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物志 卷之五 方士 原文及译文-(西晋)张华

【原文】

魏武帝好养性法,亦解方药,招引四方之术士,如左元放、华佗之徒,无不毕至。

【译文】

魏武帝喜好养生之道,又懂得医方药物,他征召延请子四方的术士,如左慈、华佗一班人,全都汇聚到他门下。

【原文】

魏王所集方士名:

上党 王真、陇西封君达、甘陵甘始、鲁女生、谯国华佗字符化、东郭延年、唐霅、冷寿光、河南卜式、张貂、蓟子训、汝南费长房、鲜奴辜、魏国军吏河南赵圣卿、陽城却俭字孟节、卢江 左慈字符放。

右十六人,魏文帝、东阿王、仲长统所说,皆能断谷不食,分形隐没,出入不由门户。左慈能变形,幻人视听,厌刻鬼魅,皆此类也。《周礼》所谓怪民,《王制》称挟左道者也。

【译文】

魏王所收集的方士名单如下:

上党 人王真陇西人封君达

臼陵人甘始鲁女生

憔郡人华佗(字元化)东郭延年

唐雪冷寿光

河南人卜式张貂

蓟子训汝南人费长房

鲜奴辜魏国军吏河南人鞠圣卿

陽城人郑俭(字孟节)庐江 人左慈(字元放)

以上十六个人,据魏文帝、东阿王和仲长统所说,都能因求仙而断除五谷不吃,且能分身藏匿,不从门户进出。左慈能变化形体,迷惑他人的视觉听觉,又能镇服驱赶妖魔鬼怪,其他人也都有这一类本事。这些人就是《周礼》上所说的狂怪特异的人,《礼记?王制》巨所称的操邪门旁道的人。

【原文】

魏时方士,甘陵甘始,庐江 有左慈,陽城有却俭。始能行气导引,慈晓房中之术,善辟谷不食,悉号二百岁人。凡如此之徒,武帝皆集之于魏,不使游散。甘始老而少容,曹子建密问其所行,始言本师姓韩字世雄,尝与师于南海作金,投数万斤于海。又取鲤鱼一双,鲤游行沉浮,有若处渊,其与药者已熟而食。言此药去此逾远万里,已不可行,不能得也。

【译文】

魏时的方士,甘陵有甘始,庐江 有左慈,陽城有郄俭。甘始能吐纳运气,行活动筋骨关节的导引术;左慈通晓房中与女人交 合养生保气的方术;郄俭则善于通过不食五谷来修炼身性。他们都号称是活到三百岁的人。凡是这一类的高明方士,魏武帝都把他们邀集到魏国,不让他们周游四方,散居各地。甘始虽至老年,却仍保持年轻人的仪容。曹植曾私下里询问他行的什么道,甘始说:我的师傅姓韩字世雄,我曾和他一起在南海炼金,把好几万斤扔进了大海。又曾从河里打捞起两条鲤鱼,在其中的一条鱼身上涂上一种药,然后把两条鱼都丢进沸滚的油里。涂有药的那一条摇着尾鼓着鳃,在沸油里自由 自在地游动,或沉或浮,好似处在深渊里一样,另一条没涂药的却已经被煮熟可以吃了。甘始又说这种药的产地离这儿有一万多里远,如果我不亲自前往,是得不到这种药物的。

【原文】

皇甫隆遇青牛道士姓封名君达,其与养性法,即可仿用。大略云:“体欲常少,劳无过虚,食去肥浓,节酸咸,减思虑,损喜怒,除驰逐,慎房室。春夏泄泻,秋冬闭藏。”详别篇。武帝行之有效。

【译文】

皇甫隆遇见青牛道士封君达,觉得他论养生的方法值得仿效施用,其大体内容是:“身体要常活动,饮食要常少量,活动不要过度劳累,节食不要导致过度空虚。抛开肥腻肉食,节制酸咸食品,减少杂念忧思,捐弃喜怒感情,排除追名逐利念头,谨慎对待房事。春夏两季注意清泻邪火,秋冬两季注意闭门掩藏。”详细内容见于别篇。魏武帝采用了这种养生方法,有效果。

