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遗记024后汉(一 )

原文

明帝阴贵人梦食瓜甚美。帝使求诸方国。时炖煌献异瓜种,恒山献巨桃核。瓜名“穹隆”,长三尺,而形屈曲,味美如饴。父老云:“昔道士从蓬莱山得此瓜,云是崆峒灵瓜,四劫一实,西王母遗于此地,世代遐绝,其实颇在。”又说:“巨桃霜下结花,隆暑方熟,亦云仙人所食。”帝使植于霜林园。

园皆植寒果,积冰之节,百果方盛,俗谓之“相陵”,与霜林之声讹也。后曰:“王母之桃,王公之瓜,可得而食,吾万岁矣,安可植乎?”后崩,内侍者见镜奁中有瓜、桃之核,视之涕零,疑非其类耳。

章帝永宁元年,条支国来贡异瑞。有鸟名鳷鹊,形高七尺,解人语。其国太平,则鳷鹊群翔。昔汉武帝时,四夷宾服,有献驯鹊,若有喜乐事,则鼓翼翔鸣。

按庄周云“雕陵之鹊”,盖其类也。《淮南子》云:“鹊知人喜。”今之所记,大小虽殊,远近为异,故略举焉。

安帝好微行,于郊垧或露宿,起帷宫,皆用锦罽文绣。至永初三年,国用不足,令吏民入钱者得为官。有琅琊王溥,即王吉之后。吉先为昌邑中尉。溥奕世衰凌,及安帝时,家贫不得仕,乃挟竹简插笔,于洛阳市佣书。美于形貌,又多文辞梾僦其书者,丈夫赠其衣冠,妇人遗其珠玉,一日之中,衣宝盈车而归。

积粟于廪,九族宗亲,莫不仰其衣食,洛阳称为善笔而得富。溥先时家贫,穿井得铁印,铭曰:“佣力得富,钱至亿庾。一土三田,军门主簿。”后以一亿钱输官,得中垒校尉。三田一土,“垒”字也;中垒校尉掌北军垒门,故曰军门主簿。积善降福,神明报焉。

灵帝初平三年,游于西园。起裸游馆千间,采绿苔而被阶,引渠水以绕砌,周流澄澈。乘船以游漾,使宫人乘之,选玉色轻体者,以执篙楫,摇漾于渠中。其水清澄,以盛暑之时,使舟覆没,视宫人玉色。又奏《招商》之歌,以来凉气也。歌曰:“凉风起兮日照渠,青荷昼偃叶夜舒,惟日不足乐有余。清丝流管歌玉凫,千年万岁喜难逾。”渠中植莲,大如盖,长一丈,南国所献。其叶夜舒昼卷,一茎有四莲丛生,名曰“夜舒荷”。亦云月出则舒也,故曰“望舒荷”。

帝盛夏避暑于裸游馆,长夜饮宴。帝嗟曰:“使万岁如此,则上仙也。”宫人年二七已上,三六以下,皆靓妆,解其上衣,惟着内服,或共裸浴。西域所献茵墀香,煮以为汤,宫人以之浴浣毕,使以余汁入渠,名曰“流香渠”。又使内竖为驴鸣。于馆北又作鸡鸣堂,多畜鸡,每醉迷于天晓,内侍竞作鸡鸣,以乱真声也。

乃以炬烛投于殿前,帝乃惊悟。及董卓破京师,散其美人,焚其宫馆。至魏咸熙中,先所投烛处,夕夕有光如星。后人以为神光,于此地立小屋,名曰“余光祠”,以祈福。至魏明末,稍扫除矣。

录曰:

明、章两主,丕承前业,风被四海,威行八区,殊边异服,祥瑞辐凑。安、灵二帝,同为败德。夫悦目快心,罕不沦乎情欲,自非远鉴兴亡,孰能移隔下俗。佣才缘心,缅乎嗜欲,塞谏任邪,没情于淫靡。至如列代亡主,莫不凭威猛以丧家国,肆奢丽以覆宗祀。询考先坟,往往而载,佥求历古,所记非一。贩爵鬻官,乖分职之本;露宿郊居,违省方之义。

成、安二帝,载世虽远,而乱政攸同。验之史牒,讯诸前记,迷情狗马,爱好龙鹤,非明王之所闻示于后也。内穷淫酷,外尽禽荒,取悦耳目,流贬万世。是以牝妖告祸,汉灵以巷伯倾宗。酒池裸逐之丑,鸣鸡长夜之惑,事由商乙,远仿燕丹,异代一时,可为悲矣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178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