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京杂记 卷四 原文及翻译-(汉)刘歆

八九、真算知死

【原文】安定嵩真,玄菟曹元理,并明算术,皆成帝时人。真尝自算其年寿七十三,绥和元年正月二十五日晡时死,书其壁以记之。至二十四日晡时死。其妻曰:「见真算时,长下一算,欲以告之,虑脱真旨,故不敢言,今果校一日。」真又曰:「北邙青陇上,孤槚之西四丈所,凿之入七尺,吾欲葬此地。」及真死,依言往掘,得古时空椁,即以葬焉。

【译文】:安定郡的满真、玄菟郡的曹元理,都通晓推算之术,他们都是汉成帝时的人。嵩真曾自己推算他的年寿是七十三岁,绥和元年正月二十五日申时死,他把这一一时间写在墙壁上以便记住。到绥和元年正月二十四日申时满真死了。他的妻子说:“我看见嵩真推算时,多算了一个筹码,想将此告诉他,又怕他或许有其他的意思,就不敢说了,现在果然相差了一天。”嵩真又说:“北邯山青陇坡上一棵孤零零的槚树往西大约四丈远的地方,挖地深七尺,我想葬在这个地方。”到嵩真死后,人们照他说的去挖那块地,挖到古时候的一副空外棺,就用这副外棺安葬了他。

九十、曹算穷物

【原文】元理尝从其友人陈广汉,广汉曰:「吾有二囷米,忘其石数,子为计之。」元理以食箸十余转,曰:「东囷七百四十九石二升七合。」又十余转,曰:「西囷六百九十七石八斗。」遂大署囷门,后出米,西囷六百九十七石七斗九升,中有一鼠,大堪一升;东囷不差圭合。元理后岁复过广汉,广汉以米数告之,元理以手击床 曰:「遂不知鼠之殊米,不如剥面皮矣!」广汉为之取酒,鹿脯数片,元理复算,曰:「薯蔗二十五区,应收一千五百三十六枚。蹲鸱三十七亩,应收六百七十三石。千牛产二百犊,万鸡将五万雏。」羊豕鹅鸭,皆道其数,果蓏肴蔌,悉知其所,乃曰:「此资业之广,何供馈之偏邪?」广汉惭曰:「有仓卒客,无仓卒主人。」元理曰:「俎上蒸豚一头,厨中荔枝一柈,皆可为设。」广汉再拜谢罪,自入取之,尽日为欢。其术后传南季,南季传项瑫,瑫传子陆,皆得其分数,而失玄妙焉。

【译文】:曹元理曾来看他的友人陈广汉,广汉说:“我有两圆仓的米,忘记它们具体的石数了,你替我算算看。”元理用筷子转了十来圈,说:“东边的圆仓里米有七百四十九石二升七合。”又转了十来圈,说:“西边的圆仓里米有六百九十七石八斗。”便用大字把数字题写在谷仓门上。后来米出仓时,量得西边圆仓有米六百九十七石七斗九升,当中有一只老鼠,大到有一升重,东边的圈仓的米与元理算的丝毫不差。曹元理次年又来拜访陈广汉,广汉把米的重量告诉他,元理用手拍着床说:“竞然不知道老鼠与米是不同的,还有什么脸见人1”陈广汉为他拿来酒,几片鹿肉于,元理又算了算,说:“甘熊二十五片,应该能收一千五百三十六根。大学头三十七亩,应该能收六百七十三石,一千头牛能生出二百头小牛犊,一万只鸡能养出五万只小鸡。”羊猪鹅鸭,都能说出数目,瓜果鱼肉蔬菜等,他都知道在哪儿,这才说:“这样大的一份家业,怎么招待客人却这么心胸狭小呢?”广汉很惭愧说:“有仓卒而来的客人,没有仓卒的主人。”元理说:“砧板上蒸好的小猪一头,碗橱里荔枝一盘,都可以摆上来。”广汉又一次拜揖谢罪,自己进去拿出来这些东西,主客整日尽欢。曹元理推算之术后来传给南季,南季传给项瑶,项蹈又传给几子项陆,他们都学到了推算的法则,但没有学到它的精深奥妙之处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298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