哈里虎,那些番兵都是城里面走出来的救兵。怎么哈里虎站在那里?只因夜来火烧之际,他无计可施,窜在水中间,慢慢的走到港里面芦苇丛里。到了今日天明,救兵都到,都请他上船进关而去。他不肯去,说道:‘我夜来亲承国王钧令,保护三太子前来,也只指望一战成功,君臣有益。哪晓得皇天不祚我国,致使我们一败涂地,一只船也不见,一个人影儿也不归。哎,好凄惨也!今日连三太子都死于南人之手,不得生还。三太子既死,我岂可独生。罢了!罢了!这个水就是我的对头了。’一下子望水里一跳。众人一把扯住了他,他说道:‘你们不要扯我,只是回去之时,多多的拜上国王爷爷。我枉受了朝廷的高爵厚禄。食人之禄,不能分人之忧;乘人之马,不能济人之难。深负国恩,死而无怨。惶愧!惶愧!’一下子望水里又是一跳。众人一把又扯住了他。他又说道:‘你们再不要扯住我。我无移的是死,只你们回去见了国王爷爷,劝他务要起倾国之兵,替我二人报仇,不可降他,致令我们死不瞑目。’一下子望水里又是一跳。众人一把又扯住了他。他又说道:“你们怎么又扯住我?我终不然有个再生之理?只你们回去之时,拜上国王爷爷,若要报仇,空手不得前去。吸葛刺界上有个红罗山,山上有三个异样的好人:一个叫做金角大仙,一个叫做银角大仙,一个叫做鹿皮大仙。三个人都是一样的法术通玄,变化莫测,人人都晓得他是个世上活神仙。若得这三个人肯来扶助社稷,……’道犹未了,一下子望水里一跳。众人因他话语未终,故此不曾堤提得他,他却就跳在水里去了,三魂归水府,七魄返泉宫。末将因见他有这气段忠义处,故此不曾威逼于他,尽他自尽了,却才取过他的首级,来见元帅。”元帅道:“三太子为子死孝,哈里虎为臣死忠。夷狄之国,有此忠孝之士,我们堂堂中国,倒反不如他。故此孔夫子说道:‘夷狄之有君,不似诸夏之无也’。”即时吩咐旗牌官,把这两颗头依礼合葬,俱葬以大夫之礼。安葬已毕,又竖一道石碑,放在他的坟前。碑上打着一行大字,说道:“西洋金眼国忠孝之墓。”碑之阴面,王爷又题了四句诗,镌刻在上面。说道:“太子见危能授命,为臣驸马致其身。世间好事惟忠孝,一报君恩一报亲。

    却说金眼国一班救兵,看见哈驸马溺水身亡,一直奔到朝堂之上,大哭起来。番王吃了好一惊,说道:“你们哭些甚么?”众军道:“夜来一阵,我们军人船只俱化做了一堆火灰。”番王道:“三太子何如?”众军道:“三太子也在灰里面。”番王听见这句话儿,身子往后一仰,就跌在胡床之上,三魂渺渺,七魄茫茫,不省得一些人事。文武将官一齐的走上前去,扶将起来。过了半晌,方才苏醒,却问道:“哈里虎在哪里?”众官道:“哈驸马已自走到水关上来了。听见三太子身死,他就不忍独生,溺水而死。”番王听见哈里虎身死,如失左右手一般,放声大哭。哭了一会,却才说道:“哀哉驸马!痛哉吾儿!你两个人一个死忠一个死孝,倒做得好人去了,止丢得我一个老身在这里,生无益于当时,死无闻于后世。不如也寻个自尽罢!”道犹未了,一手掣过一把刀来,就要自杀。左右头目连忙抱住他的头,夺下他的刀,劝说道:“人死不可复生,兵败可以再胜。我王为一国之主,一国的黎民生命所关。只宜善保龙体,理会国家大事,岂可下同匹夫匹妇,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!”番王咬牙切齿,说道:“我与南朝冤深万丈,怨结千重。斩吾大将,杀吾爱子,损吾娇客,残吾生灵。此恨悠悠,当入骨髓。我又何颜自立于天地之间!”众军道:“国王爷爷,你须自宽自解。哈驸马多多拜上我王,说道他两个身死之后,要爷爷起倾国之兵,为他复仇,不可唾手投降,致令他两个死不瞑目!”番王道:“疾风知劲草,世乱识忠臣。我非不知复仇,争奈我今日有事之秋,满朝朱紫贵,就没有半个儿和我分忧的。”众军道:“这个倒不消责备列位老爷。哈驸马临死之时也曾说来,说道:‘若要复仇,空手不得前去。吸葛刺国界上有一座红罗山,山上有三个活神仙:一个叫做金角大仙,一个叫做银角大仙,一个叫做鹿皮大仙。须要去请下这三位大仙,方才是个赢手。’”

