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遗记023前汉下(二)

原文

汉成帝好微行,于太液池旁起宵游宫,以漆为柱,铺黑绨之幕,器服乘舆,皆尚黑色。既悦于暗行,憎灯烛之照。宫中美御,皆服皂衣,自班婕妤以下,咸带玄绶,簪佩虽如锦绣,更以木兰纱绡罩之。至宵游宫,乃秉烛。宴幸既罢,静鼓自舞,而步不扬尘。好夕出游。造飞行殿,方一丈,如今之辇,选羽林之士,负之以趋。

帝于辇上,觉其行快疾,闻其中若风雷之声,言其行疾也,名曰“云雷宫”。所幸之宫,咸以毡绨藉地,恶车辙马迹之喧。虽惑于微行昵宴,在民无劳无怨。每乘舆返驾,以爱幸之姬宝衣珍食,舍于道傍,国人之穷老者皆歌“万岁”。是以鸿嘉、永始之间,国富家丰,兵戈长戢。故刘向、谷永指言切谏,于是焚宵游宫及飞行殿,罢宴逸之乐。所谓从绳则正,如转圜焉。

帝常以三秋闲日,与飞燕戏于太液池,以沙棠木为舟,贵其不沉没也。以云母饰于鹢首,一名“云舟”。又刻大桐木为虬龙,雕饰如真,以夹云舟而行。以紫桂为柂枻。及观云棹水,玩撷菱蕖,帝每忧轻荡,以惊飞燕,令佽飞之士,以金锁缆云舟于波上。每轻风时至,飞燕殆欲随风入水。

帝以翠缨结飞燕之裙,游倦乃返。飞燕后渐见疏,常怨曰:“妾微贱,何复得预缨裙之游?”今太液池尚有避风台,即飞燕结裙之处。

录曰:夫言端扆拱默者,人君之尊也。是故兴居有节,进止有度,出则太师奏登车之礼,入则少师荐升堂之仪,列旌门以周卫,修清宫以宴息。成帝轻南面之位,微游昵幸,好惑神仙之事,谷永因而抗谏。《书》不云乎:“弗矜细行,终累大德。”斯之谓矣。

哀帝尚淫奢,多进谄佞。幸爱之臣,竞以妆饰妖丽,巧言取容。董贤以雾绡单衣,飘若蝉翼。帝入宴息之房,命筵卿易轻衣小袖,示用奢带修裙,故使婉转便易也。宫人皆效其断袖。又曰,割袖恐惊其眠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176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
风雨面前我们一起扛,驰援河南,愿人人平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