【原文】

文帝《典论》曰:陈思王曹植《辩道论》云:世有方士,吾王悉招至之:甘陵有甘始,庐江 有左慈,陽城有却俭。始能行气,俭善辟谷,悉号二百岁人。自王与太子及余之兄弟,咸以为调笑,不全信之。然尝试却俭辟谷百日,犹与寝处,行步起居自若也。夫人不食七日则死,而俭乃能如是。左慈修房中之术,善可以终命,然非有至情,莫能行也。甘始老而少容,自诸术士,咸共归之,王使却孟节主领诸人。

【译文】

魏文帝《典论》引陈思王曹植的《辩道论》说:世间有方士,我们魏王把他们全都征召到身边,甘陵有甘始,庐江 有左慈,陽城有郄俭。甘始能吐纳运气,行活动筋骨的导引术;左慈通晓房中与女人交 合、养生保气的方术;郑俭善于通过不食五谷来修炼,他们都号称是活到三百岁的人。从父王、太子直到我的兄弟起先都拿他们的做法作为笑料,将信将疑。但是我曾经试过郄俭,他断绝谷食一百天,我亲自同他朝夕相处,却见他走路、举止与原先并没有什么两样。人不吃饭七天就会死,可郄俭却能做到这样。左慈修炼房中术,尚可由此而享尽天年,但如果没有极其精诚纯一的志向是做不到的。甘始年纪虽老,却依然保持年轻人的风采。自从众多方士都来归附之后,父王就让郄俭统领这帮人。

【原文】

近魏明帝时,河东有焦生者,裸而不衣,处火不燋,入水不冻。杜恕为太守,亲所呼见,皆有实事。

【译文】

近世魏明帝的时候,河东郡有位姓焦的隐士,光着身子不穿衣,在火里烧不焦,在水里冻不坏。杜想当太守时,曾亲自迎他来见面,传闻的都是事实。

【原文】

颍川陈元方、韩元长,时之通才者。所以并信有仙者,其父时所传闻。河南密县有成公,其人出行,不知所至,复来还,语其家云:“我得仙。”因与家人辞诀而去,其步渐高,良久乃没而不见。至今密县传其仙去。二君以信有仙,盖由此也。

【译文】

颖川人陈纪和韩融都是东汉时博学多才的人,他们之所以会相信有神仙,是因为听了父辈的传闻。河南郡密县有个叫上成公的人,他离家出走,家人都不知道他去哪儿‘,后来他又折回来,告诉家里人说:“我已经得了成仙之道了”。于是与家人辞别而去。他的脚步渐往高处迈,许久,便隐没而看不见踪影了。至今密县还流传着他成仙而去的故事。陈韩两位所以相信有神仙,大概是这个缘故。

【原文】

桓谭《新论》说方士有董仲君,罪系狱,佯死,臭自陷出,既而复生。

黄帝问天老曰:“天地所生,岂有食之令人不死者乎?”天老曰:“太陽之草,名曰黄精,饵而食之,可以长生。太陰之草,名曰钩吻,不可食,入口立死。人信钩吻之杀人,不信黄精之益寿,不亦惑乎?”

【译文】

桓谭《新论》上说,有个方士叫董仲君,因犯了罪而囚禁在监牢里,他假装死去,尸体腐烂发臭,过了几天眼窝深陷蛆虫爬出,这以后他又复活了。

黄帝问他的臣子天老说:“天地所生的物类,难道有使人吃了不死的东西吗?”天老说:“陽气极盛的草,名叫黄精,服用它可以长生;陰气极盛的草,名叫钩吻,不能吃,一到嘴里立刻就会死。人们相信钩吻草能毒死人,却不相信黄精草能使人延年益寿,这不是太糊涂了吗?”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358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