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物志 卷之七 异闻 原文及译文-(西晋)张华

【原文】

昔夏禹覌河,见长人鱼身出曰:“吾河精。”岂河伯耶?

冯夷,华陰潼乡人也,得仙道,化为河伯,岂道同哉?

仙夷乘龙虎,水神乘鱼龙,其行恍惚,万里如室。

【译文】

从前夏禹观看黄河,看见一条长长的人鱼,身子浮出水面,说:“我是河精。”这河精莫非就是河伯吧?

冯夷是华陰县潼乡人,他得道后变成了水仙,就是人们所称的河伯。神仙之道难道是相同的吗?

仙人乘的是龙和虎,水神乘的是鱼和龙。他们行踪不定难以捉摸,哪怕远行一万里也好像在室内行动那样自如。

【原文】

夏桀之时,为长夜宫于深谷之中,男女杂处,十旬不出听政。天乃大风扬沙,一夕填此宫谷。又曰石室瑶台,关龙逄谏,桀言曰:“吾之有民,如天之有日,日亡我则亡。”以为龙逄妖言而杀之。其后复于山谷下作宫在上,耆老相与谏,桀又以为妖言而杀之。

【译文】

夏桀的时候,在深山谷里建造了一座长夜宫,男女混杂着居住在宫内,桀一连三十天不上朝治理政事。上天便刮起一阵大风,扬起沙土,一夜 之间把长夜宫所在的山谷给填平了。桀又在岩洞里用玉石砌起了一座华丽的台,大臣关龙逢进行规劝,桀说:“我拥有百姓,就像夭上有个太陽一样,是天经地义的,只有当太陽消亡的时候,我才会灭亡。”他把关龙逢的规劝视为妖言,便杀了他。后来,桀又在山谷下筑宫殿,老人们好言相劝,禁又认为是妖言,把他们杀了。

【原文】

夏桀之时,费昌之河上,见二日:在东者烂烂将起;在西者沉沉将灭,若疾雷之声 。昌问于冯夷曰:“何者为殷?何者为夏?”冯夷曰:“西夏东殷。”于是费昌徙,疾归殷。

【译文】

夏桀的时候,费昌来到黄河边上,看见两个太陽:在东方的光华闪耀即将升起,在西方的不断下沉即将消亡,而且空中发出霹雳般的声响。费昌问河神冯夷:“哪个太陽代表殷?哪个太陽代表夏?”冯夷回答说:“西边的代表夏,东边的代表殷。”于是费昌带着家族迁移,归附殷商。

【原文】

武王伐纣至盟津,渡河,大风波。武王操戈秉麾麾之,风波立霁。

鲁陽公与韩战酣而日暮,援戈麾之,日反三舍。

【译文】

周武王讨伐商纣,当军队到达盟津、开始横渡黄河的时候,河面上刮起了大风,河水涌起了大浪。武王手持大斧和旗子指挥它们,风浪立刻就停息了。

鲁陽公与韩国打仗,扫一得正剧烈时,天快黑了,鲁陽公就拿起戈来指挥太陽,太陽一下子就退了三座星宿的位置。

【原文】

太公为灌坛令。武王梦妇人当道夜哭,问之,曰:“吾是东海神女,嫁于西海神童。今灌坛令当道,废我行。我行必有大风雨,而太公有德,吾不敢以暴风雨过,是毁君德。”武王明日召太公,三日三夜,果有疾风暴雨从太公邑外过。

【译文】

姜太公担任灌坛令,地方上风调雨顺。周文王有一次梦见一位妇人夜间挡在路上啼哭,便问她什么原因,她说:“我是泰山神的女儿,嫁给东海神的儿子。现在灌坛令当政,使我不能过去。擒一走动,必然有狂风暴雨,而太公是很有政德的,我不敢挟带着狂风暴雨经过灌坛,因为那样做会毁坏他的政德的。”第二天,文王召见了太公。这以后三天三夜,果然有狂风暴雨从太公的灌坛邑外经过。