    番王听知这两句好话,如醉初醒,似梦初觉,说道:“既然有此高人,可作速差下一员官去宣他进朝。”

    只见左边执班头目萧哒哈说道:“不可!不可!”番王大怒,说道:“当原日南兵一到之时,就是你叫‘不要!不可!’致使到今不利,怎么今日你又来说‘不可’?”萧哒哈说道:“我王息怒,听微臣诉来。自古用兵之家,知彼知己,百战百胜。臣观南朝那一班将官,足智多谋,沉酣韬略。更兼那两个异人,神通广大,道术精微。太子虽然武艺高强,不是他的对手,哈驸马愈加不在话下,故此一败涂地,身死国亡。这如今满朝文武,都不是个畅晓兵机之人,只要靠着甚么神仙和他厮杀,岂有个做神仙的肯来厮杀,肯来帮人为不善?这又是画虎不成反类狗也!故此老臣说道:‘不可!不可!’”番王大怒,叫刀斧手过来:“这个老贼是私通外国之人,推他下去,砍了他的头!”满朝文武百官看见番王发怒,要杀左执班,没奈何都来保救,都说道:“太子、驸马新亡之后,不可又杀大臣,恐于国家军务有些不利。”番王生怕不利于军务,只得转怒停嗔,说道:“把他权寄在监里,待功成之日,处斩未迟。”军令已出,谁敢有违,即时把个萧哒哈寄在监里。

    监禁官回封已毕。番王道:“满朝的官,岂可就没有个肯去的?”各官又都是面面相觑,不做个声。只有右边执班头目萧哒口禀说道:“此莫非王事,悉凭我王差着哪个就是。”萧哒口禀这句话儿,分明要在番王面前讨个好。哪晓得番王就是热粘皮,说道:“既是差着就是,我这里差着你罢。”萧哒口禀看见了番王差着了自己,他索性做个好汉,说道:“小臣忝居辅弼,受国厚恩,今日不幸当国家板荡之时,小臣焉敢袖手坐视。既蒙差遣,小臣就行。”番王道:“你快去宣取他来,寡人自有重用。”萧哒口禀道:“那三位神仙,不是凡人等辈,以礼聘他,尤恐他不肯轻身就来,怎么宣召得他动哩?”番王道:“既是不可宣召,却怎么请他?”萧哒口禀说道:“我王须要修下国书一封,道达平素的殷勤敬慕之意。又须要备办下些礼仪币帛,以表三聘之诚。小臣赍了书,捧了币帛,到他山中再三敦请他一番,方才可以请得他下来。”番王道:“老卿之言,深为有理。不然,险些儿反得罪于这些神仙,做成一个画饼充饥了。”即时修书一道,土仪币帛各色,成文交与萧哒口禀。萧哒口禀拜辞而行。临行之时,又叮嘱番王道:“关门要紧,须则多备些檑木炮石,紧守着地,不可再与南兵厮杀。水门要紧,须则多摆些海鳅船只守住着,不可轻自开放。”番王道:“这个寡人自有斟酌,你只管放心前行。”

    萧哒口禀辞了番王之后,带着从者,早行夜住,饥餐渴饮,不觉的行了半月有余,却才到得一个山下。萧哒口禀心里想道:“来了这些日期,才能够看见这个山,这个山敢就是他么?欲待说是,又恐不是;欲待说不是,又恐错过了这个山头。”正在迟疑之际,只见一个小小的娃娃,赶着一群绵羊,漫山遍岭而来;那娃娃低着头,自由自在手里敲着两根简板,口里唱说道:“自小看羊度几春,相逢谁是不平人。浮云世事多翻覆,一笑何须认假真。”

