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遗记010殷汤

原文

商之始也,有神女简狄,游于桑野,见黑鸟遗卵于地,有五色文,作“八百”字,简狄拾之,贮以玉筐,覆以朱绂。夜梦神母,谓之曰:“尔怀此卵,即生圣子,以继金德。”狄乃怀卵,一年而有娠,经十四月而生契。祚以八百,叶卵之文也。虽遭旱厄,后嗣兴焉。

傅说赁为赭衣者,舂于深岩以自给。梦乘云绕日而行,筮得“利建侯”之卦。岁余,汤以玉帛聘为阿衡也。

纣之昏乱,欲讨诸侯,使飞廉、恶来诛戮贤良,取其宝器,埋于琼台之下。使飞廉等惑所近之国,侯服之内,使烽燧相续。纣登台以望火之所在,乃兴师往伐其国,杀其君,囚其民,收其女乐,肆其淫虐。神人愤怨。时时有朱鸟衔火,如星之照耀,以乱烽燧之光。纣乃回惑,使诸国灭其烽燧。

于是亿兆夷民乃欢,万国已静。及武伐纣,樵夫牧竖探高鸟之巢,得玉玺,文曰:“水德将灭,木祚方盛。”文皆大篆,纪殷之世历已尽,而姬之圣德方隆。是以三分天下而其二归周。故蚩蚩之类,嗟殷亡之晚,望周来之迟也。

师延者,殷之乐人也。设乐以来,世遵此职。至师延,精述阴阳,晓明象纬,莫测其为人。世载辽绝,而或出或隐。在轩辕之世,为司乐之官。及殷时,总修三皇五帝之乐。拊一弦琴则地祇皆升,吹玉律则天神俱降。当轩辕之时,年已数百岁,听众国乐声,以审兴亡之兆。

至夏末,抱乐器以奔殷。而纣淫于声色,乃拘师延于阴宫,欲极刑戮。师延既被囚系,奏清商、流征、涤角之音。司狱者以闻于纣,纣犹嫌曰:“此乃淳古远乐,非余可听说也。”犹不释。师延乃更奏迷魂淫魄之曲,以欢修夜之娱,乃得免炮烙之害。周武王兴师,乃越濮流而逝,或云死于水府。故晋、卫之人,镌石铸金以像其形,立祀不绝矣。

录曰:《三坟》、《五典》及诸纬候杂说,皆言简狄吞燕卵而生契。《诗》云:“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。”斯文正矣。此说怀感而生,众言各异,故记其殊别也。傅说去其舂筑,释彼佣赁,应翘旌而来相,可谓知几其神矣。同磻溪之归周,异殷相之负鼎,龙蛇遇命,道会则通。斯则往贤之明教,通人之至规。“乐天知命”,信之经言也。死且不朽,是谓名也。乌无声誉于后裔,扬风烈于万祀。譬诸金玉,烟埃不能埋其坚贞;比之泾、濮,淄、渭,不能混其澄澈。师延当纣之虐,矫步求存,因权取济,观时徇主,全身获免。所谓困而能通,卒以智免。故影被丹青,形刊金石,爱其和乐之功,贵其神迹之远矣。至如越思计然之利,镌金以旌其德,方斯蔑矣。

免责声明:知怪网词条和文章系由网友创建、编辑和维护,如您发现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在该评论区留言指正;如您发现内容涉嫌侵权,请通过邮件与我们联系 service@baiyaopu.cn 转载注明来源于知怪网https://www.zhiguai.cn/150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公众号