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遗记033晋时事(一)

原文

武帝为抚军时,府内后堂砌下忽生草三株,茎黄叶绿,若总金抽翠,花条苒弱,状似镫。时人未知是何祥草,故隐蔽不听外人窥视。有一羌人,姓姚名馥,字世芬,充厩养马,妙解阴阳之术,云:“此草以应金德之瑞。”馥年九十八,姚襄则其祖也。馥好读书,嗜酒,每醉时好言帝王兴亡之事。善戏笑,滑稽无穷,常叹云:“九河之水不足以渍曲糵,八薮之木不足以作薪蒸,七泽之麋不足以充庖俎。凡人禀天地之精灵,不知饮酒者,动肉含气耳,何必木偶于心识乎?”好啜浊糟,常言渴于醇酒。群辈常弄狎之,呼为“渴羌”。

及晋武践位,忽思见馥立于阶下,帝奇其倜傥,擢为朝歌邑宰。馥辞曰:“老羌异域之人,远隔山川,得游中华,已为殊幸,请辞朝歌之县,长充养马之役,时赐美酒,以乐余年。”帝曰:“朝歌纣之故都,地有美酒,故使老羌不复呼渴。”馥于阶下高声而对曰:“马圉老羌,渐染皇化,溥天夷貊,皆为王臣,今若欢酒池之乐,更为殷纣之民乎?”

帝抚玉几大悦,即迁酒泉太守。地有清泉,其味若酒。馥乘醉而拜受之,遂为善政,民为立生祠。后以府地赐张华,犹有草在,故茂先《镫赋》云:“擢九茎于汉庭,美三株于兹馆。贵表祥乎金德,比名类乎相乱。”至惠帝元熙元年,三株草化为三树,枝叶似杨树,高五尺,以应“三杨”擅权之事。时有杨骏、杨瑶、杨济三弟兄,号曰“三杨”。马圉醉羌所说之验。

录曰:不得中行,狂狷可也。淳于、优孟之俦,因俳说以进谏。至如姚馥,才性容貌,不与华同,片言窃讽,媚足规范。及其俳谐诡谲,推辞指诫,因物而刺,言之者无罪,抑亦东方曼倩之俦欤!夫心胃之逸朽,故有腐肠烂肠之嗜,是以“五味令人口爽”,老氏以为深诫。未若甘并桂石,美斯松草,含吐烟霞,咀食沆瀣,迅千灵于一朝,方尘劫于俄顷,乎可淫此酣乐,忘彼久视者乎?夫物有事异而名同者,自非穷神达理,莫能遥照。岂可假于诐辞,专求于邪说。天命有兆,历运攸归,何可妄信于谣讹,指怪于纤草?将溺所闻,信诸厥术,可为嗟乎!

咸宁四年,立芳蔬园于金墉城东,多种异菜。有菜名曰“芸薇”,类有三种,紫色者最繁,味辛,其根烂熳,春夏叶密,秋蕊冬馥,其实若珠,五色,随时而盛,一名“芸芝”。

其色紫者为上蔬,其味辛;色黄者为中蔬,其味甘;色青者为下蔬,其味咸。常以三蔬充御膳。其叶可以藉饮食,以供宗庙祭祀,亦止人渴饥。宫人采带其茎叶,香气历日不歇。

录曰:《大雅》云:“言采其薇。”此之类也。《草木疏》云:其实如豆。”昔孤竹二子避世,不食周粟,于首阳山采薇而食,疑似卉。或云神类非一,弥相惑乱。可以疗饥,其色必紫,百家杂说,音旨相符。论其形品,详斯香色,虽移植芳圃,芬美莫俦。故熏兰有质,物性无改,产乖本地,逾见芬烈,譬诸姜桂,岂因地而辛矣!当此一代,是谓仙蔬,实为神异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199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