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斋志异 侯静山

    高少宰念东先生云:“崇祯间,有猴仙,号静山。托神于河间之叟,与人谈诗文、决休咎,娓娓不倦。以肴核置案上,啖饮狼藉,但不能见之耳。”时先生祖寝疾。或致书云:“侯静山,百年人也,不可不晤。”遂以仆马往招叟。叟至经日,仙犹未来。焚香祠之。忽闻屋上大声叹赞曰:“好人家!”众惊顾。俄檐间又言之。叟起曰:“大仙至矣。”群从叟岸帻出迎。又闻作拱致声。既入室,遂大笑纵谈。

    时少宰兄弟尚诸生,方人闱归。仙言:“二公闱卷亦佳;但经不熟,再须勤勉,云路亦不远矣。”二公敬问祖病。曰:“生死事大,其理难明。”因共知其不祥。无何,太先生谢世。旧有猴人,弄猴于村。猴断锁而逸,不可追,入山中。数十年,人犹见之。其走飘忽,见人则窜。后渐入村中,窃食果饵,人皆莫之见。一日,为村人所睹,逐诸野,射而杀之。而猴之鬼竟不自知其死也,但觉身轻如叶,一息百里。遂往依河间叟,曰:“汝能奉我,我为汝致富。”因自号静山云。

    长沙有猴,颈系金炼,尝往来士大夫家。见之者必有庆幸之事。予之果,亦食。不知其何来,亦不知其何往也。有九旬余老人言:“幼时犹见其炼上有牌,有前明藩邸识记。”想亦仙矣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2433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