【原文】

晋文公出,大蛇当道如拱。文公反修德,使吏守蛇。吏梦天使杀蛇曰:“何故当圣君道?”觉而视蛇,则自死也。

齐景公伐宋,过泰山,梦二人怒。公谓太公之神,晏子谓宋祖汤与伊尹也。为言其状,汤晰容多发,伊尹黑而短,即所梦也。景公进军不听,军鼓毁,公怒,散军伐宋。

【译文】

晋文公有一次外出,遇上一条大蛇挡住去路,就像堤坝一般。文公回去修治自已的政德,派吏人守着大蛇。吏人梦见上天派遣使者杀蛇,使者对蛇说:“你为什么要挡圣君的道?”吏人醒过来一看,蛇已经自己死去了。

齐景公出兵攻打宋国,经过泰山,梦见二人发怒。景公说发怒的是姜太公的神灵,晏子说是宋国的先祖汤和伊尹。晏子还对景公描述了二人的相貌:汤皮肤白净胡 须多,伊尹皮肤黑而个子矮。景公梦见的正是这两个人。景公不顾神灵的替告依然进军,军鼓也毁坏了,这时他才害怕起来,解散了军队,没有去攻伐宋国。

【原文】

《徐偃王志》云:徐君宫人娠而生卵,以为不祥,弃之水滨。独孤母有犬名鹄苍,猎于水滨,得所弃卵,衔以东归。独孤母以为异,覆暖之,遂烰成儿,生时正偃,故以为名。徐君宫中闻之,乃更录取。长而仁智,袭君徐国,后鹄苍临死生角而九尾,实黄龙也。偃王又葬之徐界中,今见云狗袭。偃王既主其国,仁义着闻。欲舟行上国,乃沟陈、蔡之间,得朱弓矢,以己得知瑞,遂因名为号,自称徐偃王。江 淮诸侯皆伏从,伏从者三十六国。周王闻,遣使乘驷,一日至楚,使伐之,偃王仁,不忍闻言,其民为楚所败,逃走彭城武原县东山下。百姓随之者以万数,后遂名其山为徐山。山上立石室,有神灵,民人祈祷。今皆见存。

【译文】

《徐州地理志》上说:徐国国君的宫女怀孕后生下一只蛋,认为是不祥之物,把它扔到了水边。有个孤老太婆养的一条狗名叫鹄苍的正好在水边追捕禽兽 ,得到了这只被抛弃的蛋,就衔着它回家了。孤老太婆觉得这只蛋不寻常.用身子捂暖它,于是就孵出了一个孩子,这孩子出生时正好是仰卧着的,所以便用“偃”来取名。徐国国君在宫中听说这件事,就重新收养了这孩子。他长大后仁慈而又聪明,继承了徐国的王位。后来鸽苍临死的时候长出了角和九条尾巴,原来这狗实际上是黄龙.徐偃王把它葬在徐国境内,现在还可以看见有座狗坟。偃王继承王位后,以仁义著称.他想乘船到上游的周天子之国去,就在陈国与蔡国之间开凿了一条运河,挖沟渠时挖到了红色的弓和箭,认为自己得到了上天赐的祥瑞,便根据自己的名字取了个号,自称为徐偃王。江 淮一带的诸侯都服从他.服从的诸侯达三十六个国家。周穆王听说此事,派了使者乘着四匹马驾的车,一天功夫就到了楚国,要楚王去讨伐徐偃王。偃王讲求仁爱.不忍心国家之间相互争斗残害,结果他的百姓被楚国打败,逃跑到彭城武原县东山下.百徽跟随偃王的数以万计,后来便把这座山称为徐山。山上立了个石头的神完.其中有偃王的神位,供百姓祈祷.现在这些都还保留着。

【原文】

海水西,夸父与日相逐走,渴,饮水河渭,不足。北饮大泽,未至,渴而死。弃其策杖,化为邓 林。

澹台子羽渡河,赍千金之璧于河,河伯欲之,至陽侯波起,两鲛挟船,子羽左掺璧,右操剑,击鲛皆死。既渡,三投璧于河伯,河伯跃而归之,子羽毁而去。

【译文】

在博父国的西面,夸父同太陽赛跑,口渴了,便去喝黄河和渭水的水。两条河的水喝光了还不解渴,又想去北方喝大泽的水,但还没走到.就在半路上渴死了。临死时他抛掉了手杖,后来便变成了邓 林。