    萧哒口禀听见这四句诗,心上老大的惊异,说道:“这等一个娃娃,唱出这等的四句诗来,这岂是个尘凡之辈。且待我近前去问他一声,便知端的。”好个萧哒口禀,走近前去,叫一声道:“小哥哥,见礼了。”那娃娃原是个低着头在那里走的,猛空里叫上一声,他反吃了一吓,随口喝上一声:“畜生哪里走!”这分明是骂萧哒口禀“畜生哪里走”,那些羊只说是喝它们“畜生哪里走”,一个个都站着,即时间都变做了一块块白石头,只见一山的白石头。萧哒口禀心里想道:“昔日初平叱石为羊,今日这个娃娃化羊为石,这却不就是个神仙?”扯着他倒头便拜。娃娃道:“你这个人有些傻气么?拜我做甚么?”萧哒口禀说道:“大仙,弟子不敢烦渎,只是借问这个山,敢是个红罗山么?”娃娃说道:“我们不晓得,我们在这里:天为罗帐地为毡,日月星辰伴我眠。青衫白苎浑闲事,哪晓得甚么红罗歪事缠。”

    萧哒口禀又说道:“大仙既是不晓得这个山,可晓得山上有三个神仙:一个金角大仙,一个银角大仙,一个鹿皮大仙,都在这里么?”那娃娃道:“我们不晓得,我们只晓得一鞭一马一人骑,两字双关总不提。纵是同行我师在,春风几度浴乎沂。”道犹未了,早已不见了这个娃娃。萧哒口禀仔细打一看时,连一山的白石头都不见了。萧哒口禀心上却明白得来。怎么明白得来?这娃娃虽说是不晓得红罗山,“青衫白苎”,却不是红罗之对?虽说是不晓得三位神仙,“同行我师”,却不是三人的字眼?这一定是了,再不可错过。即时叫过从者,径直走上山去。到了山上,起头一望,果然不是个等闲之山。只见:

    云锁岩巅,雾萦山麓。望着颤巍巍几条鸟道,险若登山;傍那碧澄澄万丈龙潭,下临无地。遍生松柏,不长荆榛。时看野鹿衔芝,那有山禽啄果。数椽茅屋,门虽设而常关;一对丹炉,火不燃而自热。十洲三岛,休夸胜地不常;阆苑蓬莱,果是盛筵难再。分明仙子修真地,岂比寻常百姓家。

    萧哒口禀观之不足,玩之有余,心里想道:“此真神仙境界,说甚么蓬莱、阆苑、三岛、十洲。”再行几里,远远的望见一座石门。萧哒口禀心上越发欢喜,说道:“有了石门,不愁仙洞。”却又趱行几里,到了石门之下,只见石门下有两个娃子。一个把块石头枕着头,眠在绿莎茵上;一个一手牵着一只鹤,两手就牵着一双,教他这等样儿舞,那等样儿舞,自由自在耍子哩。萧哒口禀初到他的仙山,不敢造次,站了一会。这两个娃子只作不知。又站了一会,萧哒口禀起近前去,叫声道:“仙童哥,仙山可是个红罗山么?”那两个娃子眠的眠,耍的耍,不来答应。又过了一会,萧哒口禀又叫道:“仙童哥,你这仙洞里面可有三位老爷么?”那两个娃子还是这等眠的眠,耍的耍,不来答应。又过了一会,萧哒口禀又叫声道:“二位仙童哥,你可是洞里老爷的高徒么?”那两个娃子又是这等眠的眠,耍的耍,不来答应。萧哒凛连问了两三次,两个娃子没一个做声,心上老大吃恼,却又不好开言。只有跟随的一个老儿,年纪虽老,胆壮心雄,他看见那两个娃子左不答应,右不答应,他就怒从心上起,喝声道:“唗!你是甚么天聋么?你是甚么地哑么?有问则对,怎么一个人以礼问你,你通然不理会着?”天下的事,善化不足,恶化有余,转是这个老者发作他一顿,偏然就好。只见那个睡着的娃子,一毂碌爬将起来,说道:“你们是哪里来的?为甚么事问着山?为甚么事问着老爷?为甚么事问着徒弟?为甚么事大惊小怪?唬吓那个不断?”萧哒口禀巴不得他开口,连忙的走向前去,尽一个礼,赔一个小心,说道:“实不相瞒仙童哥所说,在下不足是金眼国国王驾下右执班大头目萧哒口禀的便是。特奉我王差遣,赍下一封国书,更兼土仪表里,轻造仙山,相拜你三位仙长。未敢擅便,故此借问这等两次三番。”仙童道:“我师父是个隐居避世之人,怎么又与人相见。”萧哒口禀道:“只念我学生不远千里而来,不胜登山涉水之苦。今日幸到仙山,岂可空手回去。万望仙童哥和我通报一声,见不见凭任令师罢。”仙童道:“既如此,请站一会儿。待我进去禀知师父,看他何如。”

