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遗记014周灵王(一)

原文

周灵王立二十一年,孔子生于鲁襄公之世。夜有二苍龙自天而下,来附征在之房,因梦而生夫子。有二神女,擎香露于空中而来,以沐浴征在。天帝下奏钧天之乐,列以颜氏之房。空中有声,言天感生圣子,故降以和乐笙镛之音,异于俗世也。又有五老列于征在之庭,则五星之精也。夫子未生时,有麟吐玉书于阙里人家,文云:“水精之子,系衰周而素王。”

故二龙绕室,五星降庭。征在贤明,知为神异。乃以绣绂系麟角,信宿而麟去。相者云:“夫子系殷汤,水德而素王。”至敬王之末,鲁定公二十四年,鲁人锄商田于大泽,得麟,以示夫子。系角之绂,尚犹在焉。夫子知命之将终,乃抱麟解绂,涕泗滂沱。且麟出之时,及解绂之岁,垂百年矣。

录曰:详观前史,历览先诰。《援神》、《钩命》之说,六经纬候之志,研其大较,与今所记相符;语乎幽秘,弥深影响。故述作书者,莫不宪章古策,盖以至圣之德列广也。是以尊德崇道,必欲尽其真极。昆华不足以匹其高,沦溟未得以方其广。含生有识,仰之如日月焉。夫子生钟周季,王政浸缺,愍大道之将崩,惜文雅之垂坠。乃搜旧章而定五礼,采遗音而正六乐,故以栋宇生民,舟航万代者也。所谓崇德广业,其谓是乎!孟子云:“千年一圣,谓之连步。”自绝笔以来,载历年祀,难可称算。故通人之言,有圣将及,后来诸疑,更发明其章也。

二十三年,起“昆昭”之台,亦名“宣昭”。聚天下异木神工,得崿谷阴生之树。其树千寻,文理盘错,以此一树,而台用足焉。大干为桁栋,小枝为栭桷。其木有龙蛇百兽之形。又筛水精以为泥。台高百丈,升之以望云色。时有苌弘,能招致神异。王乃登台,望云气蓊郁。

忽见二人乘云而至,须发皆黄,非谣俗之类也。乘游龙飞凤之辇,驾以青螭。其衣皆缝缉毛羽也。王即迎之上席。时天下大旱,地裂木燃。一人先唱:“能为雪霜。”引气一喷,则云起雪飞,坐者皆凛然,宫中池井,坚冰可瑑。又设狐腋素裘、紫罴文褥,罴褥是西域所献也,施于台上,坐者皆温。又有一人唱:“能使即席为炎。”乃以指弹席上,而暄风入室,裘褥皆弃于台下。

时有容成子谏曰:“大王以天下为家,而染异术,使变夏改寒,以诬百姓。文、武、周公之所不取也。”王乃疏苌弘,而求正谏之士。时异方贡玉人、石镜,此石色白如月,照面如雪,谓之“月镜”。有玉人,机戾自能转动,苌弘言于王曰:“圣德所招也。”故周人以苌弘幸媚而杀之,流血成石,或言成碧,不见其尸矣。

有韩房者,自渠胥国来。献玉骆驼高五尺,虎魄凤凰高六尺,火齐镜广三尺,暗中视物如昼,向镜语,则镜中影应声而答。韩房身长一丈,垂发至膝,以丹砂画左右手如日月盈缺之势,可照百余步。周人见之,如神明矣。灵王末年,亦不知所在。

录曰:夫诱于可欲,而正德亏矣;惑于闻见,志用迁矣:周灵之谓乎!尔乃受制于奢,玩神于乱,波荡正教,为之偷薄,淫湎因斯而滋焉。何则?溺此仙道,弃彼儒教,观乎异俗,万代之神绝者也。极其化流遐俗,风被边隅,非正朔之所被服,四气之所含养,而使鬼物随方而竞至,奇精自远而来臻,穷天区而尽地域,反五常而移四序,惚恍形象之间,希夷明昧之际,难可言也。穷幽极智,伟哉伟哉!凡事君尽礼,忠为令德。有违则规谏以竭言,弗从则奉身以求退。故能剖身碎首,莫顾其生,排户触轮,知死不去。如手足卫头目,舟楫济巨川,君臣之义,斯为至矣。而弘违“有犯无隐”之诫,行求媚以取容,身卒见于夷戮,可为哀也。容成、苌弘不并语矣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158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