澹台子羽带着价值千金的玉璧横渡黄河,河神很想得到这块玉璧。船渡到一半,波神掀起了大浪,两条蛟龙把船夹在中间。子羽左手拿着玉璧,右手握着全剑,攻击蛟龙,把它们全杀死了。渡河到了对岸,子羽三次把玉璧扔给河神,河神三次跃出水面把玉璧还给他,结果子羽就毁掉了玉璧,离去了。

【原文】

荆轲字次非,渡,鲛夹船,次非不走,断其头,而风波静除。

东阿王勇士有菑丘欣,过神渊,使饮马,马沉,欣朝服拔剑,二日一夜 ,杀二蛟一龙而出,雷随击之,七日七夜,眇其左目。

【译文】

荆柯字次非,渡河时蛟龙夹住他的船只,他挥剑把蛟龙的头全斩断了,于是风平浪静。

东海上有个勇士名叫菑丘诉,他经过神渊的时候,命仆人给马饮水.结果马沉到水里去了.菑丘诉脱下朝服拔出剑跳进水里,战牛了三天三夜,杀死了两头蛟一头龙才上岸,紧接着雷神便用雷电来打他,一连七天七夜,把他的左眼给弄瞎了.

【原文】

汉滕公薨,求葬东都门外。公卿送丧,驷马不行,局地悲鸣,跑蹄下地得石,有铭曰:“佳城郁郁,三千年见白日,吁嗟滕公居此室。”遂葬焉。

卫灵公葬,得石椁,铭曰:“不逢箕子,灵公夺我里。”

【译文】

汉朝滕公夏侯婴死了,准备在东都门外找个地方安葬。官员们送葬到东都门外,拉灵车的四匹马不再前行,僵仆在地,发出悲哀的嘶鸣声,这些马又用蹄刨地。人们挖掘马蹄下的地,发现一具石头棺材,上有铭文,写道:“墓地里多沉闷,三千年才得以见到陽光,唉,滕公将要在这里安息。”

卫灵公下葬的时候,发现地下有一具石头棺材,上面刻有铭文说:“这些子孙靠不住,灵公夺取我住地。”

【原文】

汉西都时,南宫寝殿内有醇儒王史威长死,葬铭曰:“明明哲士,知存知亡。崇陇原亹,非宁非康。不封不树,作灵乘光。厥铭何依,王史威长。”

元始元年,中谒者沛郡史岑上书,讼王宏夺董贤玺绶之功。灵帝和光元年,辽西太守黄翻上言:海边有流尸,露冠绛衣,体貌完全,使翻感梦云:“我伯夷之弟,孤竹君也。海水坏吾棺椁,求见掩藏。”民有襁褓视,皆无疾而卒。

【译文】

汉朝建都长安时,南宫的宗庙里一位名叫王史威长的老学者死了,安葬的铭文上写道:“洞察一切的哲人呵,知晓人间的存与亡。高高的山丘美丽的原野,却没有宁静与安康。你死后既不起坟又不在坟上植树,可依然显示威灵驾驭神异之光。要问这铭文指的是谁,那就是醇儒王史威长。”

汉平帝元始元年,中谒者沛郡人史岑上书,颂扬王宏迫使董贤交 出皇帝印章的功劳。汉灵帝光和元年,辽西太守黄翻禀告说:海边有飘流来的尸体,戴着缀玉的帽子,穿着深红色的衣服,体态容倪完好无缺。死者托梦给黄翻说:“我是伯夷的弟弟,孤竹君的儿子。海水把我的棺材毁坏了,我请求把我重新掩藏起来。”当时老百性有刚出生的婴儿,一看,都没患病就夭折了。

