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物志 卷之十 杂说下 原文及译文-(西晋)张华

【原文】

揪人妊娠未满三月,着婿衣冠,平旦左绕井三匝,映祥影而去,勿反顾,勿令人知见,必生男。

揪人妊娠,不欲令见丑恶物、异类鸟兽。食当避其异常味,不欲令见熊罴虎豹。御及鸟射射雉,食牛心、白犬肉、鲤鱼头。席不正不坐,割不正不食,听诵诗书讽咏之音,不听婬声,不视邪色。以此产子,必贤明端正寿考。所谓父母胎教之法。

【译文】

揪女怀孕没有满三个月的时候,穿戴上丈夫的衣帽,早晨从左边绕水井三圈,映照井水,细细地察看自己的倒影,然后离去,不要回头看,不要让丈夫看见,这样生下来的必定是个男孩。

女怀孕后,不要让她看丑恶的东西和怪异的鸟兽。饮食应当避忌有异常味的食品,不要让她看见熊黑虎豹和狂鸟、海难、野鸡,不要吃牛心、白狗肉、鲤鱼头。坐席不摆正不坐,割肉不方正不吃。要常听诵读吟咏诗书的声音,不要听浮靡不正的音乐,不要看混杂不正的颜色。按这样做了,生下的孩子一定是聪明、正直而又长寿。这就是所谓父母胎教的方法。

【原文】

渴古者妇人妊娠,必慎所感,感于善则善,恶则恶矣。妊娠者不可啖兔肉。又不可见兔,令儿唇缺。又不可啖生姜,令儿多指。

《异说》云:瞽叟夫妇凶顽而生舜。叔梁纥,婬夫也,征在,失行也,加又野合而生仲尼焉。其在有胎教也?

【译文】

所以古时候妇女怀孕后,必须对环境影响要慎之又慎,受到好的影响,生的孩子就好;受到坏的影响,生的孩子就坏。怀孕的人不可以吃兔肉,又不可以看到兔子,否则就会使孩子变成缺嘴唇。又不可以吃生姜,否则就会使孩子长出歧指来。

《异说》上说:瞽叟夫妇凶暴愚顽而生下舜。叔梁屹是个婬荡的男子,征在是个失去操守的女子,而且他们是不合礼仪成婚而生下孔子的。哪里存在什么“胎教”呢”?

【原文】

豫章郡衣冠人有数妇,暴面于道,寻道争分铢以给其夫舆马衣资。及举孝廉,更取净者,一切皆给先者,虽有数年之勤,妇子满堂室,犹放黜以避后人。

诸远方山郡幽僻处出蜜蜡,人往往以桶聚蜂,每年一取。

【译文】

豫章郡的士大夫大多有几个老婆,她们在街市上抛头露面,与人争蝇头微利,以此来供给丈夫的车马衣物之需。丈夫被选拔为孝廉后,又重新娶个富有的女子,她们把一切钱财都供丈夫享用。前妻虽然有多年的勤苦,而且子女满堂,仍然被放逐废免,让位给后来人。

许多远方山郡的幽深偏僻处出产蜜蜡,人们往往用桶聚养蜜蜂,每年取一次蜜蜡。

【原文】

远方诸山蜜蜡处,以木为器,中开小孔,以蜜蜡涂器,内外令遍。春月蜂将生育时,捕取三两头着器中,蜂飞去,寻将伴来,经日渐益,遂持器归。

人藉带眠者,则梦蛇。

鸟衔人之发,梦飞。

【译文】

远方群山中产蜜蜡的地方,那里的人家有养蜂的,取蜜蜡的方法是:用木料做个器具,中间开一个小孔,把蜜蜡涂在器具上,内外都要涂遍。春天,蜜蜂将要生育时,捕两三头蜜蜂放在器具中,过了几晚,蜜蜂会飞出去,不久又带着伙伴回来,过一段时间蜜蜡渐渐满了,于是就可以拿着器具回家了。

人躺在带子上睡觉的,就会梦见蛇。

飞鸟口衔人的头发,这个人就会梦见自己也能飞了。

【原文】

王尔、张衡、马均昔冒重雾行,一人无恙,一人病,一人死。问其故,无恙人曰:“我饮酒,病者食,死者空腹。”

人以冷水自渍至膝,可顿啖,数十枚瓜。渍至腰,啖转多。至颈可啖百余枚。所渍水皆作瓜气味。此事未试。人中酒醉不解,治之,以汤自渍即愈,汤亦作酒气味也。

【译文】

王肃、张衡、马均三个人从前一起冒着浓雾行路,一人平安无事,一人患了疾病,一人死亡。问起什么原因,那个平安无事的人说:“我喝了酒,生病的人吃过粥,死去的人是空腹的。”

人用冷水浸泡自己的脚,水浸到膝盖处,这个人便可一次吃几十只瓜;浸泡到腰部,就可以吃更多的瓜;浸泡到颈部,可以一次吃几百只瓜。浸泡过的水都有瓜的气味。这件事没有亲自试过。人喝醉了酒不能排解,醒酒的办法是用热水浸泡,马上就可以恢复,浸泡过的热水也会有酒的气味。