    好仙童,连忙的走进洞里面,禀说道:“门外有一员官长,自称金眼国国王驾下右执班大头目,带了几个从者,赍了一封国书,更兼有好些土仪表里,来见三位老师父。未敢擅便,叫徒弟先来禀知一声。”金角大仙说道:“我们避世离群之人,哪里又与他厮见?你去辞了他罢。”仙童说道:“徒弟已经辞他来。他说道:‘只念他不远千里而来,不胜登山涉水之苦。今日幸到这里,岂可空白回去?’故此央浼徒弟特来相禀。”银角大仙说道:“君子不为已甚。既是他来意殷勤,不免请他进来相见罢。”

    仙童听知二师父说“请他进来相见罢”,就一路的飞拳飞脚,跑将出来,连声叫道:“请进!请进!”萧哒口禀不胜之喜,撩衣裳就走。那随行的老者肚里还有些烟,一边跑路,一边说道:“仙童哥,仙童哥!”仙童说道:“你又叫我做甚么?”老者道:“你那个师弟,你还劝他再读几年书来。”仙童道:“怎么再读几年书来?”老者道:“他肚子里不曾读得有书,要教甚么鹤?”仙童道:“你还有所不知,我那师弟倒是个积年教学的人。”老者说道:“既是积年教‘鹤’的人,怎么这等娃子气?”萧哒口禀听见,说道:“讲甚么闲谈,且管走路。”一直走到洞里,见了三位大仙,萧哒口禀不敢怠慢,扯着就一连磕了二三十个头。三仙说道:“尊客远来,不消行这个大礼,请坐。”萧哒口禀不敢坐,即时奉上国书。三仙拆封读之,书曰:

    金眼国国王莫古未伊失谨再拜奉书于金角、银角、鹿皮三位仙翁位下:寡人夙仰仙风,宜以身授命之日久矣。奈尘缘未断,国事劻勷。近者不幸,更被南兵侵扰,变起门庭,祸延骨肉。先生慈悲度世,闻之谅为恻然。礼当躬来请谒,敌兵压境,身与士卒,厉兵秣马,晷刻不遑,是用斋沐逾时,特遣右执班萧哒口禀赍不腆之仪,仰望仙坛,恭伸哀恳。愿怜辙鱼之穷,勉策鹤轩而至。拥笺国门,翘首不尽!