【原文】

汉末关中大乱,有发前汉时冢者,宫人犹活。既出,平复如旧。魏郭后爱念之,录着宫内,常置左右,问汉时宫中事,说之了了,皆有次序。后崩,哭泣过乱,遂死焉。

汉末发范明友冢,奴犹活。明友,霍光女婿。说光家事废立之际,多与《汉书》相似。此奴常游走于民间,无止住处,今不知所在。或云尚在,余闻之于人,可信而目不可见也。

【译文】

汉朝末年,关中大乱,有人掘开了先前汉时的坟墓,里面的宫女还活着。出墓穴后,就复原成旧时的模样了。魏国郭后爱怜她,将她收养在宫内,常常让她跟随在自己身边。当问及汉时宫中的事情时,她能说得一清二楚,都是有条有理的。后来郭后死了,宫女痛哭不已,超越了寻常的礼仪节度,因此也死了。

汉朝末年掘开范明友家奴的坟墓,家奴还活着。范明友,是霍光的女婿。这家奴讲起霍光的家事以及废弃旧帝、迎立新帝时期的情况,大多与《汉书》相对应。这个家奴常常在民间游历,没有固定的住宿地,现在不知他在哪里。有人说他还活着,我听别人说,有关他的传说是可信的,但不能亲眼见到他了。

【原文】

大司马曹休所统中郎谢璋部曲义兵奚侬息女,年四岁,病没故,埋葬五日复生。太和三年,诏令休使父母同时送女来视。其年四月三日病死,四日埋葬,至八日同墟入采桑,闻儿生活。今能饮食如常。

京兆都张潜客居辽东,还后为驸马都尉、关内侯,表言故为诸生。太学时,闻故太尉常山张颢为梁相,天新雨后,有鸟如山鹊,飞翔近地,市人掷之,稍下堕,民争取之,即为一殒石。言县府,颢令捶破之,得一金印,文曰“忠孝侯印”。颢表上之,藏于官库。后议郎汝南樊行夷校书东观,表上言尧舜之时,旧有此官,今天降印,宜可复置。

【译文】

魏大司马曹休所管辖的中郎谢璋,其家仆武装中有个名叫奚侬息的,他的女儿四岁时病死,埋葬后五天又活转来了。太和三年,魏明帝下诏书命曹休让这女孩的父母带着孩子来,让他亲眼看看。这一年四月三日,女孩又病死了,四日埋葬,到了八日,同村的人去采桑,听到小孩的啼哭声,就马上告诉奚侬息的妻子前往掘坟,一看,孩子又复活了。现在这孩子饮食如同平时一样。

京都长官张潜曾经客居在辽东,回到朝廷后被封为驸马都尉、关内侯。他给朝廷上奏章说,自己从前在太学里当学生时,听说原先的太尉、常山人张颖担任了梁相,有一次天刚下过一场雨,有只像山鹊的鸟,飞翔下来接近地面,街市上的人朝它掷东西,这鸟便渐渐落了下来,人们争着去抢,它却变成了一块圆石。报告官府后,张颢下令把石头敲破,结果从中得到一枚金印,上面刻有“忠孝侯印”的字样。张颢上奏章察告,这一金印便保藏在官库里了。后来,东汉的议郎、汝南人樊行夷在东观校勘图书时,上表给皇帝说,尧舜的时候原本有忠孝侯这样的官,现在上天降下印章,应该恢复设置这一官职。

【原文】

孝武建元四年,天雨粟。孝元竟宁元年,南陽陽郡雨谷,小者如黍粟而青黑,味苦;大者如大豆赤黄,味如麦。下三日生根叶,状如大豆初生时也。

代城始筑,立板干,一旦亡,西南四五十板于泽中自立,结草为外门,因就营筑焉。故其城直周三十七里,为九门,故城处为东城。

【译文】

汉武帝建元四年,天上落下了谷物。元帝竟宁元年,南陽郡山都县也普降谷物,小的像粘黄米但颜色是青黑色的,味若;大的像大豆,赤黄色,味道像麦子。落地三天后,生出根和叶子,样子像大豆初生的时候。

代州城墙开始修筑的时候,架起了夹板和木柱,但一个早上都消失了,只有西南面尚有四五十块夹板,在无支柱的情况下竖立在沼泽地里。人们用芦苇编织作城门,于是就地开始筑城墙。这城墙周长三十七里,共有九个门,原先筑城墙的地方称为东城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380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