【原文】

昔刘玄石于中山酒家酤酒,酒家与千日酒,忘言其节度。归至家当醉,而家人不知,以为死也,权葬之。酒家计千日满,乃忆玄石前来酤酒,醉向醒耳。往视之,云玄石亡来三年,已葬。于是开棺,醉始醒,俗云:“玄石饮酒,一醉千日。”

旧说云天河与海通。近世有人居海渚者,年年八月有浮槎去来,不失期,人有奇志,立飞阁于查上,多赍粮,乘槎而去。十余日中,犹观星月日辰,自后茫茫忽忽,亦不觉昼夜。去十余日,奄至一处,有城郭状,屋舍甚严。遥望宫中多织妇,见天丈夫牵牛渚次饮之。牵牛人乃惊问曰:“何由至此?”此人具说来意,并问此是何处,答曰:“君还至蜀郡访严君平则知之。”竟不上岸,因还如期。后至蜀,问君平,曰:“某年月日有客星犯牵牛宿。”计年月,正是此人到天河时也。

【译文】

从前,刘玄石在中山郡的一家酒店里买酒,酒店主人卖给他名酒“干日酒”,而忘记把应掌握的喝酒分一寸告诉他。刘玄石回到家里,喝得大醉,好几天都没醒过来,但家里人不知道是醉酒,以为他死了,就备办棺材将他装硷安葬了。酒店主人到满一千天的那一天,才回忆起刘玄石以前来买过酒的事,料想醉酒也该醒过来了。前往刘家去看望,刘家的人说玄石死去至今已三年了,早已安葬。于是打开棺材,醉酒的玄石方始醒了过来。人们流传说:“玄石饮酒,一醉千日。”

相传天上的银河与地上的大海是相通的。近代有人住在海岛上,每年八月有木筏往来于银河与大海之间,从来不误时限。有个胸怀奇志的人,在木筏上建了一座高阁,带上不少粮食,乘上木筏向银河漂去。开始十几天里,还能观看日月和星星,后来就恍恍忽忽,也分不出白天和黑夜。走后十多天,突然到了一个地方,有城市的样子,房屋十分整齐,远远望去房子里有很多织布的女子。又看见一位男子,正牵着牛,在河中小岛的水边让牛饮水。牵牛人见到来客,便惊奇地问道: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这人详细说明了来意,并旦询问这是什么地方。牵牛人回答说:“你回到蜀郡去拜访严君平就知道了。”这人最终没有上岸,因而按照木筏来去的时间如期回家了。后来到了蜀郡,去问严君平,严说:“某年某月某日,有一颗客星触犯了牵牛星。”算一算年月,正是这人到达银河的时候。

【原文】

人有山行堕深涧者,无出路,饥饿欲死。左右见龟蛇甚多,朝暮引颈向东方,人因伏地学之,遂不饥,体殊轻便,能登岩岸。经数年后,竦身举臂,遂超出涧上,即得还家。颜色悦怿,颇更黠慧胜故。还食谷,啖滋味,百余日中复本质。

天门郡有幽山峻谷,而其上人有从下经过者,忽然踊出林表,状如飞仙,遂绝迹。年中如此甚数,遂名此处为仙谷。有乐道好事者,入此谷中洗沐,以求飞仙,往往得去。有长生意思人,疑必以妖怪。乃以大石自坠,牵一犬入谷中,犬复飞去。其人还告乡里,募数十人执杖揭山草伐木,至山顶观之,遥见一物长数十丈,其高隐人,耳如簸箕。格射刺杀之。所吞人骨积此左右,已成封。蟒开口广丈余,前后失人,皆此蟒气所(口翕)上。于是此地遂安稳无患。

【译文】

有个人走山路掉进了深山沟,因为没有出去的路,在山沟里快要饿死了。看看附近,有不少龟蛇,整天伸长头颈朝着东方,他就趴在地上学龟蛇的样,于是肚子就不再饥饿了,身体变得异常轻便,能攀登山崖。经过几年后,他试着举起手臂耸身往上跳,果然就跳出了深山沟,于是就回家了。他满脸喜悦,人变得比过去更加聪明智慧。他恢复吃谷食,尝美味,过了一百天,又回复到原来的本性。

天门郡有陡深的山谷,在那里,有人从山谷下面走过,会忽然腾跃出山林之外,样子像飞仙,一会儿就不见踪迹了。一年中发生这种情况的相当多,人们就把这个地方称为“仙谷”。有些喜欢修道的人,便走进这山谷里洗澡,希求自己成为飞仙,常常得以遂愿,飞升而去。有个有智谋才干的人,怀疑其中必有妖怪,就身拴一块大石头挂住自己,又牵着一条狗进入山谷中,像以前发生过的情况一样,狗又飞走了。这个人回去告诉了同乡的人,并招募了几十个人手执木杖,斩断山草,砍去林木,来到山顶观看,远远望见一个怪物,长几十丈,十分高大,遮掩常人,耳朵像簸箕那么大。这人便与怪物格斗,放箭射它,最后把它刺死了。再一看,这怪物所吞的人骨头聚积在四周都成堆了。这一条蟒蛇,张开嘴宽度达一丈多,前前后后所失踪的人,都是这条蟒蛇吸气吸上去的。自从怪物一死,这一带就太平安定,再也没有祸患了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386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