    三仙读书已毕,说道:“重厚致书,已领眷注。这个礼物请先生收回,不敢受。”萧哒口禀说道:“不腆之仪,仰祈海纳。”金角大仙说道:“这个礼物再不必讲他。只还有一件,贫道兄弟们,都是个懒散废弃之人,逃名山野,苟毕余生,哪里晓得甚么用兵作战之机,治国安民之术?你国王此举,误矣!误矣!”萧哒口禀连忙的磕上两个头,说道:“三位仙翁玄风妙术,遐迩传闻。今幸鹤驭,临莅于兹,是上天哀我下国,借以福星照之。故此远来相浼,幸勿见拒,万万!”银角大仙说道:“萧右丞,你岂不知道仁者大事小,智者小事大。你国中既是被兵,审已量力,择而行之,怎么直要贫道兄弟们去和他厮杀?”萧哒口禀说道:“南兵势大如山,虐焰似火。若是三位大仙不肯俯赐扶持,我一国军民,只在早晚间皆成灰烬。倘可以讲和,不知几时与他和了!怎么肯送了个太子残生,驸马微命?今日只是没奈何,特为相浼。”鹿皮大仙说道:“既是你国中有这等大难,我贫道兄弟们久乐山林,其实的不堪奉承驱使。你莫若再到别处去访问一个高士,哀浼他扶持一番,岂不美也!”萧哒口禀说道:“当今之时,若论高士,再无有能出三位仙长之右者。”道犹未了,双膝跪着,又说道:“若是三位仙长坚意不行,我无颜再见我的国王,情愿死在仙境之上罢了。”你看他两泪双流,牵扯不断。哭了一会又说,说了一会又哭。说得恳切,哭得哀恸。三位大仙都一时心动,齐齐的走上前来,扶起萧哒口禀,说道:“萧右丞真是个忠臣义士,举世无双。我们本是不管闲事,只不奈你这个忠义何!也罢,和你走一次罢。”萧哒口禀却又奉上土仪礼物。金角大仙说道:“既是你们来意至诚,不敢不受。”吩咐仙童们即时收下。萧哒口禀请行。大仙道:“丞相请先行一步。贫道兄弟们不久就来也。”萧哒口禀拜谢先行。回到本国,见了番王,把三位大仙的始末,都说了一遍,番王大喜。

    却说三位大仙吩咐了洞中大小徒弟,又各将自己所用的物件,细细的收拾安排,各跨了各人的脚力。还是个甚么脚力?金角大仙骑一只金丝犬,银角大仙骑一只玉面狸,鹿皮大仙骑一只双飞福禄。各显神通,不上顷刻之间,一阵清风,早已到了金眼国的地界上,落下云头,竟进接天关里。

    萧哒口禀望见是三位大仙,即时飞报番王。番王先遣一班文武出关远接,次二亲自下阶迎接。接上金銮宝殿,两家相见。相见已毕,分宾主坐下。坐定致茶,茶罢叙话。番王道:“寡人承先世基业,惭无厚德,可以守邦。不幸敌国无故见侵。今得三位仙长俨然降临,非独寡人之幸,实一国军民之幸也!”三位大仙躬身答礼,说道:“贫道兄弟们无甚大才,过蒙上位厚聘。愿尽展胸所学,以敌南朝,以报知遇。”番王大喜,即时安排筵宴,与三位大仙接风。酒至数巡,彼此情洽。番王叫过些行院来,踏番歌,唱番曲。千妖百媚,对舞双飞,劝三位大仙饮酒。三位大仙说道:“这个女乐请撤了罢。”番王看见三仙不喜女乐,又叫过一班文官来,雍容揖逊,各劝几行。又叫过一班武将来,抡枪耍刀,跌脚飞拳,各逞各人武艺,劝三位大仙饮酒,又饮几行。

    金角大仙说道:“贵国中文官可以把笔,武将可以持刀,怎么连败于南兵,把太子、驸马的命都送了?敢是南朝的战将多么?”番王道:“南朝战将虽多,敝国中也有能战之士。所不及他的去所,只因他那里有个道士,是个甚么龙虎山姓张,官封引化真人,能驱神遣将,唤雨呼风。这个还自可得,还有一个和尚,叫做甚么金碧峰长老。这个人越发不是等闲之辈,能拆天补地,搅海翻江,袖囤乾坤,怀揣日月。南兵来下西洋,一连取了一二十个国,都仗着此二人之力。敝国做不得他的对头,故此远来恳求三位仙长。”金角大仙微微的笑了一笑,说道:“今番上位只管放心了,贫道们不下山,便自罢休。今日既到了大国中,一定要与他大做一场,决不教他恁的施展。”番王道:“多谢,多谢!”银角大仙说道:“上位,你只知道他们的手段,不曾看见我们的设施。我们试一试儿你看着。”番王道:“不敢!不敢!”鹿皮大仙说道:“师兄之言,深为有理。请试一试儿何如。”

    毕竟不知这一试还是个甚么设施?且听下回分解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3869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
风雨面前我们一起扛,驰援河南,愿人人平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