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遗记011周

原文

周武王东伐纣,夜济河。时云明如昼,八百之族,皆齐而歌。有大蜂状如丹鸟,飞集王舟,因以鸟画其旗。翌日而枭纣,名其船曰蜂舟。

鲁哀公二年,郑人击赵简子,得其蜂旗,则其类也。【事出《太公六韬》。】武王使画其像于幡旗,以为吉兆。今人幡信皆为鸟画,则遗像也。

成王即政三年,有泥离之国来朝。其人称:自发其国,常从云里而行,闻雷霆之声在下;或入潜穴,又闻波涛之声在上。视日月以知方国所向,计寒暑以知年月。考国之正朔,则序历与中国相符。王接以外宾礼也。

四年。旃涂国献凤雏,载以瑶华之车,饰以五色之玉,驾以赤象,至于京师。育于灵禽之苑,饮以琼浆,饴以云实,二物皆出上元仙。方凤初至之时,毛色文彩未彪发;及成王封泰山、禅社首之后,文彩炳耀。

中国飞走之类,不复喧鸣,咸服神禽之远至也。及成王崩,冲飞而去。孔子相鲁之时,有神凤游集。至哀公之末,不复来翔,故云:“凤鸟不至。”可为悲矣!

五年。有因祇之国,去王都九万里,献女工一人。体貌轻洁,被纤罗杂绣之衣,长袖修裾,风至则结其衿带,恐飘飖不能自止也。其人善织,以五色丝内于口中,手引而结之,则成文锦。其国人来献,有云昆锦,文似云从山岳中出也;有列堞锦,文似云霞覆城雉楼堞也;有杂珠锦,文似贯珠佩也;有篆文锦,文似大篆之文也;有列明锦,文似列灯烛也。

幅皆广三尺。其国丈夫勤于耕稼,一日锄十顷之地。又贡嘉禾,一茎盈车。故时俗四言诗曰:“力勤十顷,能致嘉颖。”

六年。燃丘之国献比翼鸟,雌雄各一,以玉为樊。其国使者皆拳头尖鼻,衣云霞之布,如今朝霞也。经历百有余国,方至京师。其中路山川不可记。越铁岘,泛沸海,蛇洲、蜂岑。铁岘峭砺,车轮刚金为辋,比至京师,轮皆铫锐几尽。又沸海汹涌如煎,鱼鳖皮骨坚强如石,可以为铠。泛沸海之时,以铜薄舟底,蛟龙不能近也。又经蛇洲,则以豹皮为屋,于屋内推车。

又经蜂岑,燃胡苏之木,此木烟能杀百虫。经途五十余年,乃至洛邑。成王封泰山,禅社首。使发其国之并童稚,至京师,须皆白。及还至燃丘,容貌还复少壮。比翼鸟多力,状如鹊,衔南海之丹泥,巢昆岑之玄木,遇圣则来集,以表周公辅圣之祥异也。

七年。南陲之南,有扶娄之国。其人善能机巧变化,易形改服,大则兴云起雾,小则入于纤毫之中。缀金玉毛羽为衣裳。能吐云喷火,鼓腹则如雷霆之声。或化为犀、象、狮子、龙、蛇、犬、马之状。或变为虎、兕,口中生人,备百戏之乐,宛转屈曲于指掌间。

人形或长数分,或复数寸,神怪欻忽,衒丽于时。乐府皆传此伎,至末代犹学焉,得粗亡精,代代不绝,故俗谓之婆候伎,则扶娄之音,讹替至今。

昭王即位二十年,王坐祇明之室,昼而假寐。忽梦白云蓊蔚而起,有人衣服并皆毛羽,因名羽人。王梦中与语,问以上仙之术。羽人曰:“大王精智未开,欲求长生久视,不可得也。”王跪而请受绝欲之教。羽人乃以指画王心,应手即裂。王乃惊寤,而血湿衿席,因患心疾,即却膳撤乐。

移于旬日,忽见所梦者复来,语王曰:“先欲易王之心。”乃出方寸绿囊,中有续脉明丸、补血精散,以手摩王之臆,俄而即愈。王即请此药,贮以玉罐,缄以金绳。王以涂足,则飞天地万里之外,如游咫尺之内。有得服之,后天而死。

二十四年。涂修国献青凤、丹鹊各一雌一雄。孟夏之时,凤、鹊皆脱易毛羽。聚鹊翅以为扇,缉凤羽以饰车盖也。扇一名游飘,二名条翮,三名亏光,四名仄影。时东瓯献二女,一名延娟,二名延娱。使二人更摇此扇,侍于王侧,轻风四散,泠然自凉。此二人辩口丽辞,巧善歌笑,步尘上无迹,行日中无影。及昭王沦于汉水,二女与王乘舟,夹拥王身,同溺于水。故江汉之人,到今思之,立祀于江湄。

数十年间,人于江汉之上,犹见王与二女乘舟戏于水际。至暮春上巳之日,褉集祠间。或以时鲜甘味,采兰杜包裹,以沉水中。或结五色纱囊盛食,或用金铁之器,并沉水中,以惊蛟龙水虫,使畏之不侵此食也。其水傍号曰招祇之祠。缀青凤之毛为二裘,一名燠质,二名暄肌,服之可以却寒。至厉王流于彘,彘人得而奇之,分裂此裘,遍于彘土。罪入大辟者,抽裘一毫以赎其死,则价值万金。

录曰:武王资圣智而克伐,观天命以行诛。不驱熊罴之师,不劳三战之旅,一戎衣而定王业,凭神力而协符瑞。至于成王,制礼崇乐,姬德方盛,营洛邑而居九鼎,寝刑庙而万国来宾。虽大禹之隆夏绩,帝乙之兴殷道,未足方焉。故能继后稷之先基,绍公刘之盛德,文、武之迹不坠,故《大雅》称为“令德”。播声教于八荒之外,流仁惠于九围之表。神智之所绥化,遐迩之所来服,靡不越岳航海,交赆于辽险之路。瑰宝殊怪之物,充于王庭;灵禽神兽之类,游集林蘌。诡丽殊用之物,镌斫异于人功。方册未之或载,篆素或所不绝。及乎王人风举之使,直指逾于日月之陲,穷昏明之际,觇风星以望路,凭云波而远逝。所谓道通幽微,德被冥昧者也。成、康以降,世祀陵衰。昭王不能弘远业,垂声教,南游荆楚,义乖巡狩,溺精灵于江汉,且极于幸由。水滨所以招问,《春秋》以为深贬。嗟二姬之殉死,三良之贞节。精诚一至,视殒若生。格之正道,不如强谏。楚人怜之,失其死矣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152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