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武洞冥记 004 卷第四

武帝暮年,弥好仙術,與東方朔狎昵,帝曰:“朕所好甚者不老,其可得乎?”朔曰:“臣能使少者不老。”帝曰:“服何藥耶?”朔曰:“東北有地日之草,西南有春生之魚。”帝曰:“何以知之?”朔曰:“三足鳥数下地食此草,羲和欲馭,以手掩烏目,不聽下也,長其食此草。盖鳥獸食此草,美悶不能動矣。”帝曰:“子何以知乎?”朔曰:“臣小時掘井,陷落地下数十年,无所托寄。有人引臣欲往此草,中隔紅泉,不得渡,其人以一只屐與臣,臣泛紅泉,得至此草之處,臣採而食之。其国人皆織珠玉為業,邀臣入雲煓之幕,設玄珉雕枕,刻黑玉,銅鏤為日月雲雷之狀,亦曰縷雲枕。又荐蛟毫之白縟,以蛟毫織為縟也。此毫柔而冷,常以夏日舒之,因名柔毫縟。又有水藻之屏,臣舉手拭之,恐水流濕其席,乃其光也。”

帝所幸宮人,名麗娟,年十四,玉膚柔軟,吹氣勝蘭。不欲衣纓拂之,恐体痕也。每歌,李延年和之,於芝生殿唱回風之曲,庭中花皆翻落。置麗娟於明離之帳,恐塵垢污其体也。帝常以衣帶繫麗娟之袂,閉於重幕之中,恐隨風而去也。麗娟以琥珀為佩,置衣裾裡,不使人知,乃言骨節自鳴,相與為神怪也。

有丹蝦,長十丈,鬚長八尺,有兩翅,其鼻如鋸。載紫桂之林,以鬚纏身急流,以為棲息之處。馬丹嘗折蝦鬚為杖,後棄杖而飛,鬚化為丹,亦在海傍。

帝升望月台,時暝,望南端有三青鴨群飛,俄而止於台上,帝悅之。至夕,鴨宿於台端,日色已暗,帝求海肺之膏以為燈焉,取靈■〈氵輂〉布為纏,火光甚微,而光色无幽不入。青鴨化為三小童,皆著青綺文繻,各握鯨文大錢五枚,置帝几前。身止影動,因名輕影錢。

元封三年,數過国献能言龜一頭,長一尺二寸,盛以青玉匣,廣一尺九寸,匣上豁一孔以通氣。東方朔曰:“唯承桂露以飲之,置於通風之台上。”欲往卜,命朔而問焉,言无不中。

唯有一女人愛悅於帝,名曰巨靈。帝傍有青珉唾壺,巨靈乍出入其中,或戏笑帝前。東方朔望見巨靈,乃目之,巨靈因而飛去。望見化成青雀,因其飛去,帝乃起青雀台,時見青雀來,則不見巨靈也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1926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